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疗伤” - 我的美女上司

第442章“疗伤”

神户拉丁酒店门口出现一个面容坚毅身上无形中便闪现出一股凛然的王者霸气俨然是一个长年身居高位的统治者可是此时脸色却异常苍白的青年像是多年病重没有痊愈。 连他的眼神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疲惫。 站在拉丁酒店门口青年在里面寻找一下终于脸色出现了一丝缓和的味道缓缓走到靠窗一张桌子前桌边已经坐着一个年轻的女人。一头青丝精致的挽起身上穿的是此时最流行的职业套装浑身散出一股子火辣辣的味道眉目如画。看见青年温柔的一笑:“你来了。” “来了。”青年的回答很简单然后也不说话低头对着面前食物进攻直到吃了一会才坐直身子看着面前女人眼神苦涩:“很高兴还能活着看见你。” “哦?那个人很难对付?”女人惊讶一脸好奇。 “不是很难对付是我根本就没敢动手!”男人艰苦一笑低头慢条斯理的继续吃饭时间已经是中午他饿得够呛了抬头看着女人:“你到底在做什么怎么找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害的我找了半天才找到。” “他呢没出事吧?”身穿红衣的高雅女人有些担心地问说出这个“他”字竟然满脸的关切。 已经恢复了一丝儒雅神采的青年微微一笑:“他没事。”忽然他一脸苦笑看着面前红色职业装的女人要说这个年代职业装倒是也有无数种类可是这红色的却是不多只不过眼前这女人一身红色套装反而显得说不出的端庄不过在端庄中又多出了一种别样的味道。男人戏虐道:“我今天险些不能回来你竟然连问都不问一句。” 女人眉毛微微挑了一下抬头好像看向青年:“他这次去找的人到底是谁竟然这么危险连你都如此恐惧。” “一个居住在苦竹茅舍的女人——”青年马上收起玩笑脸色凄苦。想起在竹林里整整对峙了半个晚上三个多小时竟然比厮杀一场还要累如果不是自己先前见机得快没有出手现在恐怕真如自己所说再也别想走出那片幽静的竹林。 “雾隐家族的那个禁忌传说?”女人脸色一下变得苍白如果不是反应快险些大叫出来饶是这样也是将身边一对吃饭的情侣吓了一跳转头古怪地看着她。女人马上不好意思的低头看向脚尖似乎很害羞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的样子可是眼神却依旧是说不出的紧张。 “我带着五个死士整整跟他在竹林里对峙了一夜最后才趁着天亮时她微微一愣神的瞬间黯然退出否则……”只 “他到底在做什么?”女人没有去想青年后面要说什么只是嘴里微微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青年摇头想起一夜的对峙现在还是心惊胆寒他抬头问:“你负责他的行踪现在可有消息。” “当然知道。”女人得意一笑:“难道你忘记我是谁了我可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最后一道风向的红月。” ………… 一座酒店巨大的床上并排躺着两个美艳的女人。 金飞就面色沉重的坐在窗前不说话地看着面前这对身受重伤的姐妹花没想到雾隐知秋的功力竟然如此厉害先前逃命之时竟然未察觉等到逃出竹林一段时间石井姐妹花霎时间如骨头散架了般浑身软了下去。 害的金飞不能马上返回东京只能在神户找了一个高档的酒店住下他是一点都不担心那个杀神找上自己因为他知道那个杀神已经五年没有走出竹林十里范围似乎是在苦修。相信她绝对不会为了这点小事而破戒。 石井姐妹花并没有断了骨头只不过是被雾隐知秋那浑厚如斯的劲气强行封住了胸前几处穴道。 如果是血肉模糊重伤金飞或许就没有这么大的能耐可是从他还在当特种兵的时候就对人休构造进行了最深刻的了解甚至已经可以去当一个合格的走访郎中了。 在检查出身上无伤痕而重伤的姐妹花是因为血脉受阻浑身瘫痪的情况下他找到酒店的第一时间就给俩人脱了衣服按照自己以前理解的经验小心谨慎的给这对姐妹将郁结的血脉拍开饶是这样拍开了血脉至少也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才能慢慢恢复血液正常。 此时金飞便是在床边等。因为怕雾隐知秋可能会派人来寻自己所以他一点都不敢离开床前半步生怕是会出现意外。 “主人谢谢您。” 石井美躺在床上身子不能动即便是说话连声音都显得懒懒的。并未因为金飞刚刚的突兀举动而生气。 “没想到哪婆娘会这么厉害。”金飞轻轻一笑叼了一根香烟在嘴里慢悠悠抽着眼睛抬头看着房顶:“你们用不着谢我这次要不是我大意低估了竹林那个臭婆娘你们也不会受伤。” “雾隐知秋是最近日本武道最巅峰的禁忌传说五年前她还未二十岁就已经击败了日本两大武道宗师连伊贺流武道大宗师旺苍云五年前都败于她的磨刀之下。之后她似乎为了更为专心钻研武道隐居于苦竹茅舍那里是整个日本所有忍者及武道修行者的禁忌场地。如果我知道主人您这次是想要去挑战雾隐知秋我会毫不犹豫的阻止您。”石井秀脸色淡淡说还在因为刚刚被主人脱光了衣服在身上拍拍打打的动作而害羞。 她和姐姐石井秀除了是日本最高阶的忍之外也只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俩人的身体也从未被别人看见过即便是女人也不例外没想到今天竟然被主人全部看了个遍而且还在身上多处拍打了半天。虽然明知道是在给自己疗伤可心里却总是乖乖的。 动情了女忍者也终究是一个女人。 “我并不是想去挑战她。”金飞嘴角淡淡一笑心里也有些震惊。看来自己这次回东京还真得去好好修理一下那个高田菖蒲竟然告诉自己这里有神兵却没告诉自己这个疯女人有这么变态差点自己就挂这里。 其实金飞此时却是想歪了。 高田菖蒲并未有陷害金飞的意思他现在陷害金飞也没有一点好处尤其是自己的父亲才刚刚死去他还在想尽办法安定空照神社里的事情。 高田菖蒲只因为金飞的恐怖早已经到了大宗师的境界可是他却忘记了雾隐知秋的级别到底有多恐怖。 床上的石井秀忽然轻轻一皱眉:“主人今天晚上我们进入树林的时候我好像感觉到有人跟踪!”

上一篇   第441章诡异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