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爸爸,我不要妈妈死! - 我的美女上司

第319章爸爸,我不要妈妈死!

“小玉——” 金飞的身子霎时僵在原地满脸震惊。下一个瞬间他已经飞快的回到了小玉身边浴室里留下一道残影。 “咳咳咳——” 东方玉还是控制不住的咳嗽只是脸上流出的鲜血已经没有开始的那么汹涌不过现在也已经是鲜血不满了脸上再也看不见那倾城绝世的容颜只有说不出的恐怖跟惨淡像是凋谢的花朵。 浴室里的水已经被鲜血染红像是绽放的花朵散着淡淡的腥臭看着有触目惊心的恐怖气息。 “出去金飞你快出去……”六东方玉有气无力地说道伸手去推金飞的身子可是现在的她身上哪里有什么力气雪白的肌肤上沾染了无数的鲜血血淋淋的身体一下就无力的趴在浴缸的边缘大口的喘气。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金飞温柔的低头抱住了这个自己心里最深爱的女人此时心里充满了疼惜还有愧疚如果不是自己小玉又怎么会得了这样没有治疗的绝症。 “出去求求你你快出去——”东方玉趴在浴缸边缘还是有气无力地说连头都太不起来。现在已经不再流血了可是每当这样一次她就觉得自己的生命消失了一些似的说不出的疲惫。每一次流出的鲜血都会带走他的一部分生命。 而且现在自己的样子好难看她不想在自己最后的日子里给金飞留下不好的印象。不管以前自己怎么样她都有自信自己在金飞的眼里是一个完美的女人她不想留下瑕疵。 金飞没有出去他要是这个时候出去就绝对不会原谅自己。 他也没有说话霸道而温柔的搂着东方玉轻轻的把她身上的鲜血擦拭干净然后轻轻的用浴巾抱起东方玉而虚弱的身子来到外面将自己最深爱的老婆放在柔软的床上他的动作是那么的轻柔像是手里抱着的是世界上最精致完美的瓷器。 已经不再流血的动作胸口微微的起伏着这一刻她的呼吸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无力像是一个快要死的人。 “我刚刚的样子好丑你还会要我吗?”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睁开眼睛的东方玉第一句就像是一个充满了担心的孩子一样眨巴着有了一些色彩的美丽眸子看着金飞有些怯生生地问道。 “傻瓜!” 金飞苦笑一声差点哭了他轻轻摸着东方玉的那已经日益消瘦的脸颊不经意间看见东方玉的头又掉落了一绺这让他的心里更加难受。 小玉在自己的心里一直都是最完美的女人他从来都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可是现在的她却问出这样一句话来。 她是在害怕吗? 她为什么会害怕? 终于等到东方玉软软的睡去金飞轻轻的站起身却丝毫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由于一直都保持着一个相同的姿势双腿早就已经僵硬了一个踉跄险些就摔倒在地上他的第一个反映就是回头看看自己弄出的声响有没有惊醒睡梦中的人。 在察觉东方玉还是晨晨的睡着的时候金飞才长松了一口气悄悄的来到外面。 沙上的宝儿像是一只蜷缩的猫咪一样在沙上依旧是睡得沉沉的样子只是不知道现在的宝儿到底是不是真的睡着? 站在客厅偌大的落地窗前金飞摸出手机然后拨出了一个自己可能这辈子都不会轻易去拨打的电话如果不是东方玉如果不是现在他没有了办法也许他永远都不会打这个电话! “翔儿是你?”电话来传来一个兴奋的声音虽然现在已经午夜可是电话里的人依旧是显得很精神的样子声音里竟然有抑制不住的激动。 “我找你是有件事要你帮我。”金飞淡淡地说眼神幽幽地看着窗外的风景从第一次看见小玉的时候她就是在流血而且马上变得很虚弱这是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作的第二次了而且身体明显比上一次又虚弱了很多作的频率越来越快他真的没有办法了。可是无所不能的龙家会不会有办法呢? 现在的他早已经顾不上龙家跟自己的关系他只是想要自己的女人好好活下去哪怕是现在就让他回到龙家去履行自己的义务他都没有任何的违逆。 只要小玉能活就算是用他的命换又如何? “说吧不管是什么事我都会给你办好!”对方的声音充满了坚强的肯定像是无所不能的世间主宰。 听着话筒里老人肯定的勇气金飞在黑暗中微微的点头淡淡道:“我老婆病了我需要你帮助给我想办法她绝对不能死如果他死了……嘿……” 抓着电话的龙无涯只觉得金飞的声音充满了寒意跟怨毒像是一个恶魔他下意识的差点就把手里的电话掉在地上可是嘴里却依旧肯定地说:“什么病?” 话简单而直接。 “贫血性癌症可能是血癌的一种。”金飞的嗓音低沉。 说完就挂了电话而就在他回头的时候却现本来应该在沙上熟睡的宝儿竟然坐在沙上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 “叔叔你在跟谁说话?”宝儿的声音有些颤抖身子也抑制不住的颤抖从金飞的话里是妈妈的病有救了吗? 他现在还是叫金飞叔叔因为爸爸跟妈妈都没有要求自己叫他爸爸可是宝儿心里却一点都不伤心他知道自己这个爸爸跟一般人不一样其实叫叔叔跟叫爸爸并没有什么区别他总是自己的爸爸不是吗?六岁的宝儿思想早已经像是一个大人成熟。 “宝儿你想妈妈的病快点好起来吗?”金飞宠溺的摸着宝儿的头顶温柔地问道。 “恩。”小男孩坚定的点头。忽然一直都很坚强的宝儿一下子就扑到了金飞的怀里身子竟然控制不住的颤抖着压抑哭起来:“爸爸我要妈妈活着我要妈妈活着……”六 六岁的孩子毕竟还是一个孩子不管他多么的安静跟别的孩子有什么不同可是他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多日来强壮的勇敢跟坚强在这一瞬间完全褪去哭的副天黑地。 金飞的手轻轻在他身上摸着眼睛却一脸安静地看着不知何时已经占在卧室门口的东方玉身穿的紫色睡衣的东方玉像是午夜中盛开的优昙花端庄而妖艳她站在门口看着金飞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