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我是流氓 - 我的美女上司

003我是流氓

金飞站着,脑袋快贴到自己胸腔,看着自己的脚尖,只差脑门写四个字:我是流氓。 面前,领着金飞进来的那个女人,双阳瞪得溜圆,瞪视金飞,胸口急剧起伏着,像是斗牛场的斗牛,一张白嫩小脸早已经涨得通红,呼吸急促,随时都有张牙舞爪扑上来的可能。 “金飞,你刚刚在洗手间到底看见安姐什么了啊?”叫香香女孩,小声对着金飞问道。刚说完被安姐一个冷眼给瞪了回去,吓得躲在人群后面去了。 对峙,足足对峙了几分钟,安姐一句话都没说,反而是金飞抬起头来,他实在的有点郁闷了,自己确实什么也没看见啊! “说,你这色狼为什么要去女洗手间,你想做什么?你到底想什么?”安姐濒临爆边缘了,身边的两个同事连忙一左一右站在她身边,害怕这安姐真桌出点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来。 “可是我却似什么都没看见啊?”金飞很无辜的眨巴一下眼睛。“再说,难道我看见了什么就要对你负责?这都二十一世纪了,那一套早过时了。再说了,我可是已经有老婆的人了。” “你,金飞你——” 安姐暴怒,张牙舞爪,哪里还管什么淑女形象,向着金飞扑了上来,被身边两个同时死死的抱住,同时对着金飞喊:“金飞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走,今天部长不在,没人记你矿工的。” 还有什么比这更好听的话,看了看那两个抱着狂暴安姐的女人,又看了身边不断对自己挤眼的女人们,金飞摇摇头,大步向着外面走去,临出门他站住,回头看了看都对自己看的女人们:“你们可得给我作证,我可是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再说,就她那跟搓衣板媲美的身板我还看不上,我要想看还不如直接去夜总会找个小姐脱光了看呢。”说完扬长而去,只听见里面传来安姐的咆哮:“金飞,你等着,我跟你没完!” 没完?什么叫没完? 金飞嗤的笑了一声,直接点上香烟,也不管这里是不是禁止吸烟,踏进电梯下楼而去,第一天上班就在这种场合中下班了。娘的,想想也真是让人不敢相信。 现在金飞好好一想,也终于知道症结的所在。策划部里全是女人,所以根本就没有男士洗手间,两个洗手间都是女人的。难道还要专门给客人准备一个男人洗手间?这“蓝天大厦”里洗手间多的是,可以去别的地方,最不行去别的楼层,没理由非得在策划部方便吧?难道你想在众多女人面前摆弄你的小有多强大? 安姐生气不生气跟他没关系,金飞心里在乎的只是自己什么时候能够接近刘月,把自己老婆搞回家才是最正经的事,其余的都是扯淡,他现在也没那个心情。 百无聊赖,又不想回去面对苗圃那腻死人的小妮子,恰好路过一个迪厅,金飞想也没想,把车子停下,钻了进去,身上是没什么钱,可也没谁说进迪厅就得交钱。 中午的迪厅里人并不很多,又是上班时间,点了一杯冰水,金飞坐在吧台边,四处无聊的看着,在那些伸进了女人胸罩内的男人手上看看,在那些迷离灯光下时尚女人的裹着丝袜的性感美腿上看看,打时间。 忽然,迪厅里一声惊天动力的音乐,随着这一声的落下,偌大的迪厅马上安静下来,光鲜更暗了,人们都迅的向着里面赶去,似乎有什么热闹的事。 金飞也无聊的跟了过去。 迪厅靠里有一个两米来高的台子,上面闪烁着炫彩诱惑的霓虹,五彩缤纷,花花绿绿,飞快犹如闪电一样的闪烁起来,完全把高台装饰成了一处迷幻的人间仙境,照射着上面五个根直通屋顶的钢管,霓虹照射在上面,映射出更炫彩的光芒来。 