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我现在叫龙宝儿 - 我的美女上司

第348章我现在叫龙宝儿

段星儿一身白衣似雪脸色安静静静的守候在软兜一边两个剑童此时完全没有一点高手的风范担当起了轿夫的勾当。 可是剑铭和品剑并没有丝毫的不愿意自己的主人可以为了这个天真纯洁的女孩而放弃一切他们当然也可以放弃一切。 龙无涯在战叔的推动下走出木屋身边还站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儿媳东方玉跟龙宝儿此时东方宝儿已经改了自己的姓氏真正回到了龙家怀抱。 两个花枝般娇俏的女孩远远的奔来眨眼就到了近前迅的奔跑并没有让剑琼和侍剑觉得劳累跟在主人身边这么多年两个纯真的女孩再也不是那些平常的女孩可以比拟如果他们愿意动手就算是特种兵也不放在她们眼里。 “龙家主主人陪着龙小姐回来了稍后就到!”剑琼抢到龙无涯面前娇声说道之后就站在一边。 她们是专门按照主人吩咐来告诉这个龙家老家主的。 龙无涯轻轻一笑没有说话抬头看着遥远的天空中逐渐清晰的几个人影软兜上的娇俏女孩笑厣如花似乎是身边的青年说了好笑的事情。 “小玉她就是血儿是翔儿唯一的亲妹妹!”龙无涯的嘴里轻轻说话是对东方玉说的现在这个随时都可能会死去的女人已经完全走进了龙家虽然还是有些事没有告诉她可是龙无涯已经不把东方玉再当作外人。 “血儿?很好听的名字呢。”东方玉抿嘴轻笑抬头也满脸期待地看着不远处出现的人影这就是自己男人最亲近的一个人呢。 龙无涯听见东方玉的话也是微微无声一笑没有说话。 软兜在这个时候也终于走到了近前段星儿很小心的将脸色异常苍白的血儿抱下草地轻轻的将他放在地上然后侍剑就熟练的把刚刚软兜改装成了一个异常舒适的轮椅段星儿又轻轻的抱起血儿把她放上去虽然现在她的身上有了血玉滋润可是他依旧舍不得她浪费一点的力气。 段星儿轻轻推着灵巧轮椅稳稳当当一点都不着急的推到龙无涯面前。 “爸我回来了!”龙血玉眼泪螨跚的坐在轮椅上想要站起来给自己的父亲磕头可是却被段星儿霸道而温柔的按在了轮椅上。他知道现在的龙血玉身体可不好平白浪费一丝力气都会有生命的危险他绝对不可以让血儿出事。为了她他宁愿得罪天下人龙家家主又如何?十年前他为了她曾一度反出段家从此带着两个侍女两个剑童隐身在昆明郊区。虽然后来自己的父亲原谅了自己可是他却没有再回去段家。原因只有一个血儿的身体不适合担心也不适合劳累仅此而已! “好好你一路也累了先好好坏息一下坏息好了再说话!”龙无涯并非无情看见自己女儿出现他的心里也是此起彼伏的激荡微微摆手微笑着说道。 “恩!” “你是爸爸的妹妹吗?”一个小脑瓜从门后偷偷的冒出来龙宝儿此时再也没有了安静的老成完全是一个顽皮的孩子。 “是啊我就是你爸爸的妹妹啊呵呵你叫宝儿是吗?”躺在床上的血儿坐起身子看着门口的小孩白白净净的样子真是说不出的喜爱。她已经从别人嘴里知道这个男孩就是哥哥喜爱的小儿子。多么可爱的一个孩子啊其实血儿她的心里也很想要自己的一个孩子可是她却不能满足自己这个小小的要求因为自己的身体虚弱到根本就不能承受到生孩子这样的劳累段星儿正是因为自己的身体从来都不碰自己只是静静的守候在自己身边她心里是知道段星儿很爱自己的正是因为爱他才不愿意碰自己生怕会有什么危险。这让她对那个守候了自己十年的年轻男人充满了说不出的愧疚。 “我叫宝儿这是妈妈给取的名字。”龙宝儿站出身子走进房间看着床上这个脸色异常苍白的女人想起了妈妈跟自己说的话于是笑道:“我以前叫东方宝儿可是现在我叫龙宝儿了。所以你是我的姑姑哦!” “是啊我是你的姑姑啊!”血儿开心的笑了起来。 “姑姑跟妈妈一样都生病了吗?”龙宝儿很是认真地看着因为笑而脸色更加苍白的血儿关心问。 血儿没说话面对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对他说。 这时龙宝儿又道:“可是姑姑你不会有事的爷爷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爷爷说他有很多办法让一个人活着。”宝儿兴奋地说道这里忽然小脸就黯淡了下去:“可是妈妈却就要死了妈妈的病是没有办法医治的本来爷爷跟宝儿说已经有了办法了可是后来他又跟我说现在缺少最重要的药引子。”小男孩很认真的抬头看着雪儿黯然说:“姑姑你比妈妈幸福多了至少你不会死。” 血儿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僵硬了他怔怔看着面前这个只有五六岁大小的小男孩看着他那安静的不像话的神情听着他嘴里无奈而颓丧的口气。不知道为什么龙血玉的心里就是一阵的心疼。 “不会的你妈妈不会死的!”龙血玉心里这样说了一句眼神也不禁有些黯淡自己跟嫂子之间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这就是上天的惩罚吗?难道龙家以前做了什么啮噬现在需要自己这一代人来偿还。 想起自己爸爸的决定又想起刚刚自己看见的嫂子那倾城容颜龙血玉很清楚自己就算是用自己的命换回嫂子的命她是绝对不会迟疑的。 血儿转身在身下摸出了一件东西对宝儿招手:“宝儿过来这是姑姑送给你的礼物你要好好收好啊!” “这是什么东西?”龙宝儿抓着手里的丝巾疑惑看着姑姑。可是他呀说完就感觉自己身体被一团悲伤包围宝儿回头看见那个身穿白衣长的比女人还好看许多的青年站在自己身后。一脸悲戚地看着床上募然脸色惊慌的血儿。 “你真的选择好了吗?”段星儿眼睛中没有责备不管血儿选择什么他都会尊重她的决定他只是觉得自己心里好疼。 血儿跟那个生病的女人之间难道真的就只可以选择一个吗?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