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麦姬 - 我的美女上司

第289章麦姬

刘月没有反抗乖乖的跟着面前五个鬼魅出现的黑衣人离开了别墅她不知道他们将会把自己带去什么地方可是她没有选择。别墅内现在并没有厉害的高手就算是有既然面前五个人能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面前她也已经想到绝对阻止不了带自己离开。 她走的潇洒因为不想牵连到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五个黑衣人并没有带刘月去见自己的主人而是直接带着她上了汽车一溜烟离开外滩别墅群。别墅内安静沉睡的孩子可怜都不知道自己最敬重的阿姨跟妈妈已经被狭持甚至会有危险。别墅里没有一个人知道刘月已经出事了。 不远处的小山顶艳丽绝伦的女人衣衫不整的坐在草地上凌乱的草地上还有两个刚刚动乱留下的痕迹轻轻扶了一下自己杂乱的鬓角女人轻轻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冷静站在面前望着不远处山路的颓废男人轻轻一笑:“你在看什么?” “你的人似乎很听你的话他们只带走了刘月一个人。”男人点头很自然的从地上找回了自己的香烟摸出了一支点上眼神有一些欣慰的意思。 “你是知道我不会对你隐瞒什么的。”女人轻笑站起身看着男人眼神里有一些得意也有一些复杂的犹豫。她现在已经完全掌握了大局为什么还要这么犹豫是因为面前这个男人吗?她犹豫的又是什么? 没有人知道甚至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她只知道在这个男人面前她已经悄悄改变了许多自己以前的计办难道是因为这个男人的优秀吗?可是他明明都不是自己的对手如果不然又怎么会被自己轻易抓来?可不是因为这个?那又是为了什么? 女人用力的摇摇头站起身轻轻走到男人身边将自己整个身体都轻轻的趴在男人后背上感受着这个男人那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嘴里柔柔是问道:“你这么皱眉可是还有什么不放心你是不相信我的话吗?”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你的手下。” 男人的话音没落身子已经利剑一样的飞出去目标直奔向不远处的别墅正是刘月被抓走的地方远远的声音传来:“我必须要亲自检查一下。” 看着男人的背影风驰电掣眨眼就模糊看不清楚的消失在别墅群女人自嘲的苦笑了一声嘴里喃喃自语:“原来这五年来你一直都不相信我难道你没有现为了你我已经改变了许多决定吗。” 语气幽怨中带着一丝的无奈这一丝笼罩在身上的幽怨气息更使得幽幽伫立在黑夜中的她有一种风华绝代的姿容淡淡的夜风吹来已经有些凉了的山风将她身上的裙子吹起露出身上那一块一块淡淡的红斑那是刚刚在跟男人漏点的时候留下的印记白皙的肌肤上看起来十分的明显微微映射的光泽显得有些充满了粉讽刺。 它在讽刺什么? 山坡下在外滩别墅的方向一道人影逐渐的清晰迅的向着山顶奔来悄无声息只是一眨眼就来到了女人面前。 正是刚刚离开的男人他不是别人正是五年前悄然失踪的山鸡。 五年前他就被眼前这个变态的女人轻易的抓到也不是没有想过要逃走可是他深深知道面前这个女人的强大跟变态想走也没有机会。 五年来他一直都跟在女人身边山鸡也很奇怪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目的如果是自己这些人的敌人又为什么不杀死自己她留下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五年来的时间里他跟面前这个女人生了许多事她身体的美妙无论什么样的男人都能拒绝早在四年多前他就已经跟女人生了最原始的男女关系。她的身体的美妙有的时候也会让山鸡趁乱除了在面对自己兄弟感情的时候他总是会在第一时间回复清醒的感觉。 五年的时间里女人带着他全世界四处飞来飞去他也并不清楚这个女人到底在做什么可是他却知道这个女人跟自己的老大金飞一些说不清楚的嫌隙。 只是在三年前女人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对山鸡说自己绝对不会做隐瞒他的事而自从她说了这句话以来确实不管做什么事都让山鸡清楚知道。 比如这次女人带着几个手下来这里捉拿走刘月她也在事先就告诉了山鸡。 山鸡不是不想阻止只是他知道就算自己想阻止也没有这个能力。 不说身边这个武功诡异到变态的女人就是下山的那五个黑衣人里面四个黑衣人还好说可是那个为的人他就打不过。 自己也是从特种军区里训练出来的很变态的人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会有这么没用的一天第一次在这个女人面前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无力。 当以前一个可以在大街上横着走的人忽然现面前随便一个人都比自己牛逼的时候大概就是山鸡现在的心情深深的无力感。 “怎么样?有什么不放心的吗?”女人娇笑嫣然在山鸡面前这个女人总是笑的很甜蜜山鸡并不知道这个叫做麦姬的女人只有在他面前才会笑的这么无所估计这么娇艳的要人心跳《》跟随她的那些手下都清楚知道自己这个美丽主人的性格笑对于她来说似乎就是一件奢侈的东西想求都求不到。 山鸡当然不知道这些他听见麦姬的话只是微微的点点头:“他们很听你的话只是抓走了刘月一个人并没有伤害其余的人。 “如果他们被人现做了伤害人的事呢?”麦姬轻笑伸手拉起山鸡的大手俩人慢悠悠的向着小山后面走去。山鸡只是自然的跟着她的脚步离开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没有谁现这两个在夜色中走在山间的男女从背影看来是那么的相得益彰就像是上天造就的最配合的一对。 “如果真是那样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山鸡的话坚定不容置疑的肯定。 麦姬微微一笑似乎早就想到山鸡会这么回答她又问道:“那如果是我偷偷下了命令让他们伤害里面的别的人呢?” 山鸡愣了一下扭头看了一眼这个相伴了五年的女人几乎是想也没想的摇头:“你不会。” “那如果会呢?”麦姬的心里因为山鸡的一句话忽然有些异样的感觉可还是娇笑地问道。 “如果是?”山鸡稍微犹豫了一下斩钉截铁地说道:“如果你这么做我一定会杀了你除非你先杀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