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忍者家族 - 我的美女上司

第430章忍者家族

一男两女走出酒楼走在已经逐渐开始萧条的大街上继而转入了一边一个并不豪华的街道。 金飞需要一点时间静一静。 姐妹花杀手忍者一边一个微微落后跟在身边眼神好奇而古怪地看着面前这个沉默的男人她们的身上还是金飞给买的连衣长裙水嫩嫩的皮肤许多裸露在外吸引了街道上许多的行人。心里好奇这是哪里来的一对尤物中间这个男人何其艳福。 然而可惜一对姐妹花的心思全部放在面前男人身上对身边的注视视若无睹从小就习惯了的冷漠淡定她们不会轻易的有一丝心情上的波动。只是俩人的心神依旧小心谨慎的提防着四周随时都可能出现的危险。自己的主人是一个危险人物所以他才会面临危险而她们的职责便是保护他的安全这是一个身为忍者最基本的职责主人死忍者必死! 金飞现在自己也觉得自己的心情很奇怪因为女人的话叫可儿的女人嘴里最后嘴里说出的那个名字。 “你现在必须要去见一个人一个熟人。”叫可儿的女人笑的狡猾像是一只偷吃到了糖果的小老鼠吃吃娇笑地看着金飞。 “谁?”金飞回头笑问继而又问了一句:“男人还是女人? “娇娃。”女人又是妩媚一笑看着金飞:“我想你一定知道她是男人还是女人。” 金飞没说话。 “哎!” 深深的叹口气收回纷乱的思绪。金飞回头看了一眼始终跟在自己身边的一对姐妹花问:“你们叫什么名字?” “石井秀。” “石井美。” 姐妹花稍稍愣了一下然后乖巧的回答。 “石井本是一个著名的家族惯出忍者。”金飞点头尽量从娇娃的思绪中回神他现在还不能去见她要见她也必须要先做完手边的事绝对不是现在。 金飞当然知道石井家族是什么样的家族一个惯出忍者高手的家族据说全日本忍者中的高手有百分之二十是出自这个家族只是这个家族似乎从古代开始就是一个罪民的身份除却出了不少的忍者高手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竟是从未有一个人出身政治始终默默无闻的隐藏在地下。 “虽然出名却不若雾隐家族。”姐姐石井秀脸色微微一黯。 “呵呵你是在吃醋?”金飞脸上带上了那种流氓的味道好笑地看着面前这个外表看起来绝对娇艳纯情而实际上绝对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的女孩伸手在石井秀面前晃了晃笑道:“我以为你们姐妹脸上永远不会有表情原来我错了。” “扑哧!”石井姐妹浅笑一下妹妹石井美收敛了笑容声音也不似先前那么死气沉沉:“忍者也是人。” “哦原来忍者也是人?”金飞很吃惊的反问了一句然后留下身后一对目瞪口呆哭笑不得的姐妹花径直向前走去嘴里自然而流氓气的大声道:“既然是人那就要吃东西刚刚被你们姐妹弄的我都没有食欲了所以这次你们最好表现的正常一点不要再影响我的食欲了。” 石井秀美姐妹站在后面眼睁睁看着他走进一个二十四小时餐馆不由得对视一眼分明从对方眼里看见了这样的讯息:这个新主人好像确实跟别的人有些不一样真是个让人哭笑不得的角色呢! “…………” 走出餐馆时石井秀看着前面一脸奸笑的新主人走上马路她看了一眼妹妹石井美俩人苦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主人确实叫了许多吃的东西只不过大部分全部都进了姐妹的肚子里此时俩人只觉得自己的肚皮圆圆的都快走不动了。 而肇事者自己却像是打胜了一场打仗似的满脸奸笑。 走出餐馆的时候姐妹伸手利索的从里面带出了两柄餐刀主人说是去会见一个老朋友可是俩人却绝对不相信主人在东京有真正的朋友不能不留下一手。 手上没有武器即便是拿着一柄餐刀也是一种安全的保障。金飞看见了却微笑摇头什么没说。他说了给她们一定的自由男人说话当然要算话。 跟着主人钻进一辆的士的姐妹并不知道主人要去的地方她们也不会问身为忍者的职责只需要做好主人交代的每一件事就足够而并不需要知道为什么。 可是让俩人完全没有想到的是主人今晚要见的人竟然是高田菖蒲是自己在跟金飞之前所追随的主人。 当看见那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大门时石井姐妹对视一眼心里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女人的直觉最敏感俩人的直觉却绝对不是好事。 这是东京郊区一座有些荒凉的庄园。 占地面积足够宽广气息足够有气魄。 小楼前是一处面积巨大的水池不是池塘而是游泳池单只是看这占地面积就可以看出主人的地位。能够在东京这个繁华嘈杂寸土万金的地方买下这么大一片地方的人当然不会是一个简单人。 这个人就是高田洪野这座庄园也是空照神社社长高田洪野手下的财产之一平时他是不经常来这里的。 可是今天空照神社的社长却来了这里不但来了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 巨大游泳池的边缘有一个精致的凉亭中间摆放了水果和夜宵高田洪野就坐在一张舒服的摇椅上喝茶身边有两个干娇百媚的半裸女孩伺候着一个女孩半跪在面前轻轻的剥去葡萄上的皮将果实送入主人怀里身后一个女孩则是温柔无比的给主人轻轻按摩着肩膀。 好一副月夜逍遥图! “菖蒲这次你做的事太仓促可能会造成我空照神社的巨大损失以前我总觉得你比孝南好一些没想到这次你真是让我大失所望。”高田洪野放下儿子从中国景德镇购来的一套精致紫砂壶茶杯一只手还在上面轻轻的摩挲了一阵显然是心里极其的喜爱儿子这次从中国给自己带回来的这件礼物。 “父亲错了。”坐在对面的高田菖蒲温和笑道看了父亲身边的那对娇媚女孩欲言又止父亲年纪已经不小可是每夜必定有美丽女孩服侍才能睡觉这个习惯在他看来并不是一件好事但是他却没有反对毕竟父亲年纪已经大了自己手中的权利也已佐浙渐凝聚。高田秀男好色并不是没有来由的这一点从父亲每夜换女人就能看出来是遗传他只是庆幸自己没有遗传这个恶习。 想起自己那稀奇古怪死在中国的弟弟高田菖蒲的嘴角浮起一丝冷笑自己还没动手呢就已经死了简直是便宜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