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血乱东京 - 我的美女上司

第268章血乱东京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知不知道你拦住的是什么人?哼!” 黑衣保镖脸上带着狂妄的蛮横竟然有人敢在这里拦阻新主人不知道面前人的是不是真是傻了。 东京夏夜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就在前几天老主人才宣布了新主人的上位目前身边这个青年已经不是少主而成了真正的主人。没想到竟然会碰上这样的事被三个奇怪的黑衣青年拦住了去路山本忠义觉得现在正在自己好好在新主人面前表现的机会。 “下野轩桎?”为青年淡淡地问眼睛看着被几个保镖拦阻在身后的那个俊美青年同样的东方面孔只是眼窝有些深陷日本的面孔与神秘的中国还是有些不同的。 此时这个青年身子斜斜靠在自己的豪华轿车上嘴角带着一丝轻蔑的笑意今天这样的事他早就预料到就在爷爷宣布自己是夏夜家族顺位上位的时候他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虽然是日本一个古老的大家族可是也有平常人的勾心斗角这就是一个家族的悲哀跟无可奈何。 尤其是自己那个奇怪消失的哥哥呵呵他怎么会这么甘心让自己登位? 可是下野轩轻却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全自己带着的这几个保镖可不是那些普通的家伙这几个人都是自己专门收容的几个退伍特种兵一般的人根本就伤害不了自己。就算是自己这几个保镖不能保护自己他也不担心因为他自己也不是什么花花公子身为一个顺位继承人总是要做好一切应有的准备可以花心可以勾心斗角却绝对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做玩笑。 他本身就是甲贺流的高忍另外只要是他出现的地方暗中就会有几个甲贺流的高级忍着保护自己。因为自己和旺苍云有一个秘密的约定旺苍云又怎么会眼睁睁看着自己这么简单死去不然几年前旺苍云也不会把他的孙女派遣在自己身边随身保护自己只是可惜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所以现在不管是什么人想要对自己不利先就是要先过了甲贺流这一关。 而这个世界上到底有什么人能够轻易过的了这一关? 掰掰脚趾头都能数地出来下野轩轻又怎么会担心自己的安全。 之所以冷笑只是他觉得面前这三个小流氓实在有够幼稚惹来了杀身之祸却不知道? “主人的称谓岂是你们这些小流氓能叫的?”山本忠义上前一步指着面前说话青年大声呵斥。 为了在新主人面前留下一个好的印象山本忠义有些暴怒已经随时准备冲上去好好教训这三个流氓了。 然而他还没有动作面前为的黑衣人却淡然的点点头:“那便是了。” 话音未落三个黑衣青年的身子就像是一团黑雾的消失在原地三柄包裹着黑雾的镰刀毫无征兆的出现。 山本忠义连吃惊的表情都没有来得及出现脑袋已经咕噜噜掉在地上在他身边的五个保嫖哥们也跟他一个下场。 六个退伍的特种兵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机会脑袋已经掉在地上 死不瞑目。 人的动作怎么可以这么快? 下野轩桎的眼睛微微一跳他终于意识到了眼前这三个青年的不简单就在他觉不对劲的时候三个黑影已经迅地扑向自己在黑夜中的霓虹下三个人的身影根本已经看不出是人只有三道残影出现在面前。 下野轩轻连忙的闪开身为甲贺流的上忍虽然他平时并不像是其他那些忍着一样刻苦的训练却也绝对有相当的实力。 然而他的身子才刚刚闪开这致命一击却现自己已经处于了三个青年包围圈中。 “是谁要对我下手?”下野轩桎的心里忽然出现了一阵惶恐因为现在这个时候暗中保护自己的那些特忍应该出现保护才对可是四周却静悄悄的。聪明的下野轩桎马上察觉了不同寻常的危险气息眼神警惕地看着为说话的那个黑衣青年。 ……黑衣青年没有谁说话这个时候谁也不会回答他的问题。 下野轩轻忽然觉得自己呀的问话很幼稚对方又怎么会回答自己的问题。 而这个时候从四面的黑暗中四个同样身穿黑衣的黑衣幽灵一样的出现坚硬冰冷的面孔刀锋一样的眼神每个人的手里拎着一个圆圆的东西。 带血的头颅…… 下野轩轻的脸色瞬间苍白他看出这正是在暗中保护自己的四个特忍没想到竟然已经身异处“一种自内心的惊恐让他有些呆滞。 他何时受到过这样的惊吓何时有过这样的恐惧一种死亡的气息让他的心里充满了自心底最深处的恐惧。 是谁? 到底是谁? 是谁要对自己下杀手? 谁又能找到这样厉害的杀手来对付自己? 蓦然他想起了那个消失了几年都不见踪影的哥哥……下野大桑”他给了你们多少钱我可以加倍的给你们只要你们这次放过我。“ 下野轩桎忽然微微的笑了下他相信自己那个可爱的哥哥绝对不会有这么强大的手下既然是花钱雇佣来的杀手那自己怎么不可以多出点钱呢? 这个时候有什么比活下去更能有诱惑力? 然而他的话呀说完对方忽然出几声冷笑先前为那个青年嘴里淡淡的冷笑:“我们只要你的命钱有个屁用。” 随着说话青年已经闪电一样向着下野轩桎扑来手里的镰刀挥舞出一团黑雾带着一种诡异而死亡的气息瞬间就笼罩了下野轩桎的身形。 下野轩桎面如死灰心里也绝望了因为他清楚自己就算是忍术再高在这七个诡异的青年面前也根本不管用。 忍术再高也是一种障眼法面对逼自己还要强的对手根本没有任何效果。 青衣的动作虽快可是还有人比他更快。 一个妖娆身影如同一道幽灵诡异的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当青衣的身子出现在下野轩轻面前时他的脖子上已经多了一柄镰刀。 漆黑如墨的镰刀没有丝毫的光泽…… 下野轩桎心如冷冰他知道今天就是自己的末日清晰能感觉到那冰冷镰刀一点点害破自己肌肤时候的冰凉跟疼痛。 远处两个施施然出现的人影让下野轩轻的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出现的一个金青年临死前嘴里艰难地说了一句:“果然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