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打劫的 - 我的美女上司

【048】打劫的

048打劫的 夜色阑珊,金飞守候在海边,斜靠着一块大石头,眼神犀利冰冷,冷冷的看着不远处的码头,那里将会有一个自己心动的女人会出现,张媚儿说明天才来,却没想到今天晚上就到了。 金飞心里不由得微微叹气,张媚儿一定是不放心厦门酒吧,一定是以为出现了什么大事,所以才迫不及待的连夜赶来。 此时,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个头疼的事。难道自己这群人的存在真的这么让他们不安心吗?金飞还在想着刚刚在“花玉楼”时候几个人心里出现的猜想,心里觉得很堵得慌,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将来那将会是一条什么样的路? 金飞不敢想象下去,那实在太恐怖了。 山鸡在哪里?他恢复记忆了吗?老长呢,自己是不是应该去联系一下老长了,或许能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金飞却不敢,他不敢联系老长,生怕得到自己预想的答案,那样,自己这些人怎么办? 自己跟狗子这些人本不是应该活下来的,他们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执行了太多的特殊任务,给国家造成了巨大的利益,按说,他们这些人从选择这条路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他们是没有活着抽身的机会的,有的只有是为国家光荣牺牲的命运。 然而,侥幸活下来的几个人竟然得到允许离开了军区,离开了国家的挟制。他们用平常人的身份在都市里呼风唤雨,做着别人做不了的事。可是这些奇怪年轻杀手的出现,让金飞心里产生了隐隐的不安。 他跟狗子一样,马上联想到了这些杀手的来历可能。从他们达不成任务毅然自杀的情况看来,一定是经过了严格的训练。什么样的组织才会有这么严格的训练呢? 国家,军队。只有这样两个变态的地方才会这样残酷的训练死士,也只有这样的地方训练出来的死士才会忠心。 另外,他们的伸手简单而有效,那是典型的从特种兵里训练出来的杀手。 难道说,自己这些人的存在让国家或者是军区里产生了隐隐的不安,现在已经开始派人来收回自己这些人的生命了吗? 金飞苦笑,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自己这帮人将会成为丧家之犬,必将担负一场巨大的战斗,跟自己的组织战斗,那将会是一个什么情况? 正在他心里一阵愁压抑的时候,眼角余光看见自己等待的人已经来了。 漆黑的码头上走下一个娇小美丽的女人,那波浪一样的长,身上穿着剪裁合体的职业套装,套裙下一双白嫩小腿在夜色里也是那么的耀眼,让身边的人都不由得被吸引。 微微的风吹动飘扬的长,金飞看见女人那樱红的小嘴,璀璨若星星的眼睛看见自己的时候开心笑了起来,风情万种,如同的美丽的翩飞蝴蝶飘到了身前:“金爷。”美丽女人嘤咛一声,将自己柔软火热的身子用力的揉进金飞的怀里。 “媚儿,你怎么不听话,大半夜回来?”金飞心疼的托起面前丽人那圆润光滑的小巧下巴,语气有些责怪,只是眼前这媚惑红颜,让他心里一阵的心动。 是的。 张媚儿,纷舞妖姬是一楼大厅的前总经理,凭借她先天的美色优势跟精明的心机,曾经跟总经理刘月争斗了许久的一个绝世妖精一样的美丽女人。 “嘻嘻,金爷,没有经过你的同意,这次还跟我一起来了一个人,你可不准生气噢。”张媚儿俏皮一笑,然后身子一转,从身后走出一个更加娇艳的美人来。 “兰香?”金飞眉头一皱,看着面前这个跟张媚儿同样娇艳,可是却有些凛凛杀气的女孩,心里咯噔一下,不由得把眼光看向张媚儿。 张媚儿忙着解释道:“金爷,虽然你没跟我说明白到底生了什么,可是我却猜想这里可能会有危险,兰香的伸手你也知道,她一定要来,我也拦不住!”说着说着,张媚儿撅起了小嘴,有些委屈。 “不错,是我要主动来的,因为我不放心你的安全!”女杀手兰香冷静看着金飞。跟张媚儿站在一起,与张媚儿的绝世妖媚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她的身上弥散出的是那种淡淡的杀气跟柔情。 “走,先回家!”金飞微笑,伸手拉起两个女人的手,钻进了路边的黑色越野车,这是张媚儿的座驾,长时间来都没有人开,如今张媚儿回来了,金飞也把它又开了出来。对此,张媚儿对着金飞微微笑了笑,有一丝感激。 妖娆性感的张媚儿,却喜欢开这种野性十足的越野车,这也是金飞始终很难以明白的一个问题。但是金飞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自己不明白的事,从来都不费心去想。 “嘎吱——” 越野车刚离开码头,正在外滩的马路上向着市区中开去,忽然路边钻出了一群人影,呼啦一下把路给拦住。 赶紧刹车,四处看看,这里人眼渺茫,便是码头上下来的人也早已经走的不见影子,金飞不由得苦笑,看着一群黑影中为的三个黑影,立时明白他们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妈了b的,快下车,再不下车老子把你车给烧了。”为一个人大骂道。 “你们等一下,我出去看看!”金飞对着身边俩女温柔一笑,尤其是对着脸色微变的兰香,他看出这个美女已经出现了杀气。说完话,拉开车门直接走了下来。 抬头仔细一看,差点笑了。 面前黑压压的竟然有二十来个人,为的是三个男人,这些人横眉竖目,虽然是黑天,可也看的出他们那一身的流氓气质跟土匪架势。 “你就是‘纷舞妖姬’的老板?”先前那个说话的家伙,嘴里叼着一根厌倦,腮帮子一抖一抖的,用手里的钢管指了指金飞问。 “请问你们有什么事?”金飞忍住笑,很绅士的询问。 其实他早看出这些人不是好人,也看出这些人是来找自己麻烦的,尤其当对方一口就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心里不由得动了一下,这显然是针对自己来的。 “什么事?妈了逼的,你瞎了啊?大半夜的拦住你还能做什么?打劫,老子是打劫的!”那人吐掉嘴里的烟头,上前一步用手指着金飞的脑袋:“乖乖的听话,马上给老子拿出一千万来啥都好说,要是不给,哼哼。”男人说着把手里钢管一挥,“当”的一声把身边的一块石头砸了个细碎,才对金飞咬牙切齿:“这就是你的下场。” 一阵的头疼,看着眼前这个家伙,跟个二百五似的,金飞心里真郁闷,除了头疼之外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到底这帮人是什么人,如果说是专门找自己麻烦的,可怎么看着都跟二百五似的? “到底是谁叫你们来的?”金飞好奇问。 “的,你现在是人质,还敢问问题,不想活了!”男人说着一挥手,身后呼啦一下围拢上来一群黑影。 距离近了,金飞这才看清,这是一群小青年,便是先前说话那人也是一个青年,只是几天没刮胡子,黑夜里看着有点老罢了。 “可是,你们要一千万,我身上没钱怎么办?”金飞近乎调侃苦笑,不退反进,站在距离为青年面前一步之外。 「求收藏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