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沈家有男名沧海 - 我的美女上司

第278章沈家有男名沧海

一个人的心里到底隐藏着什么?没有谁知道就算是他们自己也许不知道自己想的到底是什么?这就是人性就是这个肮脏的社会上的黑幕。 雨丝还在稀稀拉拉的掉个不停金飞就站在雨中身后就在生身母亲居住的别墅他也现在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情绪波动。 但是他一点都不后悔因为她的任性让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漂泊了二十几年如果不是遇上大哥跟父亲他也许早已经饿死在街头哪里还会享受现在的幸福生活。 李嫣然有些茫然的站在门里看着外面这个沉郁的男人她自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女人之一可是即使如此现在她也看不出金飞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想起刚刚在里面姑姑那心碎欲绝的样子姑姑并没有哭甚至在金飞离开的时候她都么有说出一句挽留的话可是李嫣然却清楚现在姑姑的心里已经万念俱灰。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眼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站在自己面前却不承认来的痛苦李嫣然相信姑姑现在一定难过的想死。可是她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跟着金飞走出了房间。 如今看着面前这个表情冷静眼神更加冷静的男人心里觉得这个男人是那么的陌生跟自己以前想象的似乎完全变了样。 她没有责怪金飞不止是金飞换做任何一个人遇见这样的情况也许会反映会更加大李嫣然现在的心里只是在想一个问题。在这五年的时间里金飞的身上到底生了什么?她干确信如果不是这五年的经历他绝对不会那么无情的说出那么无情的话。 她的心里只是惊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让一个那么多愁善感的男人变得这么冷酷无情? 雨丝不大可是头开始变得湿漉漉就在此时金飞察觉雨丝消失了他奇怪的回头就见到李嫣然一脸安静的站在自己身边手里撑着那把给制了江南烟雨的油纸伞眼睛并没有看着金飞而是看着金飞的前面嘴里悠悠地说道:“下面你想去哪里?” “厦门。”淡淡的声音可是李嫣然却听出了金飞说出这句话时候声音的那一丝隐藏不住的伤痛跟难过。 为什么?又是为了什么? 厦门郊外公墓两个青年的男女手里拎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着鲜花跟一个篮子从汽车上下来缓缓地走到一块墓碑前站定。俩人正是金飞跟陪伴着他的李嫣然李嫣然已经决定今后不管生什么她都一定会陪在金飞身边。 金飞心里虽然并不知道李嫣然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看着李嫣然一直都跟在自己身边他也没有多问。 厦门的今天没有下雨只是天空却也不是风和日丽有一些淡淡的黑云飘飘的这样的天空看起来有些压抑的感觉。 墓碑上没有名字只是一篇空白金飞又看了看靠近这个墓碑的另外一块空白墓碑也许别的人看见这样的墓碑会很奇怪既然是墓碑为什么不写上名字?可是金飞一点都不奇怪他比谁都清楚做这个墓碑的人心里想的什么。在没有找到杀害他们的人之前他们宁愿做一辈子的无名人。 可是此时金飞却看见另外一块墓碑的面前已经站着一个人一个老人慈祥的脸庞却有着最让人凛然的内在气质。 直到此时金飞想起自己开车上来的时候看见公墓外的那辆军用轿车还有那四个虽然穿着便衣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是军区特种兵的壮男。 而金飞只是看了一眼这个老人眼睛忽然湿润看见老人也向着自己看来他几乎是哽咽的叫了一声:“爸您怎么来这里了? “金飞?”老人愣了一下随即面色一暗看着这个曾经自己最喜欢的年轻人慢慢走了过来金飞连忙迎接了国去李嫣然看着两个男人的表情都有说不出的激动不由得有些奇怪起来。 传说中江南有一个沈家富贵荣华有一男丁名沧海可是此男不喜欢上也独自离家出走投奔革命事业干出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事业。 “爸爸我还没找到山鸡对不起。”金飞咕咚一声跪在沈沧海面前愧疚而自责地说道眼泪哗哗的流。他本来是想先在这里看望自己死去的兄弟血脸儿跟狗子然后就找机会去军区看望一下这个让自己亏欠太多的老人可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巧合在这里就遇见。 “你不用自责也许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我已经失去过一次失去第二次又有什么至少我现在还有你。”沈沧海微微一笑脸上却是没有什么过多的伤痛。 金飞听了这话更加难受:“是我不对不过爸爸你放心我知道山鸡一定还没死我有这个感觉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把他找回来见你。” “恩我相信你我也相信他还活着。”老人点点头拉起了跪在自己面前的金飞这时才抬头看了看跟在金飞身后的李嫣然:“这位小姐是?” “叔叔您好我叫李嫣然是金飞的朋友这次是陪他来这里看看他的兄弟。”李嫣然巧笑了一下点头问好。 沈沧海看着李嫣然笑起来那倾城绝色的容颜心理微微叹口气眼神有些复杂地看了金飞一眼他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个最骄傲的兵到底有什么能耐怎么就有这么好的挑花运? 想到这里他淡淡的问了一句:“你消失了五年这五年的时间你去了哪里?” “我去了一个特殊的地方一个叫做魔鬼岛的地方最近才刚刚回来。”金飞静静地说看着这个最尊敬的老长:“其中有些事情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等有时间我一定会好好跟爸您交代的。 点点头道:“既然回来了你可回家了吗?你知道不知道现在小玉就在我的军区里面如果有时间你去劝劝她我的话他也不听我想只有你去了……”“ “等过一段时间吧。”金飞打断老人的话扭头看了一眼身边两座没有名字的墓碑嘴角冷冷笑了一下:“现在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在完成这些事之前我找不出多余的时间既然我没有时间陪她就让小玉在您那里待一段时间吧也许这样会更安全。” “……”沈沧海看着金飞微微的愣了一下他也没有想到金飞会这样说更没有想到金飞的眼神如此的寒冷让他如此的陌生这五年的时间他竟然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