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女人莫凭栏,人比黄花瘦 - 我的美女上司

第270章女人莫凭栏,人比黄花瘦

厦门一个喧嚣的酒吧。 纷舞妖姬永远都是这样的热闹自从经历了上次穆家穆佟的打击而没有倒闭愈变得人热闹起来。 刘月把穆家的碧波海滩在跟唐佳佳商量了一下之后直接如数还给了穆佟希望两家能够从此和平相处可是穆佟却将就把关门从此消失。 刘月一身丝质吊带长裙趴在纷舞妖姬的五楼栏杆上看着下面那些随着音乐用力扭动的身体这些都是一些年轻的人呵。每当这个时候她的心里就有一些恍惚觉自己竟然是真的老了。 金飞还是没有回来难道他真的死了吗?一年前的那一次惊喜最终随着时间消逝金飞的查无人影而破灭。 可是她还在等不止是她跟在她身边的姐妹也许以前有心里隔阂可是此时却异常的团结。 现在厦门的形势已经到了最坏的时候可是刘月跟自己的姐妹们还是没有放弃他们相信在暗中自己最深爱的男人一定在深刻地看着自己既然他不在这里那么就让自己这帮姐妹来承担起这一片天空吧! 等那个男人回来的时候看到这一切的时候会开心一笑她们便知足了。 一个女人有时候她们的心里想要的东西其实很简单只是你没能走进她的心里仅此而已。 一楼的大厅里靠近门口一个酒吧门口的吧台上有一个身穿白色短膝职业装的较小女人嘴角微微翘起明明是很正经的工作装可是穿在这个女人身上却无处不散出一种撩人的媚态。 似乎察觉到头顶上看来的目光张媚儿抬头浅笑吟吟的对着上面的刘月举了举酒杯然而在身边服务生的注视下一口喝干了手里的红酒。 本就异常白嫩的脸颊顿时如镀了一层胭脂般的罪人红润。看的身边一直都偷偷注视她的服务生一阵的失神可是又有谁能够读得懂她那潇洒动作下的苦涩? ………… 上海一个安静的小院干净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嘴角轻笑的角色丽人身上那一种淡淡的冷漠让人不敢冷漠可是她的嘴角却是始终都带着微笑。 站在她面前的一个更加年轻的女孩有些诧异她不明白这个女人现在为什么会忽然的笑了要知道在这五年里女人可是很少会笑的。她哭的次数绝对比她笑的次数多了不知多少倍。 “阿姨你在笑什么?”女孩坐下扭头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女人。 绝色丽人扭头看了看身边坐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女孩已经不能说是女孩应该说的女人了虽然她的穿着很普通可是天生微微卷曲的波浪长披散在脑后配上那张不论在什么地方都会让人不能忘怀的脸蛋。竟然是妖艳的很比身边绝色丽人还多出一种说不出自骨子里的魅惑。 人说天生尤物说的就是女孩这样的吧? “程茵五年过去了你想念你那个无良的爸爸吗?” 女孩身子猛然站起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一脸兴奋地看着绝色丽人:“林阿姨你是说爸爸回来了?” 脸上眼睛里身上绽放的笑容无一处不说明这个女孩此时的兴奋神情跟心理她眨巴着美丽绝伦的大眼睛充满希翼地看着绝色丽人林阿姨。 谁知绝色丽人轻轻的摇头并不理会妖艳女孩的失望她抬起头看着天空中醉人的红霞嘴角再次浮现一个迷人的轻笑嘴里轻轻道:“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哪里可是我感觉到他就快回来了。” 就快回来了。 女人喃喃自语那嘴角浮起的笑容是那么的迷人是那么的陶醉…… ………… “如果我说你就是再这么辛苦训练下去也不会变的多厉害你还会这么刻苦的训练吗?” 一个宽大的跆拳道场两个身穿白色跆拳道服的女人对面而立一个娇小温柔一个脸色绯红脸上带着不断掉落的汗滴可是缺倔强的依旧不肯停下。 有些副暗的灯光下身材高挑的女孩身子猛地又窜了出去他练得竟然不是跆拳道而是一种别人很少见到的武术一种经过了专门改造过的擒拿。 “呼——” 终于高挑女孩经受不住这么残酷的训练身子软软的掉在地上抱着膝盖跪在地上把头深深的藏在双腿间抑制不住的哭了起来 声音不大可是从女孩那不断剧烈耸动的肩膀可以清楚的看出现在的心情是多么的难过。 “大叔死了大叔一定是死不然他为什么一直都不会来看我小贤姐姐你跟我说实话大叔是不是已经真的死了?他五年前就死了?” 女孩抬起头看着面前娇小温柔女人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看着这个伤心难过到极点的女孩朴淑娴嘴角哽咽了一下可是却说不出话来。 ………… 四川幽禅山上巨石下一个孤零零的人影站在那里眼神望眼欲穿地看着山下小路左边一只袖子空荡荡的飘来飘去。 “金飞我已经等了你五年难道你还要让我再等你五年吗? 女孩悠悠的低语眼泪滑下夜色中如同珍珠一样璀璨。 ………… 上海一栋摩天大厦的楼顶两个人影站在上面低头看着下面川流的车灯。 “五年过去了他也终于要回来了?”语音淡淡的煤油丝毫表情一个倾城绝色的女人白衣长说完话的她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背后安静如五年前的颓废气息男人:“你知道了这些现在心情是不是很激动。” “……”男人没说话五年来他已经学会了沉默。 女人咯咯一笑:“你终于变得成熟了不再像是五年前那样激动了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哼。”女人的话只换来男人的一声低哼然而此时他忽然现了一幕自己五年都不曾察觉的情形。 女人在咯咯轻笑的时候区眼睛被灯光照射下竟然出现了一抹奇怪的湛蓝色像是世界上最晶莹剔透的蓝宝石一样璀璨夺目。 男人几乎是下意识的惊呼道:“你是混血儿?” “咯咯——” 白衣女人转回头又是清脆的笑了起来嘴里道:“原来五年你才现我是混血儿吗?” “……”男人无语。 女人此时却低低的喃喃了一句:“一消失就是五年不知道他怎么就会这么狠心。女人莫凭栏人比黄花瘦。难道他不记得这句话了吗?” 我的美女上司第七卷:棋局

下一篇   第271章男人的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