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刺杀 - 我的美女上司

第486章刺杀

“太子哪里话太子能够来东京我们的荣幸我铃木秀男又怎么敢不欢迎真是说笑了说笑了!”铃木秀男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却极力掩饰住了自己心里的愤怒。他清楚面前这个长着一张女人脸的青年的身份。 金小花韩方某一大势力撑腰的太子可以说是一个从出生就含着钥匙的贾宝玉背后的势力有多大铃木秀男不清楚可是他知道就算是李秋兰这样的大军阀也要忌惮由此可见金小花背景的深厚程度。 “欢不欢迎我没关系这次我还是来了既然我来了那么这韩国货源的出口份额便是我说了算。简单点说就是现在你们家族的经济命运至少有一半抓在了我手里。”犹如女人一样妩媚的笑着金小花看了看面前玉石茶几上的红酒腔年的产量可惜不是圣洁葡萄酒庄出品嘴角不屑的勾了一勾忽然想起了在上面吃哇哈哈酸奶的那个金女人嘴里忽然说了一句:“这红酒的档次太低还是给我来瓶酸奶吧哇哈哈的!” 一句话满场皆惊四大家族的四个家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可思议看着这个比女人更女人的男人铃木秀男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几乎是呻吟道:“酝……”酸奶!“ “不错。就是酸奶你看我这细皮嫩肉的当然要时常的注意保养!”金小花很不要脸的笑着有点天真可是在场的四个人却是觉得心里一寒。 不一会嘴里叼着吸管的金小花站起身拍拍屁股:“好了我知道你们的目的不过我在东京不会马上离开所以事情并不着芯。至于你们想要的东西过两天再说如何?” 如何? 当然没有人反对现在他手里就像是抓着一块金子四大家族只能听着。 看着金小花那身子慢悠悠的向着上面第三层走去四大家族的家主对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铃木秀男先起身离开三菱家主也站起身对着原地的两个后辈青年点点头也离开了。晚上的聚会像是他们这样身份的人是一定会参加但是却绝对不会傻站着等二层的客房已经给他们准备了休息的地方两个家主便是去自己的私人地方“休息”去了。 “这个太子果然有点嚣张啊!”下野大桑看着高田菖蒲笑道。 “这个世界上只有有实力的人才会嚣张金小花毕竟有这样的资本。”高弹菖蒲的嘴角一挑:“现在最着急的当然是你我空照神社和这个妖孽没太大关联。” “有背后的人帮忙我并不担心什么。”下野大桑淡淡的一笑至少在表面上显得毫不着急。 “金飞却是也很嚣张真不知道是金飞的资本够深厚还是这个韩国太子的背景深厚。”高田菖蒲莫测高深的笑着。 “我倒是很想看看这俩人面对时候会是个什么样子。”下野大桑呵呵一笑起身往外走去:“外面还有许多拍马屁的人我这个人比较爱慕虚荣就不陪你了。”说完不再答理高田菖蒲走下楼梯。 “也许你出去并不是为了别人拍你的马屁。”高田菖蒲嘴角冷冷一笑站起身并未追出去而是转身也去了自己的休息房间! ………… 顶舱天台这里是整个游轮最安静的地方。 金小花看着斜倚在栏杆上那个身材魔鬼脸蛋天使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气质出众的年轻女人嘴里咬着一根吸管慢悠悠的走了过去:“在这里等人?” “等人!” “等谁?” “反正不是在等你!” 对话简单而直接之后便陷入了沉默过了好长一段时间金小花认真道:“这里的形势并不是很好也许会有危险你真的不应该来这里。” “我会在这里正是因为我有必须来的理由!”女人妩媚笑着似乎有些迷惑地看着金小花。 “也许你是对的至少你等的那个人今天一定会在这里出现!”金小花说完转身安静的离开走下楼梯的时候才加了一句:“不过这里确实不安全你还是小心点!” 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倚身在栏杆上的美丽女人嘴角轻笑看着空落落的天台这个比女人还女人的青年上来难道就是为了提醒自己一句要小心? 真有意思。 游轮的夜色灯火挥煌不像是游轮更像是6地上的夜总会。 