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理直气壮的吃醋 - 我的美女上司

第436章理直气壮的吃醋

忽然而来的杀气让隐藏在楼顶的姐妹花杀手顿时心里一凛马上全神戒备向着杀气来源看去。 竹楼一角一个同样黑衣的人影站在那里眼神凌厉地盯着二人手中一柄长剑散出磅礴的气焰冲天而起完全笼罩住姐妹花的气机。 “是自己人。” 一声温和的淡淡声音从竹楼阳台上传来有些沙哑有些疲惫像是没睡醒的样子却说不出的温柔仿佛对爱人的呢喃。 “我知道我只是不喜欢被人旁边看着。” 楼角的身影一闪而逝下一瞬间已经站在阳台上金飞面前身材窈窕摸出脸上黑纱正是散着中性气息的蒹葭。 “你们先去休息吧有事我会叫你们。” 姐妹花正在吃惊地看着这个女人虽然夜里阻截雾隐家族那个疯女人的时候已经见过这个名叫蒹葭的女人可是此时依旧心里阵阵寒。这个浑身都寒冷如冰的女人刚刚俩人确实感觉到了她身上散出来的杀机似乎她真的很想杀死自己俩人。只不过金飞适时的一句话让她犹豫然后飞身后退。 金飞的声音刚落石井姐妹花的身影就消失于竹楼悄无声息如两支夜色中的蝴蝶翩然远去只是身影凌厉少了一丝蝴蝶应有的曼妙多了一种苍鹰的狠辣。 只是这对姐妹并未走远而是在竹楼附近一栋大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厦的顶端再次潜伏下来。忍者绝对不会让主人离开自己的视线尤其是在潜在危险的时候。虽然金飞是真的给俩人找了酒店她们没有反对却是绝对不会去住。 竹楼阳台上金飞抬头有些错愕地看着脸色不善的蒹葭有些古怪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问:“怎么了?”忽然他很狡猾的笑了笑指着自己先前修理好的栏杆:“如果你是在为我上次弄坏了你的栏杆而生气我现在可是已经修理好了啊嘿嘿。” 蒹葭面色依旧冰冷没有意思温度地看了修理好的栏杆一眼并没有为金飞的笑话而笑嘴里很是自以为然地说:“我在吃醋。 “……”金飞这下没话说了。女人吃醋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他记得一位很有才的写手大大说过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是公平的其实也是不公平的。男人跟女人在一起永远都不会对女人永远都不会错。女人吃醋生气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谁也不能埋怨谁。可是把吃醋说成这么理所当然还是这种口气的恐怕只有蒹葭一个人。 至少金飞以前还真没遇见过这样的事情。 金飞很无辜的抓了抓自己的头他已经养成了这个习惯每次在自己女人面前觉得无奈的时候就会去抓自己的头也不知道抓掉了多少白了。 今天他抓完头在手上吹了一下抬头看着蒹葭:“她们只是我的守护忍者。”男人没理由让女人生气金飞更不会他本就是一个多情的人。 蒹葭淡淡地走到栏杆前伸手抚摸了一下呀修理好的栏杆虽然粗糙却不似先前少一块看着那么别扭嘴里问:“这是你亲手修的?” “恩。”金飞几乎是忙不迭的点头他当然不会傻瓜说出其实这正是她吃醋的那对姐妹花修理好的。当时走上来的时候金飞觉得这里实在是太突兀于是就动手修理楼顶守护的姐妹花马上赶来代替他修理好了。在金飞看来这跟他自己修的没什么不同尤其是现在这个场合他更加不会说出来。 “这上面明显还有女人的味道。”蒹葭忽然回头眼神凌厉看着金飞:“你在骗我。” “我说过他们只是我的守护忍者也算是我的保镖。你吃醋的对象实在是有点没有理由。”金飞苦笑不再在栏杆的问题上纠缠那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正是因为她们只是你的保镖我才会吃醋。”蒹葭说话依旧是理所当然。她没有说自己刚刚在楼顶听见的那对姐妹的对话那个姐妹花的妹妹明显心里也对金飞产生了好感。其实蒹葭自己一直都很有个迷惑那就是她自己也有些糊涂自己为什么就会喜欢上金飞这个男人身边那么多的女人青衣那么优秀的一个青年对自己又是用情专一可她最后选择的竟然是这个根本给不了自己什么的花花公子似的男人。直到刚刚她站在竹楼顶角清楚听见那对姐妹花的对话她忽然间就明白自己喜欢金飞的原因。这个男人的身上有太多的谜团颓废而流氓的气息绝的伸手懒洋洋笑着的眼神都是很容易吸引女人陷进去的筹码。 他天生就是一个吸引女人的男人并不会因为他的权势和金钱况且现在这个男人已经权柄滔天足可霍乱天下。而他却还在为了自己的兄弟和自己的女人争取一片纯净的天空。只是这一天就让她不能拒绝深深坠入而不能自拔。 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很简单往往只是看见她的美丽外表而一见钟情这样的爱情可以维持一年。可是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很难因为他们喜欢的并不是外表而是内涵。可是一旦陷入就是一辈子不能自拔。 金飞又是这样一个有女人缘的男人所以注定他身边女人只会越来越多却是谁也不会主动离开。 吃醋归吃醋。 蒹葭柔美地走到竹楼里不一会就换了衣服换上了一身间平却宽大的和服走到外面取了景德镇的茶具开始蹲在阳台上给金飞静静的煮茶。 金飞也不再说话坐在椅子上静静看着面前这个干亲情愿为自己煮茶的女人心里有止不住的感叹他知道自己是配不上她的可是她却认定了他这样的女人他拒绝不了所以只能尽量给她最安静的生活哪怕是一点幸福。 “陪我下盘棋?”轻轻冲好了茶水蒹葭抬头眼神明亮看着金飞。 “好!”金飞点头。 他深知眼前这个女人身上杀气太重棋风也凌厉可是知晓她现在的心情不快所以希望借助这一盘棋化解她心里的不忿。 得到回答的蒹葭抬头微愣看了金飞一会忽而微微一笑站起身去竹楼里取来棋盘慢慢的在茶几上摆放好。 她自己选择的是黑子留下红子给金飞抬起头伸手拢了一下额前微微凌乱碎:“如今的我身上沾染太多黑色只适合黑子而你却适合在明面杀伐一片看谁可抵挡?” 恰巧一丝阳光露出照射在女人脸上金飞看着竟是说不出的光彩照人。

上一篇   第435章忍者动情

下一篇   第437章东京这盘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