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南京南京 - 我的美女上司

第364章南京南京

南京又名金陵。 帝王将相六朝古都。 出了多少的名人侠士又有多少的绝色红颜。 十里秦淮说不上烟波浩渺可是却水雾蒙蒙呈现出一种淡淡的温柔水汽像是情人轻轻抚摸你的小手滑腻而温软。 女人如玉女人如酥。 水做的女人在这个金陵古城完美彰显出来。 只是现在的金陵已经不再是古时候的帝都更不是曾经的烟雨江南中才子佳人齐挥的风流场所。 只是十里奏准依旧跌宕起伏依旧水流潺潺纵使没有才华横世的绝世才子却也总是会出现那么几个出色的女人。 什么叫做江湖如同鲁迅说的一句话世界上本没有路只是人走的多便成了路。 相同。 世界上本没有江湖只因为人活在其中所以就叫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当然最少不了的是纠纷。 秦淮河边一座酒店门前被人团团围住虽然不敢说成千成万却也有个几百人。团团把酒店门口围住水泄不通。叫嚣谩骂许多是很粗鲁的大字不识的白丁。 “妈的快叫你们老板出来。胆敢动我家少爷你们真是大胆知道我家少爷是什么人吗?南京最大的猛虎帮的二长老的独生子你们竟然敢把他打成重伤还废了少爷下面妈的今天不把你们老板抓住载了他猛虎帮就不混了。” 叫嚣声依旧在继续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在一群人后面一辆轿车边上靠着一个面色跋扈却很阴沉的男人男人嘴里叼着一根雪茄头上带着一个鸭舌帽怎么看都像是老电影里大上海的黑社会一样。 其实他本来就是黑社会猛虎帮帮主长子陈添这次来只是给自己的结拜弟弟讨个说道。在南京在猛虎帮的地盘上刘华竟然被人废了下面当时看见这样的刘华二叔一下就气的晕了过去。 如果不能找出那个背后的老板以后猛虎帮也就不用在这个称呼混下去了。 对方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胆敢在南京地盘上对猛虎帮二当家的独生子下毒手虽然从带回来的消息是自己这个弟弟不听话调戏里面的老板娘了可是陈添一点都不吃惊。身为一个大少爷败家子如果不出来热数生非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反而有些不正常了。 可是这个酒店的对方是什么人?就胆敢对弟弟下这么狠的手? 陈添眼神冷酷并不是装出来他跟二叔家这个刘华完全不一样他可不是什么软蛋的纨绔大少爷而是从小就跟老子从鲜血里册示出来的狠角色。 眼睛满带杀气死死盯着不远处被自己人包围了严严实实的酒店门。从自己带来赶来这里的时候门就刷的紧闭起来。 已经半个小时了竟然连一点动静都没有自己的人在外面这么跳着脚大骂里面都没动静。 曾经一度陈添也以为里面没有人了可是他心里却比谁都清楚其实酒店里在废了自己弟弟刘华之后一个人都没有离开那么短的时间就算走也来不及既然都敢做了为什么还会跑? 他还听说这酒店的老板是一个很漂亮的小女人而总经理是一个坐着轮椅的瘸子好一对奸大淫妇啊! 其实陈添对刘华也没有什么好感相反还跟反感可是就算他再反感他可以自己动手揍他现在却是别人动手的这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打狗还得看主人这不是明摆着欺负到猛虎帮头上来了吗? “少帮主现在怎么办?”两个头目模样的人从人群里走出来靠近了后面的陈添嘴里骂了句:“妈的骂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一点动静不会全给咱们吓死了吧?” “吓死?”陈添冷笑看着这个手下嘴里轻蔑的冷笑:“如果真的这么容易吓死他还敢对刘华少爷下手吗?而且还那么狠?” “……” 先前说话的人一见陈添冷笑马上吓得不敢说话了。 另外一个却皱眉道:“少帮主您看现在一直都这么没动静现在动静也弄的够大了还是不见人您说会不会有什么不对劲我担心他们会跑了。” “跑了?”陈添又是冷笑了一声:“现在又不是古代每人家的床底下都挖个地洞你倒是跟我说说他们就算是想跑不从地面走还能去哪里?” “……”” 那人也不在说话! 陈添又抬头眼神阴冷地看了一眼前面自己的人群已经不少人都红了眼睛嘴角自然的就笑了起来他就是喜欢这种带人打架的事尤其是可以轻松勾动起手下的热血这种感觉比自己拿刀子砍人还爽千百倍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是绝对不会有这种休会的。 他对两个也有些不耐烦的手下阴沉说:“再给我骂半个小时凑足了一个小时如果到时候还不开门就给我踹门跳窗户我就是不相信他们能跑!” “是!少帮主!”俩人听了一溜烟跑回人群顿时一群流氓黑社会骂的更加带劲了。 而几乎是同时。 酒店最高一层的楼道里站满了人如果仔细一看就会现酒店所有的员工都聚集在这里其中大多的脸色慌张充满了惊恐跟担心! 酒店里面的最高的一个房间里窗户半开着挂着一块窗帘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脸色干净而阴冷的坐在那里眼神不带一丝色彩地看着下面喧嚣的人群。 一个模样俊俏却小腹微微隆起的女孩脸色苍白的站在残疾男人后四一脸担忧地看着外面。 从这里可以清楚看见外面的人的动静尤其是不远处站着的那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两个黑社会头子跑到男人身边的情形从这里看的清清楚先 轮椅上男人的眉头就是微微一皱。 可是他依旧什么都没说只是叹口气眼睛里却闪现出一些不甘跟懊恼如果他现在可以站起来又怎么会甘心坐在这里被人骂就算是不敌也马上冲去厮杀了。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轮椅后女孩一脸愧疚地看着男人脸上的悲怆跟一双手抓在扶手上手背上的青筋都根根蹦起毫不恐怖女人的心里针扎一样难受。 “小丽这不是你的错是他该死!”轮椅上男人伸手摸出了女人柔软的小手一个可以完全不在乎自己残废甚至不能行房的女孩别说她没有做错什么就算是真的错了他也没有生气的理由。 男人不是别人。 张天扬。 金飞最妖媚的一个女人张媚儿的亲弟弟!

上一篇   第363章一招!

下一篇   第365章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