觥筹交错音乐袅袅人影模糊! 一层已经全部开放安静的顶舱也不再孤零零多出了几个人年轻俊朗有青年有女人看脸上那自信的神色便不难看出这些人一定都不是一般人的。 隐隐的有人身上笼罩出一种淡淡的王者气息让人忍不住的心折。 这是一个青年如果金飞在这里一定会惊讶的叫出声来因为这个青年不是别人而就是奉命保护自己的十二月中老大……正月。 “想不到李先生会在日本出现见到您真是幸运!”一个凑在正月面前的女人淡定地说道小嘴微微笑着温柔而不妖艳是一个很适合扮演高层领导者的女强人可是在正月面前却显得有些崇拜的目光。 正月在龙家叫正月在外界还有一个更加响当当的名字也是他的真名李航字。 李航字这个名字也许很平常可是在商业上却是一个传奇不败的喘气这个名字下的财产没有人知道有多少却已经收购了无数个小型公司企业之后紧接着就把这些破产的小公司企业腰身一般成为赚钱的金马捅。 李航字这个名字只跟一个字有关系……钱! 而现在李航字这个名字在世界上就价值十亿美金。只是没有人知道他的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背景。 “只的恰巧来到日本听说这里又热闹便来看看而已!”李航字淡淡的笑着不做作也不刻意的讨好人笑容干净而明亮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 “素闻李先生在大忙人今天会出现在这里确实让人心惊呵呵!”女人笑的更加娇媚她也是一个商业上的天才也是一个女强人平时便很少将男人看在眼里可是面前的李航字却不同。对于商业上这个传奇人物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就算是再厉害跟面前这个男人还不是一个档次。如不是今天这个聚会李航字出现她也只能在报纸或者电视上看看对方的图片根本就不能有这样接触的机会。所以她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而这么一瞬间顶舱上其余的人也知道了正月的身份纷纷站起身要过来搭话。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始终安静坐着的李航字先生竟然眉头微皱的站起身眼睛古怪地看着下面。 “对不起我先下去一下!” 说完竟是不管身后众人的吃惊快步的向下走去…… 两个相依偎的人影从前面的甲扳走到了后面甲扳因为游轮上只有前面甲极上开着夜宴所以俩人的悄然消失并未引起其余人的注意。 男人是西装女人是旗袍。 正是金飞和蒹葭俩人走向后面只上因为金飞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一个曾经无数次在梦里出现的人影。 他不相信自己看见的人影就是那个人可是却绝对不会怀疑自己的眼睛所以他一定要看清楚。 后面的甲极虽然也有灯光可是却显得有些昏暗浑不似前面那么明亮只有偶尔角落里有相互依偎的人儿想必是那些在前面勾拾上的白领“精英”。 猎艳只要是在公众的场合就不会缺少已经成为上位者的一种潜定义游戏。 可是金飞却并未看见自己想要见的人影。 就在他微微失神暗想难道是自己看错的时候。 陡然间自己身边的蒹葭嘴里一声细微惊呼伸手猛然推开自己同时金飞敏感的神经倏的就是一蹦察觉到一股滔天的杀气电光般刺向自己。 蒹葭的眼神阴冷站在自己先前站立的地方死死盯着面前那柄寒光闪烁的长剑。 长剑如水却滔天杀气如惊涛骇浪霎时间就席卷上蒹葭的身体。 “呵——” 一声轻微的呼叫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金属交击声一柄细小的匕落在地上滚向远方蒹葭的身子如喝醉一般摇晃着后退两步轻巧的嘴儿紧紧的咬着一丝鲜艳的血丝从嘴角渗透而出。 一个浑身笼罩在忍者服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的黑衣忍者站在面前眼睛冷如坚冰死死地盯着金飞可以清楚看见他眼睛里的怒火与杀机! 刺杀? 金飞心里如此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