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忍者动情 - 我的美女上司

第435章忍者动情

犹如雕塑一样的俩人金飞最先眼睛动了脸上出现了笑容脚步微微后退离开男人的身体后退了两步看着面前不见面目的黑衣忍者眼神有些无奈。 “从那个鬼地方或下来的人本就不多你应该知道我本不想杀你。这是你逼我!”金飞的语音充满无奈。 “哇——”黑衣人张口一口鲜血喷出从面巾上刷刷的留下坚定的眼神看着金飞开始逐渐涣散竟然有一些解脱的意思嘴里微不可闻地说了一句:”谢谢!“ 金飞没有说话转身走开。 魔鬼岛那是一个连鬼都不愿意去的地方太过残酷太过嗜血在那里活下来的人都是变态金飞从不否认这一点。他自己青龙白虎玄武都是在心理上某一个地方不健全的人类。 这个黑衣忍者明显是从魔鬼岛上生存下来的异类遇上自己只能死这是他的命。金飞本就答应了那个独眼的老校长答应他把从魔鬼岛上跑下来的所有变态都杀死可是他却不想这么做从那种地方出来的人本已经不多再死几个这世界岂不是太安静?可是这个男人偏偏自己送上门来偏偏要杀金飞。 金飞当然不能死所以只能男人死。 轻轻的捡起地上那只黑色高跟凉鞋金飞走到石井美面前眼神淡淡地说了一句:“小心不要着凉。”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石井美姐妹的脸色却是微微变了一下很奇怪地看着这个新主人然后石井美接过凉鞋走到一边去弯腰偷偷穿上。除了杀人的时候她也是一个美丽的女人不喜欢在自己穿鞋的时候被男人看见有着小女人的羞涩。 金飞看着走向阴暗处的石井美微微一笑继而回头看向高田洪野眼睛里神情再次变得阴冷无比。 “你刚刚已经看见了我的手段这只是我一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部分的实力。我想你应该知道如果我想杀你你绝对活不了。不过我现在不会杀你回去后应该怎么做我想你心里清楚。你走吧!!” 因为自己秘密武器被杀死而震惊当场的高田洪野怔怔的从地上三具尸体上收回心神阴毒地看了金飞一眼嘴里大力哼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走开。脸色死灰。 “我知道你心里有些疑问我不杀他当然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所以……” “啊——” 一声惨呼打断了金飞对高田菖蒲说的话俩人几乎是同时抬头只看见呀刚走出凉亭的高田洪野趴在水池边一动不动咽喉处鲜血流个不断竟然是已经死了。 刚刚穿好凉鞋的石井美脸色冰冷的站在尸体身边迎视着金飞的诧异目光:“主人这个人必须死不然会影响您的计赏。” 吹弹可破的肌肤妖媚祸国的容颜却散出冰冷刺骨的冷艳。 只是她的眼神看在金飞身上趁着金飞低头的瞬间出现了一丝让人不易觉察的东西和平时不同…… 东京唐人街竹楼。 金飞坐摇椅上眼睛看着破晓前的天空这个时候没有万家灯火他在这里也不是在看夜景而是在等一个跟自己一起看日出的女人。 已经恢复了忍者装束的石井姐妹花隐身在暗处主人清醒的时候她们都会保持着最清醒的状态准备为主人挡下最要命的一刀。这是忍者的职责忍者训练里就有一环最重要的耐性传自中国大6的龟息可以消耗身体最少的能量时刻保持最佳的状态坚持最长的时间纹丝不动保持一个姿势可以不吃不喝坚持一天以上忍是忍者中的高手当然可以忍耐更长的时间。 但是现在的姐妹花却并未施展龟息只是将身形最平常的隐身在竹楼的顶端一般人是绝对不会现的。 被保护的人比自己俩人伸手还要强上不少因为这样她们才可以如此大意不出意外。 石井美的眼神自从栖息在楼顶一角就一直都看着金飞一眨也不眨。 足足坚持了很长一段时间应该有一个小时。 一个轻轻的叹息从身边响起是姐姐石井秀声音微小到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怎么了?” “你动情了。”石井秀微微叹息说话简单多年的忍者生锻炼了她的能力伸手同时却也让她失去了许多东西比方说穿美丽衣服的享受说话的权利。这么多年都在残忍刻苦的训练中度过现在她觉得自己说话都有些困难。 “他是一个充满了谜的男人。”石井美语气安静没有丝毫感情波动声音依旧小到只有俩人能听见的程度。 “动了情便不适合再做忍者。忍者忘情这是身为忍者的大忍。”石井秀道身子纹丝不动眼珠也没有多余的转一下如果不是声音传来一定会被人认为她是一个死人。 “他是我们主人。”石井美道。 “今天晚上的你表现有些反常。”石井秀的语气依旧充满担心同样身为忍者的她知道忍者忘情一旦动情便再也不适合做一个合格的忍者。可是妹妹却明显动情了突兀的让她措手不及找不到应对的办法。身为忍者是没有资格谈情说爱的手上沾染的鲜血太多已经丧失了谈爱的资格。 “我只是在执行一个忍者的职责。”石井美语气平静。 “忍者只需要执行主人交代的任务不能问为什么更不能自作主张。你自己知道今天自己错在了哪里不必我说。”石井秀声音充满冷气。 “那个人该死他会威胁到主人安全。”石井美狡辩。 “你似乎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的主人并不是这个男人而你今天杀死的那个才是以前的主人。”石井秀提醒。 石井美眼神微微一闪坚定道:“我只有一个主人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别人不配。” “就算是可是主人已经说过让他走了。那个人本不该死他会死全是因为你。”石井秀声音不再埋怨有些悲伤。虽然现在的主人是这个面前的男人可是杀死了以前的主人这是不是也叫做嗜主? “……”石井美不再说话姐姐的话她反驳不了其实她也知道自己今天有些变了可是却依旧不肯相信是动了情忍者无情自己怎么会动情。 忽然一抹虚无缥缈的杀机渐渐靠近继而猛然膨胀笼早在栖身在楼顶上的姐妹花让分心娇态的石井姐妹花心里一阵惊骇迅的抬头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