艳舞?金飞的眉头一皱,以前在花玉楼的时候没少见这种东西,不由得有点兴趣缺缺,可是现在又实在无事可做,于是也没离开就那么看着,总比自己干坐着强。 五个穿着很另类的长女孩走上了高台,运动服、比基尼女装都有,到了这里,你就是也不过分。 但是吸引金飞的是一个穿着宽大的睡袍的女孩,她的头长长,有些微微凌乱,却更加散出一种诱惑人心的姿态,像是刚刚从床上承受了一个男人的蹂躏的幼兽。 一双显得很幽怨的眼波自乱中射出来,看在人的脸上,说不出的凄婉哀怨。 睡袍下裸露出一双白嫩的小腿,在霓虹下不断变换着颜色,五个女孩都赤着小脚站在那里,似乎并不知道地板是冰凉的。 好一个会抓住人心里缺点的女人!金飞对这个穿睡袍的女孩暗中竖起大拇指。但凡是来酒吧或者迪厅来的人,说白了都不是什么好人,或者是心里有极大的压力,来这里就是要缓解压力的。 用一句简单的话说,来这里的人心里都不健康,至少,在来这里的时候他们是不健康的。不健康的男人最喜欢就是那种刺激,而,不管你是谁,只要你能吸引住他们的目光,调动他们的心弦,你就是胜利的。 来这里的客人就是鱼,现在站在高台上的女孩们就是鱼饵,只看谁能吸引的鱼更加多。 “咚!” 一声震天音乐,金飞吓了一跳,高台上五个女孩几乎是同一时间开始了动作,她们的动作凌乱,可是在这样的昏暗光线里,却更有一种动人心魄的魅力。眼前,钢管成了她们全部的天地,曼妙的躯体,水蛇一样的纤腰围绕钢管做着各种撩人跟困难的动作。 震天的音乐带着若有若无的靡靡之音开始充斥空间,高台上的五个女孩逐渐开放起来,动作也越的妩媚撩人,一个一个眼神,带着电波瞟向了台下那些看着她们的男人们。 金飞听见,自己身边站着的几个男人已经有的人开始喘息,而且越来越急促。 金飞不像他们这么无能,但是他也深深被那个穿着睡袍的女孩吸引住,他实在想不出来会有这么一个跳艳舞的舞娘,她从不笑,脸上神色从不变化,别的女人都在对着台下抛媚眼的时候,她只有一种让人心碎的哀怨、只有一种让人揪心的疼。 她身上的宽大睡袍早已经落了下来,不知道被台下的哪一个臭男人抢走,女孩里面只穿着很紧身的短衣,粉嫩修长长腿,白玉一样的脸蛋,一绺漆黑如墨的蜷曲长含在嘴里,娇小、粉嫩的小舌轻轻舔舐了一下,却勾引了所有人的征服,让人恨不得亲口去感受一下那滑润小舌的味道。 此时女孩的眼神正在金飞的身上掠过,金飞就觉得自己的心里一疼,分明看见了女孩眼里的凄苦跟一丝轻蔑眼神,一闪即逝。 高台上白影飘飞,肉香浮动,金飞却没有再看下去的心情,女孩刚刚那一抹轻蔑让金飞心里很是鄙视自己。是的,来这里的人是都应该被鄙视的。 转身离开的金飞并没有看见女孩在最后的一抹惊讶,分明,那眼光也是落在他的身上,似乎,女孩怎么都不会想到一个男人会在这个时候离开? 继续坐在吧台边,音乐又继续了一会就停了下来。最惊艳的镜头永远是短暂的,可是镜头可以再重来的,所以,看风景的没有人后悔,也没有抱怨。 金飞看见那女孩手里抓着贴身的小衣手忙脚乱的穿在只有三点式的身上,抓着睡袍随着自己的姐妹们就往台下跑。 而此时一个迪厅经理一样的人走上去,拉住了那个女孩,说了什么,女孩用力的摇头,接着那经理似乎很生气。金飞就看见,女孩最后很委屈的答应。她迅的穿好了睡袍,随着经理来到边缘一个坐着几个男人的酒桌面前。

上一篇   002脂粉阵的尴尬

下一篇   004古老的桥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