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绝对禁地 - 我的美女上司

第259章绝对禁地

魔鬼荒岛。 一个小小的山谷这里是魔鬼岛上少有的几处禁地之一。 狗一样的男人坐在一块石头上手里拿着一块新鲜的人肉正在大啃他的名字叫做厉鬼当然这不是真名字只是一个代号在一年前之前也许这个代号还不怎么会有人注意现在却不同在这个荒岛上人也许不多可是至少也有几十个一百个没有谁知道确切的数字此时只要是在这个荒岛的人就会知道厉鬼是什么人。 从前从一个小小的地头蛇变成现在一条嚣张的人物的厉鬼成了所有人的噩梦。他不断的从荒岛的这一端跑到另外一端抢夺所有人的食物专门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却没有什么人能够拿他怎么样? 这个山谷里原本也有一个地头蛇是一个光头的男人年纪有些大了厉鬼认为这个光头的家伙至少有四十岁以上一个四十岁的男人还在这里不能出去简直就是一种悲哀那就表明这个男人可能接下来一辈子都会死。 而这些在岛上呆了十年之上的怪物校长有一个特殊的照顾每年都会给他们一些垃圾的食物虽然少也很垃圾可是毕竟是食物。只要是食物哪怕是一坨大便也会有人动心。 但是却没有谁敢来抢这些食物尽管生活在这里的怪物都饿的要死抢夺这种食物的人却依旧很少生。因为这样的还在这里居住的人就算是不能出岛却也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对抗的过的。 但是放的这些食物跟新人的食物不同新人带来的食物只要放在自己居住的地方是绝对不能抢夺的这是规定没有人敢破坏这个规矩。 很少有人抢却并不代表就没有人抢厉鬼就是一个很少的例子他现在确实很嚣张嚣张的连天王老子都不怕就算是心里对校长的畏惧在遇见那个男人一年之后也变得异常的清淡因为他觉得自己的主人此时应该已经能够出岛了。他之所以还停留在这里只是为了一个承诺。 厉鬼虽然取了一个中国名字可是他却并不是中国人一头银白色稍长头精致的五官这个男人其实长的很帅气如果是一个女人看见一定会被他吸引可在这个为了食物也要拼命的荒岛上一个人长的再好看也没用实力才是最能证明的一切。 今天他来到这个地方就是为了抢夺食物强大的主人是就是自己的靠山在这个荒岛上他相信除了那几个特殊的执法队成员跟校长主人绝对是最强横的存在能够做主人的走狗他觉得很荣幸甚至现在他经常会干一些不要脸的事而不害怕会有人来找自己的麻烦。 这个山谷的光头似乎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而厉鬼恰好知道今天是食物的日子他现在还不敢去公然跟校长作对抢夺新人的食物但是却已经彪悍到来抢这个光头的食物了。 因为光头的厉害这里几乎很少有人敢随意出现光头看见自己时候的惊讶跟愤怒现在他还很清楚的记得可是厉鬼却不在乎这些 因为他已经赢了现在他的左手边就有一袋子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几乎快霉的食物里面有火腿有香肠跟大米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啊在荒岛上生存了几年了已经很久都没有吃过这正的食物是什么味道了。 可是他却不敢动这些食物在实在忍受不了饥饿的时候他咬牙切齿的拧掉了光头的一只胳膊大口啃了起来因为食物是他准备孝敬给主人的东西所以他不能动。因为他知道主人从来就不会吃人肉。 在这个到处充满杀戮的地方想要活下去要想活得更好一些找一个强硬的靠山绝对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他本来是不想杀死这个光头的可是却没想到他那么四名顽抗如果不杀死他就得不到他的食物这让厉鬼动了杀机。 事实上就在一年前就算是他想也杀不死这个光头如果俩人要死那死的一个人也是他自己才对。但是在这短短一年的时间里他跟随则主人虽然主人并没有传授自己什么可就只是看着他也学会了许多有用的东西无形中自己的实力已经长了很高的一层。现在的他已经可以嚣张的去砍那些曾经压在自己头上的变态了。 啃了一会光头的胳膊厉鬼把剩下的半只胳膊仍在地上嘴里狠狠咒骂了一声“妈的吃了这么多好吃的肉却这么难吃。” 