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女人是男人的毒药 - 我的美女上司

第260章女人是男人的毒药

金飞抬起头悠悠的叹口气抬头看着天空此时竟然又下起了小雨凉丝丝的雨点拍打在脸上让金飞的心里也多出了说不出的千愁万绪。 是的是惆怅的感觉。 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呢? 低头看了看自己那依旧修长却显得异常肮脏的双手嘴里喃喃自语:“小玉我现在的双手已经不再干净你还会接受我吗? 战叔听见金飞的话默不作声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记得一个什么说过一个什么名言里面似乎有这样一句话: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男人一种是女人上天把这两种神奇的动物结合在一起于是就有了世界如果缺少了男人那么世界将不会存在可是没有了女人男人也活不下去。 男人跟女人之间的关系其实除了在做爱时候那三秒的感觉是真的其余的什么都是假的都是虚假的做作演戏。 虽然这些话有些偏激可是却很现实现实就是这么一个样子。 女人是男人生存跟奋斗下去的动力没哟了女人男人也许还能活着可是却绝对不会活的这么有漏点。 都说男人是女人的毒药一沾染就不容易放弃可是谁知道女人也是男人的毒药即使你不沾染他们那迷人的芬芳也会让你悄然心动。 广州军区。 一座距离军区营地有些距离的小楼面前广场上站着一个有些瘦弱的穿着军装的人影一个女人一个浑身都散着冰冷气息的女人。 让任何一个经过她的人都会不自觉的绕着走路事实上这里的谁都知道这个女人自从走进军区的那一天就从未有过笑容她就像是一块冰冷的让人不敢靠近。 一个从来不会笑的女人她的心理到底有什么样的秘密? 这已经成了这个营地里所有士兵心里最大疑问可是却从未有一个人敢过去问一下他们不敢她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神即使是远远地看着也让他们觉得这是一种亵渎更何况去上前跟她说话。 “还习惯吗?如果不习惯我可以给你找一个安静点的地方我会让士兵每天准时的去接送你!”一个沉稳的声音从女人身后响起。 女人回头看了看老人嘴角绽放了一丝有些苦涩地笑:“爸您不要说了我连最艰苦的时刻都挺了过来这点艰苦算什么?” “那就好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老人微微一笑伸出大手似乎是想要摸一下女人的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最后还是收了回来转身离开。 走了两步老人又回头看着女人叹口气:“孩子我知道你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可是我还是想跟你说你现在已经做的足够了接下来你还有很多的时间你应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我想他在地下也一定会这么赞成我的。” “谢谢爸我知道了。我现在就是在追求我自己的幸福。”穿军装的女人嫣然一笑只是有些凄冷的味道不再倾城。 “傻孩子!”老人不再说话这次转身之后他马上加快了脚步迅离开了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他怕自己再停留下去会忍不住掉眼泪。其实他还跟女人说你不要再叫我爸爸了其实我跟那个地下的他也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的。可是最终这句话他还是没有说出来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担心自己再说出那个人的名字眼前刚刚坚强起来的女人会再次崩溃。 整个广州军区那个人的名字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的禁区绝对不允许提起虽然他是一个公认的英雄。 等到老人都走的远了女人才转回身抬头看着天空无数的星星清丽的眼睛里终于有水韵开始出现两滴晶莹的泪滴慢慢的从光洁脸颊上滑下。 她的嘴里在喃喃自语。 “他们都说你已经死了在两年前就死了可是我却不相信我有感应我相信你一定还在这个世界上可是你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出来见我?难道你真的不原谅我吗?……”“金飞。” 金飞? 这个女人心里终究不能忘记的竟然是这个男人的名字她到底是谁? ………… 真正喜欢一个人可以不问他的出身也不会在乎他的背景跟状况就是踏踏实实死心塌地的喜欢他爱他不让他知道自己已经为她做了多好事只希望看见他微笑时候那迷人的样子知足了。 厦门的纷舞妖姬一个绝代妖娆的妇人坐在五楼的办公室里面对眼前的一大摞文件眉头微微皱起除了应付这些东西他还需要去掌管整个狠盟的动向。 现在的厦门早已经不在两年前的厦门那个时候是狼盟的天下有谁敢在纷舞妖姬闹事那简直就是在跟自己的刑名开玩笑可是现在不同忽然出现的青帮势如破竹黑道商道白道三道实力一起雷霆万钧南下没有任何的阻拦的。 现在的厦门也已经被青帮在渗透相信过不了多少时间从长江以南这些城市就会全部被这个神秘崛起的帮会势力所掌握吧? 刘月微微叹口气抬头看了一眼外面的灯火霓虹现在已经黑夜可是她没有时间去休息掌管着这么庞大的资产跟社团让刘月这样精明的女人也说不出疲惫。 都说你已经死掉了可是我却相信你不会死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人能够要你丧心病狂冷静的你是绝对不会死的。我并不怨恨东方玉真的不怨恨她因为她现在已经知道自己以前错了。一个女人知道自己错了不容易你为什么还不回来见我们呢?你可知道现在我已经快坚持不下去我怕把你的东西全部丢弃啊你知道我现在有多累吗? 刘月站的窗前悠悠谈起身形孤单形单影只的她看着让人是那么的心疼。 “刘总?” 一声轻轻的呼唤从背后响起刘月抬起头看着站在门口的林美娜这个绝对占在自己一边的精明女孩。 “美娜有事吗?”刘月叹口气看着林美娜他知道有些事是一定要去做的逃脱并不是她的选择。 “日本下野集团的总裁现在在外面等候已经多时了他想和你亲自的商谈一下关于厦门的投资问题!”林美婶有些头疼地说。 “哦?”刘月愣了一下随意想起这个下野集团到底是什么人物一个从日本走来的大财团他们的手上有多少财产没有谁能知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什么原因竟然这次招上了自己。竟然什么都不说就愿意拿出十个亿来厦门投资。 “我不是先前已经说过现在我们没有任何的意向建设吗?他还来这里做什么?”刘月眉头微皱轻轻说道。 林美部苦笑:“这次来的似乎是下野集团的总裁并不是那个经理所以我想刘总您还是应该出去看看毕竟这样一个大的财团可不是小商业团体而且我们现在的形势确实是有点……” 刘月摆摆手他又何尝不知道林美部要说什么现在纷舞妖姬可是一个风雨飘摇的集团尤其是在青帮入侵厦门之后一些新兴的商业团体也雨后春笋一样起来让纷舞妖姬马上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 私下里已经调查了这个什么下野集团知道这是日本一个相当庞大的集团虽然不能比拟三菱松下却也相差不远真不明白他们要在厦门投资做点什么为什么又会找上了自己呢? “好的你先下去招呼我马上就去!” 刘月打走了林美娜又回头看了一下外面霓虹:“金飞你一定要快点回来啊我现在真的快支撑不住了啊!” 然后她迅的换好衣服走出办公……

上一篇   第259章绝对禁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