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山鸡,麦姬 - 我的美女上司

第449章山鸡,麦姬

湖上的院子渐渐空挡房间里的人大多都已经离开唯有最先来到的金飞他最先来这里却是最后一个走。 下野大桑的背后多了四个青年三难以女波斯蔷薇藏獒玩命有这四个人在身边保护如果不是遇上像雾隐知秋那样禁忌级别的大宗师是绝对不会有人可以伤害下野大桑的。 高田菖蒲的身后也多出了两女一男蒹葭青衣红袖。同样只要不遇上大宗师级别的高手绝对不会能伤害高田。 没有谁知道在房间里这半个小时这些人说了什么就连被石井姐妹砸晕扔在湖边的八个黑衣保镖在看着自己主人走出来的时候也是迷迷糊的却不敢多问。 金飞摇晃着丝调缎面的扇子依旧十足公子哥形象的走在水廊上眼睛微微眯着两道寒光跟身上形象完全不符。 “主人您这次真要离开?”石井美跟在后面忍不住问似乎已经适应了这个跟日本人不一样的新主人。 “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们按照我计赏做不过最重要一点就是不能让他们出现意外记住是一点意外都不能出。”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也是经历了一次生死金飞对身边这对姐妹完全放心石井姐妹也许不是完全贴心却是绝对的衷心不用担心忍者会叛变自己。 “是!” 站在湖边姐妹花看着金飞叫了的士钻进去迅离开对视一眼想起主人交代自己的话眼神里都有隐隐的担忧。 没有谁知道她们接到了金飞的什么命令。 院子里的对话就像是一个谜正在按照一个奇怪的轨迹渐渐的展开…… ………… 就在石井姐妹也离开湖边的时候湖上那香艳的院子一扇靠近湖边的窗户轻轻的被推开推开的是一只白嫩的小手然后露出一张吹弹可破的俏脸正是先前被下野大桑赶出去的四个女孩之一。 而此时女孩脸上根本不似先前在金飞房间里那么娇弱取而代之是慵懒妖媚的气息身子懒洋洋地看着静静的湖边嘴里幽幽:“他们已经走了。” “是吗?”一个颓废迷离的声音像是还没有睡醒从房间里传出来紧接着一个和金飞一样身穿中山装的青年出现窗口面容呀毅只是眉间一道伤疤深深的却平添了一丝霸道的气质只是眼神的颓然让人觉得这个人一定很懒。 “现在我也开始迷惑了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了。”青年苦涩一笑伸出右手刷的一声竟然也和金飞一样挥出一把丝绸缎面的扇子清幽幽的扇了起来。 “他是你老大如果做什么连你都猜不出那世界上就没人能猜出了。我只的担心他的不要出现危险才行。”女人看着男人的扇扇子动作吃吃娇笑身子依靠在窗棂上媚眼如丝看着女人这女人竟是生长的极美如果金飞此时看见女人的笑脸就会现这个女孩比起先前在房间的时候竟然美丽的几倍。 “他绝对不会有事因为他是我山鸡的老大!”刀疤青年脸色严肃狠狠盯了女人一眼。 “是是他一定不会有事!”女人像是受惊般的可嘴里话却是说不出的骚媚又是一个狐狸精。 这个青年当然就是已经恢复了自己容颜的山脊。而他身边的看似娇弱女孩用了易容术的正是那个缠住了他的女妖精……麦姬 ………… 摆的像是庆功宴地点是楼外楼。 如农家小院简朴中有这个城市里最的奢华最宽敞的小院最大的房间围坐一桌子的客人却全都是女人全都是美艳不可方物的美女。 为的是刘月介于青年与中年之间却依然风韵犹存肌肤吹弹可破是一个天生的尤物却只在一个男人的怀里绽放。她便是楼外楼的总经理之所以选择这里就是想清静一下这里足够清静也足够宽敞。 孩子们都在另外一个院子里有林美娜和白洁外加一个苗圃在那招呼着不会有事。 这个房间里都是自己人或者说都是一家人。 可是今天的主角却不是刘月坐在正中间的是东方玉刚刚从美国回来的真正女主人即便是刘月也不忍去妒忌的完美女子她才是这个家里唯一的女主人。 东方玉刘月张娟儿萧菲菲何静苗欣欣六个女人却点了满桌子的菜唯独缺少了萧蕾蕾和兰香紫魅这三个女子此时不在这里不然一定有她们的身影。 饭菜丰盛可是几个人却吃的并不开心因为这里还缺少一个最重要的人……金飞。 “小玉欢迎回家。”刘月举起酒杯眼光潋滟如荡漾的水波鼻息间微微煽动了一下险些掉下泪来面前这个几近完美的女人险些就不能回来如果真是那样不知道那个男人会变成什么样子? “谢谢。”东方玉微微一笑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刘月这几年里这个家全靠着你在管对不丸——” “我们是一家人。”刘月苦笑同为一个男人的女人一大家子有什么对不起? “是的我们是一家人。”东方玉轻笑自内心眼睛在面前五个姐妹身上扫了一下知道不管自己愿不愿意这些女人都是自己的姐妹未来一辈子都要生活在一块。她看着刘月:“以前的事是我不好那个时候是太幼稚现在想想真觉得好傻。” “呵呵也不止是你可能她们四个心里也是妒忌你呢更别说我。”刘月抿嘴一笑雪白的小手上精致的酒杯轻轻摇晃咬着嘴唇看了一下四周的姐妹。 她知道东方玉说的是什么意思如果是换作自己男人一下多出来一堆的女人可能比她还要吃醋还要脾气吧?东方玉能做到这个样子只是自己躲起来却没有为难自己姐妹几个这一点做的已经很好了至少她心里就很赞赏这个女人这次东方玉生病重的去美国的时候她是真的伤心了不把。一方面当然是担心金飞会承受不住这样沉重的打击另外一方面则是真的可怜这女人。 “我们既然是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我回来之后可能尽快要去广州军区一次短时间恐怕回不来金飞现在不在厦门刘月姐家里就拜托你了。” 一声刘月姐房间里几个女人同时身子一震眼神复杂地看着东方玉……虽然只是简单一个称呼却说明东方玉从心里是真正的接受了这几个姐妹了。几个人都是心里感慨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