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东方玉说:金飞是好人! - 我的美女上司

第453章东方玉说:金飞是好人!

广州军区家属小院。 饭后的客厅里几个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让坐在阳台上仰望夜空的沈沧海脸色愈加难看冰冷中带着一丝痛楚眉间紧缩似乎心里有什么难以决断的困难。 “爸。” “恩?”沈沧海一愣回头看见换了一身家庭俑装的东方玉站在身后一脸关切地看着沈沧海:“您一个人在这里想什么呢?看您眉头皱的这么紧是不是心里有什么困难?” “小玉坐吧。”沈沧海微微一笑伸手点了点面前茶几边的另外一把椅子。平时他就经常跟老伴儿在这里一起喝茶看星星说家常话。这个动作显然他是没把东方玉当作外人。 而其实他从来也没把东方玉当成外人东方玉她爸东方奇跟自己是一个战壕里走出来的兵只不过是后来东方奇厌倦了军营生活自己请辞这才分开。这东方玉本就是自己俩老战友给孩子订的娃娃亲只是后来山鸡的生死不明阴差阳错的便将东方玉嫁给了金飞沈沧海最看重的青年。 纵使这样在他心里也一直都把东方玉当作是自己的女儿一般看待更何况现在的金好歹也叫自己一声爸东方玉跟着叫了也很长时间。 在一切特殊的时候他甚至觉得东方玉更像是自己的儿媳妇。从来都是如此不曾改变。 东方玉微笑坐下轻轻给沈沧海倒满茶水抬起头嫣然一笑:“您心里困难的事跟金飞有关吧?” “恩?”沈沧海抬头奇问:“你怎么知道?”既然叫东方玉坐下就没想要隐瞒她。东方玉虽然舒雅端庄可却绝不是一个糊涂的人这一点沈沧海早就看地出来。这样一个聪慧精灵的女子嫁给金飞那个混蛋他真的觉得有点委屈。只是看着小俩口生活的很美满作为长辈的自然不能做棒打鸳鸯的恶事。 “先前您说要我回来帮阿姨准备晚餐说跟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金飞喝两杯。可是下午只有您一个人回来我就知道一定是金飞惹您生气了。”东方玉轻轻一笑端起茶水温润的嘴唇轻轻抿了一口:“金飞他年轻气盛爸您可千万不要生他的气那样不值。” “呵呵……”沈沧海开怀一笑抬头看着东方玉好一会:”小玉不管这几年的时间你们怎么过来的可是毕竟你们俩人也算是结婚有七八年了这么长的时间了你对他一定很了解。我看地出来你的心里其实很爱他那你能不能告诉我金飞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东方玉微微一笑并未马上回答沈沧海的话可是却一点都没有吃惊沈沧海的问话竟似乎是早就料到了沈沧海会如此问一般。 客厅里的三个女人还是叽叽喳喳的说着女人的私房话从服装到化妆品事实证明不管是年纪多大的女人都还是一样注意自己的外表最怕别人会说自己老想尽一切办法想让自己的外表年轻一些。东方玉本不擅长这些他是一个醉心到研究的不一样的完美女人可是萧菲菲和苗欣欣却恰是此中的强者尤其是萧菲菲一张小嘴叭叭叭的说的异常欢快苗欣欣不一会也就消失了先前的一丝陌生加入聊天行到将手掌大人说的眉开眼笑的恨不得早认识者俩可人的孩子。大有相见恨晚的遗赋。 聊的热火朝天的仨人自然不会现阳台上的微妙气氛。 阳台上此时的氛围确实有些微妙不但微妙还显出一种诡异的气息。沈沧海依旧抬头看着天空像是刚刚什么都没说而东方玉便是轻轻喝茶嘴角轻轻咬着异常红润的嘴唇眼神也是微微眯着看着面前这个老人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金飞是个好人。” 忽然阳台上传来这样一个声音让客厅里的叽叽喳喳的三个女人愣了一下扭头奇怪地看了一眼阳台不知道东方玉和沈沧海正在说什么。但也只是一瞬三个女人就又把精神继续聚集在时尚购物上。对于他们来说阳台上的对话跟自己完全没有关系。 沈沧海缓缓收回目光看向对面东方玉脸色坚定嘴角带着一抹幸福的温柔笑意:“你确定?” 东方玉面色不动眼神空灵丝毫不胆怯的迎视着沈沧海的目光:“如果爸您说的不是金飞的多情这个缺点上那么我敢肯定。 “?”沈沧海没有说话只是眼神有些古怪地看着东方玉似乎是想看出什么他很想看出东方玉说着句话的时候心里到底存了多少私心? 东方玉幽幽道:“自从我跟金飞结婚的第一天开始其实我就知道他是一个好人只是最开始的时候我很看不惯他的懒散所以刻意的琉远了他很长一段时间如今想想大概也有个一年左右吧。那段时间里我和金飞睡在一个房檐下可是却始终保持著名义的夫妻关系从未生过上的接触。单是从这一点来说一个可以这么尊重自己妻子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坏人呢?” 沈沧海一阵惊讶然后苦笑这些事他确实还是第一次听说没想到却不是金飞对自己抱怨说出而是这个很端庄舒雅的儿媳说出来。如今想想金飞竟然能做到这一点也实在是有点佩服他了这都忍得住? 东方玉继续道:“这只是一点而至于对祖国的忠诚上我想爸您心里应该最清楚他是您一手调教出来的兵依照爸您的手腕如果他不是出色的兵我想我也不会嫁给他吧。” “可是现在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沈沧海稍微提醒。 “有何不同?金飞永远都是那个金飞。这一次如果不是我病重我也不会知道他对我隐藏的那么多内幕虽然这已经比起五年前改变了许多可是他还是他不管他要做什么从未想过自己最多的都是为了身边的人为了我为了他身边的这些女人为了狗子………… “你说的话我信!”沈沧海稍微愣了一下忽然脸色一阵宽松眼神也变得明亮了许多像是揭开了一个难以解开的心结。只是眼底深处还有深深的阴霾只是心思略显单纯的东方玉是看不见这些的。 军区深处。 一个孤单单的土丘上燃着一堆篝火噼里啪啦的清脆爆响不断 金飞微微眯着眼睛笑眯眯地看着面前腾飞火焰忽然嘴里轻轻的问了一句:“如果老长要对我下手你们会怎么做?” 一句话石破天惊!篝火边的人所有都是脸色一惊“惶恐看向金飞被火映红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