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女孩思想白如纸 - 我的美女上司

第349章女孩思想白如纸

“竟然是你!” 一声冷厉的声音从门外想起没有任何征兆段星儿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上一阵冰凉像是被坚冰包围了全身自内心深处的寒冷。 冲天的杀气! 一道冷光倏忽刺出如灵蛇颤动瞬间就抵达后心段星儿心里咯噔一下本能身体猛的就是往前一纵进了木屋在凌空的时候身子也迅转过。 金飞手里拎着一柄寒光闪烁的灵蛇剑就站在门口手中兵器正是青龙手中的三尺神剑绕指柔幽幽亮的剑身逼人眉睫。 段星儿的眉头也是忽然一冷:“金飞?” “段家的最杰出的接班人?”金飞冷笑:“你怎么会在这里?”金飞脚步往前走了两步走进了木屋眼睛也已经看见了自己的儿子宝儿嘴里不由得就是一愣:“宝儿你怎么在这里?” “爸爸我现在叫龙宝儿是爷爷跟妈妈说的。”龙宝儿呵呵一笑看见了自己的父亲小男孩现在觉得很高兴妈妈的病情在这一瞬间也消失无踪小孩毕竟还是小孩没有大人那些缜密的心思。举着手里的鲜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艳丝巾跑到金飞身边抓住爸爸的衣角开心的笑着。 “哥哥?”床上的龙血玉惊喜地看着金飞脸上有抑制不住的欣喜和兴奋小脸红扑扑的就要下床。 段星儿一见连忙走上去阻止了龙血玉的动作他可不想血儿出现什么意外绝对不会让她浪费哪怕是一丝的力气那样对她的身体不好。 何况现在的血儿已经没有血玉了。 星儿的眼睛不自禁的就又看向宝儿手里那块鲜艳红色的丝巾鲜艳丝巾的一角坠着一块只有扣子般大小的殷红色石头圆润光泽。毫无心机的宝儿毫不知情的还在不断摇晃着手中的丝巾丝毫也不知道自己手里现在抓着的却是两个人的命。 “你……”听见叫声金飞也是奇怪的转头看向了龙血玉一种熟悉久违的熟悉感让他心里忽然有一种心疼的冲动这个脸色苍白的女孩虽然自己只是第一次见到可是他却可以肯定她跟自己一定有着很亲密的关系。 血缘血浓于水。 何况龙血玉的相貌多少依稀有些还跟自己相似呢。 “爸爸她就是姑姑很好的姑姑啊!”龙宝儿摇晃着金飞的手臂嘴角轻轻一抽小声说:“姑姑身上有病呢!” “?”金飞更加吃惊地看着龙血玉看着这个跟自己面孔有五分相似的女孩那么殷切地看着自己可是他却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亲妹妹其实这不怪他龙无涯并没有把龙血儿的事情告诉金飞更没有跟他说其实救治东方玉的血玉就是从血儿的身上取来。因为龙无涯心里清楚如果金飞知道了这些一定不会答应这样做的而那样东方玉必死东方玉一死金飞又会回龙家有几成希望? 龙无涯不敢赌所以他只能隐瞒。 只是他却没想到血儿在段家那个怪胎保护下回来了而且还在这样的时刻他就算是再能算计也算计不到这个结局。 “金飞血儿是你的妹妹是你唯一的亲妹妹!”一声叹息从身后响起金飞诧异回头东方玉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的身后了她的脸色依旧是那么苍白的没有丝毫血色可是眼神却很明亮。 “嫂子好!”血儿看见东方玉忽然很调皮的一笑接着脸上忽然就变得异常的疲惫皱眉道:“我有点累了要休息了。” 她这样一说就等于是下了逐客令了金飞着实的愣了一下看着这个面色和自己女人一样苍白同样毫无血色的女孩可是他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奇怪地看了一眼一直都守护在她身边的段星儿一眼他并没有忽略掉段星儿眼睛里那隐藏的深沉的怨毒跟杀机可是他却深深的隐藏在心底没有说出来。 金飞什么都没说弯腰抱起了宝儿跟东方玉离开了木屋他现在需要去找自己那个父亲问一下这到底生了什么?自己怎么会一下多出一个妹妹而且守护在她身边的还是段家那个传说中的怪胎。 “星儿你心里真的生我气了吗?”等到脚步声远龙血儿抬起头眼神有些心疼的地看着身边的白衣青年。 “没有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尊重你的决定从来都不后悔。”星儿挢出一个很艰涩的苦笑轻轻我捏揉着那柔若无骨此时却显然更加惨白的小脸。现在血儿身上是真的没有凤凰血玉了她的生命还剩下了多少天呢? 星儿心里悲戚可是却不想要她知道自己心中的难过那样她会更加难过还要为自己担心他不想让血儿心里承受哪怕是一点点的负担。 “我知道你心里是在怨我怪我把血玉给了宝儿可是难道你没看见吗?他们一家是多么的美好啊如果嫂子真的去了哥哥怎么办宝儿又怎么办?那么可爱的一个小男孩啊!”血儿脸色倏忽苍白了许多眼里无声的掉下了一些眼泪可是很快又展颜一笑:“不过现在没事了现在嫂子不会死宝儿就不会没有妈妈了哥哥就会很幸福了这样我就知足了。呵呵!哥哥可是我在这个社会上最亲近的人了呢!” 星儿无言有些怜惜地看着依偎在自己怀里的女孩她的心里想的从来都是别人看是她什么时候能够为她自己也想一想呢?星儿知道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如果血儿不是这样一个纯真的跟白纸一样的女孩他也不会这么在乎她这么不顾一切的保护在她身边了。他最爱的就是他的天真跟无知可是现在他却真的希望让这个小天使一样的女孩能够变得世故一些至少那样她就可以不用死去只要她自己不愿意谁也不能从血儿手里抢走血玉。 女孩的思想白如纸。 这是她最大的优点此时却是她最大的缺点一个可以连自己的生命都不去思考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又有谁舍得去伤害她? 如果那个金飞知道了真相相比也会不舍得吧? 星儿心里黯然。 这一刻他忽然又想起了十年前那一个山花灿漫的秋天自己一日之内挑战两大天榜高手而身受重伤为了怕对方追杀而躲在山脚下的一片油菜花地里坏息等待恢复一些力气还离开危险。他清楚记得当时自己的身上一片狼藉白衣也变成了土衣。一双灵动而充满了纯真的眸子出现在自己面前轮椅上的她很心疼地看着自己问:“你躲在是很饿了想要找吃的东西吗?这些东西生吃不好我住的地方有食物你要是想吃就跟我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