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雾隐知秋 - 我的美女上司

第438章雾隐知秋

“姑姑你其实知道为什么。”李嫣然微微一皱眉自己跟金飞的关系她也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虽然时时的都在关心这个男人可是却并不想跟他面对。和感情无关只是不想面对仅此而已。 “我知道你心里在担心什么也知道你是一个看似随和其实内心很倔强的孩子不过我还是要劝你一句。既然心里想心里担心你就应该出去见他而不是躲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也许他现在心里也在想起你的好处。”胭脂微笑地看着自己这个从小就内定的儿媳妇。作为一个过来人她当然知道李嫣然心里担心的是什么。 李嫣然奇怪的抬头看了一眼姑姑:“他心里若是想我我便是去死也不怨恨什么了。”一句话清清淡淡却说明了这个妖精一样女人的心声。她本就是为了那个男人而活着只要在那个男人心里有哪怕是一点的地位她就会觉得这个世界的美好。可是会吗? “你应该去试试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而不是等待得来”胭脂站起身走到一边的窗户边一把拉开了面前偌大的窗帘顿时刺眼的阳光刷的照射进来。 刺眼的阳光照射在李嫣然身上顿时让这个女人美艳中更多出了一种凄迷的梦幻她在皱眉却偏又美的惊心动魄! ………… 日本。 神户。 本是一座幽静的竹林却处处充满肃杀的气势连鸟儿也不敢靠近。 竹林正中有一座花朵鲜艳的土丘土丘上是几间精致茅舍简单而精致像是已经经历了无数的岁月竟然充满了古老沧桑的气息。 一个面容清秀的青年站在土丘上身边站着一个妖媚的女人正是那个雾隐挑花雾隐挑花的脸色依旧妖艳可以让任何一个看见她的男人甘愿拜倒在裙衫下。 在俩人身边不远处的茅舍门口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男孩正在耍刀小小年纪手中使用的也是竹刀却隐隐有雷霆之势身边无数花花草草都已经惨遭毒手可是男孩似乎心里根本没有怜花惜草的意思嘴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角一抹阴冷狂傲的弧度手中竹刀更是耍得密不透风即便是天上下了倾盆大雨也绝不会落在身上一滴。 可是竹林中杀气却并不是小男孩出而是站在青年男人面前数米外的一个人影一个身穿黑色长衫的女人看不清脸色只看见一头短的碎耳朵的左边挂了两个硕大的耳环。 “挑花所说可是真?”那女人静静站立良久终于开口却是终于还没有回头。只不过随着她说话的同时竹林里的杀气明显就下降了一分。 眉清目秀的青年脸色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嘴角也浮现出一抹古怪的笑意扭头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雾隐挑花。事情与他无关他是绝对不会插手。 “圣姑面前挑花不敢有一丝谎话。”雾隐挑花本是娇艳的脸蛋在听见女人的话之后竟是马上变得异常宁静像是心里极度恐惧面前这个女人赶紧躬身说道。 “竟然会一下子出现七个可以轻松就把你击退的青年?却是有些不同寻常!”黑衫女人语音淡淡看不清眉目如何身边却忽然诡异出现一阵强烈旋风竟是围绕女人身周不停旋转将地上无数枯叶吹到空中又轻轻的落下。 清秀的青年和雾隐挑花看见眼前景象脸色忽然又变得异常害怕赶紧弯腰竟然是不敢再去看那个女人。 女人的话说完片刻之后身边旋风才忽然停歇空中无数树叶零散落下女人身边竟像是有什么奇异的力量一般一米之内干干净净的没有掉下一片树叶而那些树叶也像是被无数人的风刃蹂躏过摔在地上竟是几乎变成了长千上万的碎屑。 好强的杀机! “我已经派人调查了挑花遇见的那一对姐妹如果我调查的结果不错那对姐妹花应该就是日本另外一个忍着家族石井家族里走出的那对石井姐妹。只不汕……”清秀的青年欲言又止眼睛看了一眼前面数米外女人竟然是住口不语他不知道自己这些话此时说的到底对不对应不应该说。 “说下去!”女人淡漠说。 青年松口气站直了身躯自然又流露出一种强者的潇洒姿态继续道:“只是那对石井姐妹花此时应该是属于东京空照神社的私人忍者五年前这对姐妹就已经曾经宣誓效忠过。所以那一对姐妹花出现实在是有些不对劲如果不是有类似的人那就只能说那个奇怪的中国男人跟空照神社有一些隐藏的关系。” “石井家族?”黑衫女人忽然冷冷一笑笑声里充满了明显的轻蔑嘴里淡然道:“一个数百年只能培养忍者剑子手的家族却从未出现过一个天阶强者并不值得担心哪怕是他的族长现身又如何?” “是圣姑所言有理。”青年赶紧弯腰眼神再看着面前那个女人除了恐惧之外竟然是还有一些隐隐的爱慕仰慕一丝崇拜。 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竟然会崇拜一个女人让人好不奇怪! “挑花你可能确定那些出现的奇怪强者都不是本国人?”女人的声音就像是万年不化的坚冰除了冷漠就是一种自内心的狂傲。 只是面前一男一女却丝毫不觉得这个女人狂妄相反他们觉得这个女人如果不狂妄那就太说不过去。 因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她是雾隐知秋。 一个雾隐家族的神话也是全日本最神奇的一个神话一个十六岁便击败全日本两大宗师而身到五大宗师之一的雌性妖孽。 “应该不是本国人是中国人。”雾隐挑花抬起头眼神有些隐隐的恐惧生怕面前这个圣姑会忽然间将自己撕碎一般。 “恩?”雾隐知秋的声音陡然一寒一道杀气猛然冲天身子倏地转回眼神如电如针坚定地盯在雾隐挑花身上。 雾隐挑花的脸色已经全部惨败身子竟是踉跄一阵后退三步踩站定头紧紧的低着竟是不敢去迎视这个女人的眼睛。 “区区一个中国人而已你竟然被吓破了胆甘心情愿的下毒誓从此效忠。雾隐挑花你为何不去死?”最年轻一代宗师雾隐知秋嘴角冷笑满脸不屑看着雾隐挑花嘴里生气更是不但一丝生气 “是谁胆敢惹姑姑生气?”伴随一生稚嫩暴喝一道凌厉狂霸的劲气倏然直逼雾隐挑花面门毫不留情…………

上一篇   第437章东京这盘棋

下一篇   第439章须佐流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