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一条忠实的狗 - 我的美女上司

第487章一条忠实的狗

蒹葭一招落败? 对手何其勇猛! 金飞的眼神犹如电光盯着面前紧身黑衣人眼睛里的怒火丝毫不比对方差敢伤害他身边的女人杀无赦! “喝!!” 黑衣人又是一声低沉的呼喝身子再次飞快探向金飞手中水光长剑刁钻再刺金飞咽喉快如闪电刁如毒蛇。 男人的身子如风狂风水光长剑并未给他身上沾染一丝的清爽气息反而浑身上下蒸腾着一种滔天霸气狂傲而不可一世!与手中长剑南辕北辙。 金飞眼见心里竟是微微觉得一凛不敢去硬接身子搜的后退抱住了身边摇摇欲坠的蒹葭堪堪躲开这必杀一击。 “我没事……”身子普一落地蒹葭就抬头皱眉道她知道眼前杀手武技绝不想成为金飞的累整刚刚匆忙间硬接了对方一剑竟是受伤不轻让她不敢大意。 金飞的眼角微微一笑:“放心没事!” 说完他转身眼神冷冷看着面前杀气逼人的黑衣人已经猜出他的真实身份。 “如果你现在退走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生!”金飞看着黑衣人轻声道。并未大声说话刚刚的场景雷霆一击声音并不大也并未引起甲扳上其他那些野鸳鸯的注意。 “喝!” 又是一声低喝杀手眼神巍然不为金飞的话所动双脚在地上一跺再次冲向金飞手中长剑蒸腾起更加嚣张气焰生猛刺向金飞胸口。 依旧是一击必杀! 金飞的眼角终于浮现一丝杀意眼睛里的寒意可以冻结一池湖水双手成拳他手里没有兵器没有干将可是他的身体便是最锋利的武器便是那干古妖只 黑衣人眼神坚定心里震惊金飞那犀利的杀机可是却并未胆怯手中长剑也丝毫不退缩犀利前冲! 金飞的嘴角终于不再冷笑只有寒冷比冰还冷! 黑衣人的长剑距离金飞还有最后一米多金飞的双拳已经攥紧就要动雷霆攻击而就在此时又是一道黑影从金飞的背后冲出。 如灵蛇如鬼魅攻击的不是金飞而是前面冲来的黑衣人。 手中一柄黑色长剑与攻击金飞的黑衣人手中长剑轻微接触便护在金飞眼前脸色坚定地盯着面前黑衣人。 那黑衣人明显被后来出现的黑衣人给愣住了身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子钉在原地有一瞬间然后身子倏然上翻消失在黑暗的甲极上。 忍者五行幻化不知道用的是什么障眼法就那么凭空的消失在金飞的视线里。 “见过主人!属下来晚了!”站在金飞面前的黑衣人快招习匍匐在地不是雾隐挑花又是谁? 此时的雾隐挑花就像是罪人一样再也看不出一点先前的妩媚周身都笼罩在忍者服里只是身材依旧娇柔女人的身子不管何时都不如男人的雄壮。 金飞冷笑一声:“恐怕你不是来晚而是不想出现罢了!”他轻轻地走到蒹葭身边怀里半搂着身上带伤的她眼角的余光冷冷看着雾隐桃花。 “……”雾隐挑花不敢说话只是把跪在地上的身子伏的更低大气也不敢出。 “那个人就是破空?”金飞问。 “是!”雾隐挑花的回答很干脆。 “哼你去告诉他如果他想要杀我最好是当面找我如果敢再伤我身边的女人我必定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金飞冷淡道。 “是!” “我给你一天的时间如果下次再出现今天类似的事你们都要死!如果你心里喜欢他就最好拽过来帮我做事如果不喜欢你可以直接杀了他!”金飞接着蒹葭不露痕迹的走下甲扳语气冰冷丝毫不怜惜。 原地的雾隐挑花依旧鬼跪在甲扳上大气都不敢出直到金飞的背影消失在岸边才敢慢慢站起眼睛里复杂的神色即便是雾隐知秋站在这里看见也不可能猜出来! “你终于看见你想见的人了……”金小花的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轻笑靠在栏杆上看着下面依旧熙攘的人群他刚刚从下面上来实在是受不了下面那些人的丑陋嘴脸其实他根本就不想来日本可是那个人需要他来所以他只能来。只要那个人一句话他就必须做事他是一条狗一条最忠实的狗只要是狗就一定会有主人因为他还能动所以他还有被利用的价值。 可是他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悲哀能够给那个人当一条信得过的够他觉得很荣幸。 金美女扭头看了一眼这个韩国太子之称的美丽的不像话的男人:“你认识他?” “当然认识!”金小花轻轻一笑迎视着她的吃惊眼神:“我不但认识他我还知道你是谁!” “恩?”金美女这次微微愣了一下他当然知道这个世界上自己很出名可是能够认识自己的却没几个能够看见过自己真面目的人更不会有几个即便是精英会所里的那些人也并没有几个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麦莎小姐天堂会所的创办人最大股东我没有说错吧!”金小花微笑笑的温柔!温柔的像水。 可是在金美女眼里这个金小花笑的很像是一个娘们!一个没有一点烟火气的臭娘们。这是那个男人曾经说的话他说娘们就要乖乖的在家里生孩子最好不要抛头露面让人笑话。 “如果是他看见你笑的这么一定会说你像个娘们儿!”女人当然是麦莎美国“天堂会所”的创办人中最大的股东她所创办的精英会所几乎囊括了世界上百分之三十的高端人才如果她愿意可以轻松利用手里掌握的资源引起一场金融风暴。 “不要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你的身份这一点意思都没有!”金小花笑的很可是依旧很漂亮。眼睛飘向不远处已经恢复了女钾的河岸嘴里道:“我想他一定也知道你在这里只是他不恐见你。” “我知道!”麦莎嘟着小嘴有些孩子气让一边的金小花看的好笑可是他没笑他只是安静的走了下去。 这个女人是老虎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他有自己的信条就是绝对不要招惹有身份的女人女人只是玩物可以去找无数个花瓶却绝对不会找一个有背景不好控制的女人。 他自认为自己没有那个人的巧妙手段可以让不凡的女人为他做出不凡的事业来这一点他自认不如。 再说他只是他的一条狗既然只是一条狗又怎么能跟主人比呢?

上一篇   第486章刺杀

下一篇   第488章东京斧头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