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你想念妈妈吗? - 我的美女上司

第311章你想念妈妈吗?

就在刘星还因为那个叫什么星儿的大男人会喜欢鲜花的事情烦恼的时候。 东方宝儿却一下子懵了年仅五岁半的小男孩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火车站门口看着身边行色匆匆经过的人群却没有一个认识的。 昨天那个自己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叔叔把自己带上了火车一路上宝儿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问虽然那个叔叔很是有些让人心里颤明显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可是他对自己却实在不错一路上给自己买了很多好吃好玩的东西只是他的话很少大多的时候都是眼神阴霾地看着四周像是生怕会遇见仇人一样。 而就在刚才宝儿跟着他自己说教残狼的叔叔走出广州火车站奇迹般的就失去了那个残狼叔叔的身影像是幽灵一样。宝儿明明看见他就在眼前的他还一直都拉着自己的手的可是就这么奇怪的消失了。 宝儿顿时觉得有些恐惧只有六岁不到的小男孩在一个陌生的环境身边都是陌生的人群来去匆匆他怎么能不害怕毕竟他还是孩子。 “宝儿害怕了吗?”一个温纯的声音从身后传开宝儿几乎是下意识的听见这个声音他的心里忽然就安静了下来。 “叔叔?”东方宝儿连头都没有回就猜出了说话人的身份他扭头的时候果然看见那个曾经两次跟自己说话的叔叔站在自己身边对着自己温暖的笑着。 “叔叔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怎么你的眼神这么伤感?”东方宝儿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看着金飞一脸的迷惑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虽然眼前这个叔叔确实是在笑可是他就的能清楚的感觉到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他眼神里面的伤感以及身上弥散出来的浓重的悲伤。这个时候东方宝儿已经忘记了自己刚刚还因为自己一个人而害怕他完全把心都放在了面前这个叔叔身上。 “你能看出我不开心?”金飞稍微的愣了一下他隐藏的很好没想到竟然被宝儿感觉了出来。 “恩我能感觉到叔叔的心里很难过好像也很愧疚。”东方宝儿认真地看着金飞声音有些稚嫩可是却很认真。 “叔叔想带你去一个地方你想起去吗?”金飞苦笑一下尽量隐藏着自己的悲伤小玉就要离开自己了他又怎么能开心的起来? 前天晚上他离开了青龙直接回到了广州路上就给在广州的巅峰残狠电话让他尽快吧宝儿接来广州不过却绝对不能吓到宝儿。 他已经接到了箫菲菲的短信虽然东方玉已经严重的要求跟请求箫菲菲不能把他生病的事告诉别人。 可是箫菲菲毕竟已经是一个成年的女人她能看的出东方玉的心里想的是什么也知道东方玉这么做的日的可是她却不能真正的按照她对的要求去做。那样的话不仅是金飞不会原谅自己就是她自己也不会原谅她自己。 所以他还的偷偷的把东方玉的病情告诉了金飞只是告诉金飞这件事先不要告诉别人。那正是金飞赶往燕子矶的时候也是他为什么从燕子矶上下来就又迅离开的原因。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东方玉更加重要。 去见小玉他当然要先来这里带走宝儿。 “阿姨告诉宝儿不能轻易相信别人。”东方宝儿认真地说道。 “你觉得叔叔是坏人吗?叔叔会害你吗?”金飞苦笑他现在还不能说出自己的身份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来。 “可是刘月阿姨告诉过宝儿她说叔叔你是好人以后要宝儿见了叔叔不能惹你生气呢”宝儿点头接着又皱眉道:“可是宝儿现在已经离开了一天阿姨们都不知道我怕她们现在会很担心。 “不用了相信叔叔叔叔一定会告诉他们的。”金飞忍住自己流出的眼泪伸手抱起宝儿的身子便向着远处走去边说。 就在金飞带着东方宝儿离开栅栏钻进了一辆出租车的同时火车站不远处的一个柱子后面转出一个眼神阴霾的男人正是接宝儿来这里的巅峰残狼看着远去的的出租车他迅的转身又钻进了火车站。 他的任务就是把小主人接来见主人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他要赶紧回去在厦门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还有更加需要他保护的人。 出租车里东方宝儿安静的坐在金飞身边他抬头看着身边这个刘月阿姨说是好人的叔叔忍了一会还是问道:“叔叔那个残狠叔叔是您叫去接我的人吧?我出了火车站就不见他了呢?真奇怪一个大活人就那么奇怪的消失了哦。” “是啊是我叫他去接你的。”金飞微笑着抚摸着宝儿的额头:“他没有吓到你吧?” “没有残狼叔叔对宝儿很好呢呵呵!”东方宝儿很开心的一笑又问道:“叔叔你这么远把宝儿接来要去什么地方做什么呢?” 金飞没有马上说话只是轻轻的摸着宝儿的头顶过了好长时间他才轻轻地道:“宝儿你心里想念你的妈妈吗?” “妈妈?”东方宝儿愣住了长这么大他都在幻想着自己的妈妈抱抱自己可是却只能在梦里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安静的原因之一。身边的兄弟姐妹很多每一个阿姨都很疼爱自己可是他却知道她们这些兄弟姐妹都没有爸爸可是别人都有自己的妈妈只有自己跟妹妹没有妈妈。 他曾经很多次去问阿姨们可是她们只是对自己说妈妈在做很重要的事爸爸是一个大英雄现在没有时间不过很快就会回来的。 妈妈这个称呼是多么的亲密可是在宝儿的心里却又显得那么的陌生从他记忆的时候开始他就没有机会叫一声妈妈或者是叫一声爸爸。 “叔叔你这次接我来这里是要去见妈妈吗?你认识宝儿的妈妈?”东方宝儿一下激动起来再也没有了先前那种安静的神色。 这样的宝儿让金飞心里一阵酸他忽然就现自己对别人的亏欠实在是太多了多的已经不能负担下去尤其是宝儿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就离开的妈妈而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是的我现在就带你去见妈妈妈妈很想你她让我去接你的。”金飞颜色沉痛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