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谈判” - 我的美女上司

第463章“谈判”

一个男人坐在椅子上悠然自得嘴角带着一丝莫湎高深的微笑只是那笑容里没有一点的温度。 男人面前是一个巨大豪华的浴缸里面躺着一个女人女人的身上没有衣服浑身如一条白鱼完全呈现在眼前男人的目光下。 男人是金飞女人自然是雾隐知秋。 雾隐知秋的身材确实不矮如果不是浴缸的豪华宽大她可能躺在里面还会蜷曲双腿然而此时即便是她的双腿紧紧并拢胸口的柔软饱满以及下体私处的诱惑都不能逃脱过金飞那裸的却很干净的眼神。 金飞不是傻子他绝对不相信自己会帅气到让这个疯女人对自己心生爱慕更不会奢望自己可以征服这个神经病一样的女人。 不碰摸摸还不行吗? 这就是金飞现在的心思何况现在的雾隐知秋身子麻木不能动弹想反抗也不可能。 “你的心里很生气眼神里都是怒火一个女人这样不好会很容易变老。”金飞淡淡说随意扔掉烟头双手抱在脑后很有兴趣地看着面前这个浑身都散出一种暴怒的疯女人。 “你到底想怎么样?”雾隐知秋强忍住心中怒火只是看着金飞的眼神里杀气腾腾自己的身体就连自己都很少会对着镜子看这么仔细别的人更不用说没想到此时竟然被眼前这个臭男人看的一清二楚她恨不得马上跳起来杀死金飞。如果……“现在的她伸手正常的话。 “没想怎么样只不过这么好看的一个女人在我面前洗澡还不害羞如果我不多看看还真是对不起自己。”金飞淡淡轻笑目光停留在雾隐知秋那饱满雪白的酥胸上很是难以想象那低沉压抑的黑色长衫下竟然掩盖了如此美丽的一副身体。金飞的心里微微动气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哼……”雾隐知秋觉在这个流氓那讨厌的目光下自己竟然连哼一声的气势都消失无踪心中竟然涌起一股让她很奇怪的感觉。是过去二十年间从未生过的事。虽然金飞在她的心里很是厌恶嘴里说话的语气也不好听却也是在夸赞了一句。试想一个女人怎么会生气别人夸奖她?雾隐知秋也是女人听着这话心里当然那会有点感动。 她是大宗师五年前就被公认为日本最杰出的大宗师从那一天便在没有一个男人干光明正大的看自己一眼在自己面前都是卑微的低头衣服诚惶诚恐的样子。这也是她为什么后来穿上死气沉沉的长衫的最主要原因因为她清楚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一个男人会欣赏自己的美丽他们看到的只是自己那绝世的伸手和高绝的身份这两样东西掩盖住了她的容貌本性。 既然无人欣赏她便掩盖起来谁都不要看见。 只是没想到会出现今天这样一种场景自己被脱光了扔在浴缸里被一个男人仔仔细细地看了个仔细甚至连自己身上的细微瑕疵也看得清清楚楚而且一看就是半个多小时这么长时间。 雾隐知秋此时的心里的感觉很是奇妙明知道这样不对却难以阻止自己心绪的波动被一个男人真心的赞赏纵使那说话的语气有些不好却让她心里出现微微的窃喜若一个怀春小女孩。 被金飞的眼光看的实在受不了雾隐知秋冷冷道:“你为什么不杀我?” “你很想死吗?”金飞反问。紧接着嘴里呵呵一笑嘴里的声音森然像是在右拐小女孩的恶魔:“你现在已经能说话如果你想死大可以咬舌自尽。你为什么不自杀?” “……” 雾隐知秋咬着嘴唇不说话她不是怕死却不能死她是肩膀上还肩负着一个巨大的责任没有人知道的一个巨大责任。 为了这个责任就算是面前这个臭流氓真的玷污了自己她除了会将对方杀死却也是绝对不能死的。 “我知道你不怕死”金飞看着雾隐知秋:“可是我却知道你为什么不自杀!” “?”雾隐知秋的眼神微微一动眼神里明显的出现了不解。 “为了一个孩子吧?传承了数百年的没落贵族须佐家族这个年代唯一存活的子嗣如今想想那个叫做须佐流云的孩子还真是可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不知道肩膀上那沉重的负担。 “……六!!” 雾隐知秋的眼神里终于由不解变成了惊恐像是看着一个恶魔一样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她本来是想要暗中杀死这个闯入了苦竹茅舍的男人为的不仅是自己的信念还有保守的秘密可是没想到这个男人却知道的这么清楚远远出乎了自己的意料。 “我也不喜欢杀人你心里又不想自杀。这样恰好我们倒是可以做一个交易或者说是一个承诺。” “?” “你答应我的要求我放过须佐家族那个小孩儿如何?”金飞笑的清澈可是在雾隐知秋的眼里却与恶魔无异。 “你可以不答应我。”金飞站起身重新叼上香烟随意的瞥了浴缸里的美人儿一眼:“你拒绝我我会将你先奸后杀当然我知道你心里并不害怕这种事生。呵呵不过你这样一个精致的美人儿赤身在我面前如果我不把你上了说出去别人还会以为我的身体有毛病你说是不是?”金飞嘿嘿一阵淫笑。:“当然你一定很自信自己把那个小男孩藏的很好确信我不会找到也不会伤害他。可是我在这里可以清楚的告诉你一声不管你将他藏在什么地方我都可以找出来。就像是你现在一定很奇怪我怎么会知道你身上的负担我一样可以让你想不到而找到那个小孩然后将其轻松杀死。” “你敢?”雾隐知秋终于冷冷喝了一声只是心里并没有什么底气 “我敢!”金飞扔下两个字走出浴室:“你还有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能活动我把你放在冰水里就是为了让你快些能够活动但是你可以放心暂时恢复的你绝对不是我的对手。我在外面等你。” 雾隐知秋眼睛闪过两道痛楚的寒光却最终无神的消散掉。 面前的浴室的门缓缓的观赏隔绝了她与那个男人的视线终于解脱一半地倒在浴缸里正如男人所说现在的她身上已经逐渐恢复到了知觉。 一个小时后一身黑衫脸色苍白的雾隐知秋走出浴室站在床上四仰八叉让这的男人面前嘴里痛楚道:“我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