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古老的桥段 - 我的美女上司

004古老的桥段

酒吧又恢复了原先的暴动感。 震耳欲聋的音乐、昏暗闪烁地灯光、一群衣着暴露的男女在舞池里疯狂摇摆着自己的身体,随着dj煽动性的语言,出如野兽一般嗷嗷的嘶叫。 夜色迷乱,群魔乱舞,这是个疯狂的世界。 金飞也收回目光,他不想在这里找事,低头慢慢品着自己嘴里的冰水,似乎,手里端着的是上好的红酒而不是毫无滋味的白水。 再向女孩方向看去,只见女孩正端着一个大杯子仰着脖子喝酒,灯光昏暗,距离又远,看不见女孩的表情。 姬少飞的嘴角轻轻一笑,觉得自己真会胡思乱想。 酒吧里的女孩怎么会单纯?亏的自己先前还以为这个女孩有什么不同,尤其是那忧郁伤感的眼神,刺疼自己的心,没想到却都是装出来的表情。 很自嘲的苦笑一下,金飞喝光了自己手里的冰水,站起身,不知道为什么,本能就又向着女孩的方向看去,竟已不见了女孩的踪影。 眼神纳闷的四处看,却见那女孩身形摇晃、趔趄着,被两个男孩搀扶着正好走出酒吧门口,柔软的身子软软的挂在身边男人身上。 又是一个出台女!金飞觉得自己的心里一苦,他就想不明白,女孩多好的青春,为什么别的不做,偏偏要来酒吧做出台小姐? 晃着脑袋金飞也走出酒吧,离开了这个喧嚣的场所。 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钟,刚要钻进自己老爷车。猛地听见一声女人的尖叫,奇怪看去。 只见先前那喝醉的女孩,正在跟两个男人用力的挣扎着,一下挣脱了男人的怀抱,沿着街道跑来,可惜,喝醉了的女孩怎么能跑的过两个清醒的男人。 眼看的女孩就快跑到金飞身边,身后的两个男人也追了上来,一人一边,迅把女孩夹住,瞪了金飞一眼,迅的又向着来处的轿车走去,那里还有一个等待的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这边。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了……”女孩大声的叫着,忽然看见了不远处的金飞:“先生,救救我,救救我……呜——” 女孩的话喊了一半,就被身边一个男人堵住嘴巴,喊不出来,只有嘴里还在呜呜咽咽的哭泣跟不断扭动想要逃避的身体。 金飞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切,手扶着夏利车门,脑袋转着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难道自己先前冤枉女孩了,其实她也是被逼的。 在酒吧这样的地方,确实有很多年轻的演唱组合或者是女服务员在被客人看中见后,酒吧的主人又不敢得罪,便只能先是协助劝说,再就是强迫女孩从了看主。这是一种很凄凉的悲哀,难道这女孩目前遭遇的就是这个? 金飞再看去的时候,女孩已经被三个男人塞进了轿车里面,依稀能看见车厢里面有人在挣扎,短暂的犹豫片刻,在轿车启动马上要离开的时候,金飞迈开脚步走了过去。 开车的男人刚要松开离合,猛看见车前站着一个男人,不由得一愣,随后拉下了车窗:“喂,干什么的,快闪开,撞死你谁负责啊,你没看见车子启动了啊?” 金飞没有说话,反而是向前一步,在确定了自己心里想法,他就不会再犹豫。 开车的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眼前“哗啦”一声,一个拳头直接捣碎了玻璃砸在自己的额头上,一声都没吭就晕倒在了那里。 看着自己刚刚还没复原的拳头又流出鲜血,金飞忽然很想大笑一顿,妈的,老子今天这只拳头已经砸过两辆轿车了,说出去谁信哪? “喂,你这人到底想干什么?你知道……哎呦!”车门后一个家伙跳出来大叫,话只说一半就走了自己同伴的下场,被金飞上前一步,一拳头砸晕了过去。 剩下最后一个可吓坏了,跟少爷出来碰上一个尤物,终于要到手的时候竟然碰上了这种怪事,不知道从哪里蹦出一个怪胎,一句话不说就砸晕了俩,少爷也晕了。吓得缩着脖子躲在车里,把车门关的紧紧的。 酒醉了,却已经有点清醒的女孩也吓傻了,双眼瞪着金飞,正好拦住了金飞去抓另外一个男人的动作。 最后一个男人倒是也不傻,把女孩拦在自己身前,身子紧紧靠着紧闭的车门,可是他忽然忘记了一件事,他就忘记了刚刚司机就是被这个变态的家伙一拳头从外面现在捣碎了玻璃然后砸晕的。 很不幸的这个家伙也走了司机兄弟的命运,只是他更加凄惨,金飞狠狠的踹了这小子两脚,他比较嫌费事。 “还坐着干什么?还不知道跑?”金飞似笑非笑的看着女孩。 “哏——” 女孩在金飞的笑容里很利索的晕了过去。 娘的。 金飞哭笑不得,转身走了两步,想了想就这么把这晕倒的女孩扔到这里,等到那三个混蛋醒来一定还不会放过她,没准更加使用凄惨的手段,岂不是自己反而害了她了? 这么想着,金飞又转身走了回来,伸手把女孩从车里拽了出来,然后拦腰抱起,走了几步扔到自己的老爷车里。 坐在车上,金飞开始后悔了,这女孩现在连喝醉加昏迷,自己给她送到哪里去啊?正想着,身后传来“哇——”的一声水声。 金飞回头一看,更加苦闷,女人竟然醒了,醒了就醒了吧,还一口全吐在了自己车里,一股污秽的酸腐气味顿时弥漫了整个车厢。 金飞不敢再考虑,连忙开着老爷车向着自己的廉价公寓冲去。 女孩继续狂吐,金飞疯狂的开车,已经快被那味道给熏的晕过去了。 都说人吃的东西越好,拉出来的东西就越臭,吐跟拉是一个道理,酸臭气味强烈的简直不像话,金飞一路上几次险些出车祸。 二十分钟后,终于抵达了自己的小旅馆。 打开车门,把女孩像是死狗一样的拖出来,车门也不关了,金飞知道,自己这车就是放在大街上也不会有人捡。 “大叔,你到底想干嘛?她是谁?”刚带着酒醉的女孩走进自己房间,正在啃方便面的苗圃皱眉冷声问,话语里充满了敌意。 一个穿着睡袍的女人,而且还喝多了酒,还能跟大叔干出什么好事来?想到这里,小丫头的眼神更加凌厉了。 金飞现在没时间回答苗圃的问话,直接把女孩扔进了洗手间,这才走出来抹了一把冷汗,苦笑看着苗圃,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 “呕——哇——” 洗手间里女孩吐的惊天动地,唏哩哗啦的。金飞也终于把事情经过简单给苗圃解释一遍,这才看着苗圃:“你信不信都是这么回事,我可是清清白白的。” “行了行了,当初你想非礼我的时候说的也是这一套,现在又说,你烦不烦?” 金飞:“……” 苗圃听着洗手间里像是黄河浪一样的呕吐声,真是一浪接一浪,没完没了,抬头看金飞:“你也真是笨蛋,你把她带回来干什么?这里就一张床,谁睡地板啊?怎么不直接扔在路边,那样不就没事了,现在怎么办?”

上一篇   003我是流氓

下一篇   005都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