狠狠又啐了两口厉鬼站起身抓起脚边的袋子灵猿一样的窜上山谷向着最南侧的小岛飞奔而去。 当厉鬼出现在主人居住的木屋前的时候从另外一个方向同样有一个很灵巧却充满了霸气的身影后背也背着一个沉沉的袋子窜到了面前。 “刺蛇?”厉鬼的声音有些冰冷。两眼有些怨毒地看着面前这个看起来身材很结实的男人这也是一个很帅气的男人只是他叫刺蛇的眼神没有厉鬼的那总高贵跟阴狠更多出了一柄霸气。 本来主人只有自己一条狗的可是让厉鬼有些郁闷的是后来主人出去的一次竟然带回来了一条刺蛇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威猛帅气的男人他觉得自己在主人身边的地位被动摇了。 “想不到你也是去给主人寻找食物?”刺蛇明显也一愣俩人在主人面前并不和睦可是金飞却从来不管这些东西他只要绝对的服从而这两个人对自己都很服从这就够了至于他们私下里有什么恩怨金飞也懒得去管。 两个只是简单的对视了两眼就不说话都很恭敬的站在木屋前因为金飞不出来他们从来都不敢去敲门但是他们都很清楚几乎每天的黄昏主人都会走出来散散心似乎在主人心里有什么解不开的心结。 可是今天俩人失望了直到太阳下山了金飞却并没有出来们依旧关的紧紧的说不出寂静。 厉鬼跟刺蛇奇怪对视一眼心里都不由得奇怪。 而此时的金飞却在小岛极北的一个小树林里安静的坐在地上像是在等待什么。 每隔一个月他都会来这里等候一个人今天也不例外他已经等了整整一天从太阳初升他就已经到了可是此时要等的那个人却还是没有出现。 金飞却没有一点着急的意思一位他直到自己要等的那个人一定会出现就算是今天不来三天之内他也会来。 而在这里绝对不会有人来这里打搅他因为这里是禁地除了校长居住的那块土地这里是荒岛上第二块禁地不管是什么人都绝对不允许进入这里。 金飞是一个例外因为金飞他最初就是从这里上的小岛而只有从这里他才会找到最想要的东西只有那个人会告诉自己想要知道的问题答案。 嗡嗡的声音从遥远天际传来金飞的眼神搜的变得异常炙热迅抬头看着远处不远处一架直升飞机电光火石一样出现在小岛上空很快就靠拢过来在树林一块似乎是专门开辟出来的空地上停下。 居住在小岛上的人并不是不知道这里时而会有直升机飞来只是他们却不敢靠近这里因为这里是禁地是校长亲自制定的禁地。也许自己能够抢夺一架直升机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人间地狱可是就算自己离开了这里又怎么样?自己也绝对离不开校长的追杀。他们都相信只要校长一句话分散在世界上那些出岛的级杀手就会一起行动一个人再牛逼也绝对不敢跟整个世界上的牛逼人作对。 一个步履螨跚的老人从直升机上走下来先是在树林里四处看了看就向着金飞站立的地方走来。 金飞没有动而是等老人慢慢走到自己面前。 那个跟在自己亲生父亲身边的老人战叔如果以前金飞还以为这个老人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现在他绝对不会再这么想现在的他已经清楚面前这个螨跚老人的恐怖到底到了什么程度他甚至在猜想那个恐怖的校长也不会是战叔的对手虽然金飞并没有看见俩人对战过可是他就是有这样的直觉很怪异很那啥的直觉。 从这个老人的话里金飞还知道出岛执法队里的那几个怪物好像都是战叔记练出来的变态这让他对这个老人更加充满了震撼跟尊敬。强者尊重强者是这个世界上的定律金飞也不例外。 “少主。”站住站在金飞面前连忙恭敬的行礼。 “战叔你不要客气我说过不要再叫我少主了!”金飞看着战叔有些无奈他已经说过很多次可是战叔就是不听他也没有办法了。 “少主这是少主要的东西。”战叔从身边拿出一张纸放在金飞面前脸色看着金飞的时候有些古怪的情绪。 金飞没有说话他接过了纸张又对着战叔点点头走到旁边坐下仔细地看了起来。 如果要厉鬼跟刺蛇看见金飞此时的样子一定会惊讶的说不出诏来在俩人心里恍若魔鬼的主人竟然还有这么温柔的眼神跟这么颓废的气质。 “少主既然您的心里这么挂念为什么您现在还不离开这里?辰战知道少主现在的能力要想离开是轻而易举的事。如果少主想离开他们是挡不住您的。”站住看着一脸温柔的金飞还是有些不解。他总是把面前这个青年的心思跟自己的主人比较可是越是比较就越是现这两个人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