第490章黑夜人影 - 我的美女上司

第490章黑夜人影

下野大桑心情很不好独自一个人走在流晶河通往市区的大路上没有开车没有保镖保镖都在黑暗中保护着他。 他出来的时候竟然现金飞本来保护自己的人消失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于是下野大桑心里敏感的察觉到了一丝危机先前以为靠山的金飞好像是真的放弃了自己将自己变成了一颗弃子。 悲哀不甘交织心头。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那个高田菖蒲到底有什么好可以得到金飞的信赖而自己却从最开始的盟友成为了他一颗弃子。 他气恼他不甘。 夜已经很深大路上的人很少尤其是在这条通往市区的路上。 错不是很少是根本就没有人会在这里经过。 下野大桑屏退了自己身边所有人保镖他不想看见那些酒囊饭袋因为他知道这些人比起金飞先前派给自己的那几个青年来说连垃圾都算不上如果真有高手要杀自己这些人连争取一秒的时间都没有。 漫长的大路上只有轻微的脚步声渐渐的延伸着。 夜色有雾。雾气浓烈吹在脸上有湿润的感觉。 下野大桑的却根本感觉不到他的脸色阴冷异常只想找一个泄的地方可是他忽然很悲哀的现自己根本就找不到这种途径。 忽然前方雾气里传来一股怪异的波动下野大桑警惕的站住脚步。 同时他心底有些惊恐的现原本保护自己隐藏在暗中的那些忍者竟然奇迹般的消失了没有痕迹的消失了像空气一样的消失了。甚至他都没有感觉到一点异常。 一个修长的身影从浓烈的大雾前方慢慢出现金银眸嘴角的冷笑肆意飞扬。 翼波塞冬! 下野大桑的心里咣当一声脚步禁不住一个踉跄看着面前站定的青年一种恐惧让他浑身冰冷。 他忽然间明白自己身边的保镖为什么会悄无声息的消失了西方世界最大黑暗家族的少主身边当然不会缺少暗杀的高手。 “嘿——”下野大桑脸色苍白了一下之后忽然笑了笑的有点凄然。没想到金飞才刚刚抛弃自己以前的主人就找上自己索命来了。 “下野大桑好久不见。”波塞冬的笑容有些生硬嗜血凶残。身为黑暗少主的他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怜悯。他的眼神阴冷而残暴像是从深山老林里跑出来的凶兽般的狂躁。 “好久不见。”下野大桑嘴角轻轻一挑。 “我没想到你竟然会背叛我而且还会回来这里。你似乎已经忘记了当初你走投无路的时候是谁给了你活路。”波塞冬的语气淡淡的。 “没有忘记可是我没有选择。你从未将我当成一个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人看付一向高高在上的你从未想过能给我什么。” “我也没想到那个有这么的能力会将你扶上家主的位置。本来我是想看着你会怎么死可是现在我不得不出面亲手解决你你跟我几年应该知道我最恨就是别人背叛我!” “我知退——”下野大桑不否认也不退缩静静地看着波塞冬:“可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跟那个人真的没办法相比。” “哦?”波塞冬愣了一下:“难道那个人在你心里就有这么高的地位?” “虽然他也许根本不在乎我可是如果说心里话你跟他真的不是一个档次。”下野大桑笑的洒脱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眼神有些轻蔑地看着面前这个狂傲的男人如果换成是自己背叛金飞而投奔下野大桑的话金飞绝对不会有给自己这样的机会的他也绝对不会亲手来杀死自己他的身边有太多的高手足可以轻易的杀死自己。 “你似乎对他很有怨言?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你就把这些怨言带去地狱赎罪吧!”波塞冬狞笑。 四个黑影从大雾里鬼魅的出现没有脚步声如幽灵紧紧的将下野大桑围在中间却并未马上动手而是等待着主人的命令。 波塞冬转身离开嘴里说了一句:“他们都是你的老熟人死在老熟人手里你也可以死的安心了!” 波塞冬走了大雾愈的弥漫起来只是看在下野大桑的眼里这磅礴的大雾变成了死灰一样的白色有着说不出的凄凉。 自己这就是要死了吗? 四个黑衣人站在四个方向并未马上动手似乎是故意在给下野大桑折磨折磨他的灵魂。 “动手吧!”下野大桑苦笑声音没有任何的感彩。 “好!”为一人低沉的答应。 四个人动了不快却杀机十足紧紧将下野大桑围在中央四双眼睛犹如钉子一样盯着下野大桑的身子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他们很清楚下野大桑的伸手有多么强悍。 可是下野大桑并未动丝毫不动站在原地摆明了等死的架势。 刷刷刷一黑暗中距游轮的方向传来迅的脚步声一道人影电闪而出站在下野大桑身边端庄而高贵的套裙只是细白小手中一柄东瀛长刀说不出的狰狞。 一道寒光手中东瀛长刀赏出夺人心魄的光芒斩向四个黑衣人狂放而不可一世的霸气翻江倒海。 千叶樱花 下野大桑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女人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千叶樱花到底从深地方出来。 而只在一刹那又是两道细长的黑衣人忍者冲出拦阻住已经动攻势的四个黑衣人双色长刀残忍而狠辣! 四个黑衣人面对下野大桑四个人。 四对四? 场面霎时间变得有些古怪起和…… ………… 金飞的身子斜倚在小楼上面前是淡淡的小河水上面蒸腾着淡淡的白雾雾气随着夜色的深沉逐渐变浓犹如给河面穿上了一件纱衣朦胧中带着诗意的一种美。 今天是东京四大家族瓜分韩国货源的夜晚可是金飞的脑袋里想的却是李嫣然先前对自己说的话。 久居神户的伊藤家族竟然对自己动手了而且一连两次都是派出的蹩脚杀手。按照李嫣然的吩咐目的便是试探和警告。 试探什么? 又是警告什么? 金飞的嘴角无声冷笑此时的蒹葭已经再次在他的按摩下睡着端起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口金飞微微的笑了一声蒹葭这女人的茶艺简直是越来越高深了便是自己这种不懂茶道的人也品尝的出茶叶的不同。 而此时长街上一道臃肿的黑色人影吸引了金飞的注意人影飞快正在本着小楼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