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死命坚持,因为停下就是死 - 我的美女上司

第254章死命坚持,因为停下就是死

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事实上每年的三百六十五天中这个小岛至少有三百天在下雨说是这里的特殊环境也好说是这里的残酷也好。 总之只有很少的时候这里才会有不下雨的时候但是却少的要命。 在这里祈求一道阳光照射都会觉得奢侈。 伸手抹了一下自己额头上的雨水此时的金飞坐在一处寂静的小山坡上在这里可以清楚看见附近五百米范围之内的动静。 如今的金飞早已经跟一年前生了巨大变化他的胡子从来都不整理纠结在脸颊上显得说不出落魄可是一双幽深的眸子显得更加霸道让看见他眼神的人都会觉得浑身冷气。 三个娇小的人影安静站在金飞背后三个人六只眼睛都很安静地看着坐在面前的这个颓废而霸道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这三个女人的心里生出了一种古怪的悸动像是十四五的小女孩遇见自己的情人时的激动心跳。 这一切只因为金飞回头看了三个人一眼嘴里淡淡地说了一声:“如果觉得在这里淋雨不舒服先去树下隐藏一下等一会再出来。 有些嘶哑的声音没有感情的话却激起了面前三个娇小女人的同时心跳加很毅然的对着金飞摇摇头没有说话继续站在身后不说话。 如果仔细看就会现这三个女人竟然生长的几乎完全一样除了身上的树皮衣服不同三个人无关都是那么的冷厉跟黑不溜秋虽然看不出的三人的容貌到底娇媚与否但是三个的截然相同必定会引起别的注意。 可惜这里只有四个人除了三个女人自己就只有金飞没有谁会觉得奇怪只因为已经在一个小时之前奇怪过吃惊过也尖叫过。因为这是三个长的跟一年前自己见到的那个朱雀一模一样的女人。 四胞胎……金飞早已经不再考虑这个问题。 朱雀死了金飞来找这个女孩的时候却现这个女孩在一年之前就已经死了因为自己刚刚来到这里的口粮被朱雀得到所以引来了杀身之祸。 在这个荒芜的小岛上一粒粮食也可以引一场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血案朱雀成了众矢之的。 正如当时听见那个酷似朱雀的女孩说完这些原因的时候金飞一下就想起了曾经的高义还没有背叛林朝阳时候对自己说的一句话。形势可以决定一切因为自己当时的处境只有死所以高义只能杀死自己。虽然他留下了后手。 一年前的朱雀遇上的就是这样的情况金飞当时认为比垃圾还垃圾的那一袋食物在朱雀的手里就像是一个怀里带着一袋子金子的小孩走在一群盗贼群里如果他不想把自己的身上的金子给别人就只能死没有选择。 世界永远都是这么残酷。 只不过这个世界上别的地方是苦难这里的苦难只有死亡。没有谁会经得住食物的诱惑何况在这里生存的那些怪物都会吃人。 嚓嚓嚓……小山坡上跟周围都是高可达到腰里这么高的荒草这里一年四季的夏雨却丝毫都没有影响荒草的生长事实上这里的荒草比世界上每一个地方的荒草都茂盛或许是这里很少有人会经过或许是什么别的原因总之这里的荒草漫山遍野除了高可达到天际的大树就是荒草没有别的东西。 此时一个黑影正在黄草丛里慢慢的走上山坡步履踉跄脚步一点都不灵活身上的树枝树叶编制的衣服早已经破碎了许多地方露出身上很多脏兮兮的皮肤鼻青脸肿左手随着身子的走动而不断的摇晃来去俨然是已经断了。这个人的嘴里还在大口的吐着鲜血以至于不让他不能大叫或者是大喊可是他还是一点一点坚强的在已经淹没了自己的草丛里走趴着一路上都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可是他却一点都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嘴里呼出的气就像是一头牛在喘气。 因为停下就是死所以他绝对不能停下这个人的心里比谁都明白这个残酷的事实。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逃过后面人的追杀但是他还是要拼命也许自己到了目的地等候自己的人也不会让自己活下去可是他依旧没有选择。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不怕死只要一线生机他就要抓住就像是现在他真的想就这么躺在地上好好的喘口气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可是他不敢。 忽然身上都是伤痕的人影站住脚步侧耳听了听身后的动静一抹自内心的得意出现在这个人的嘴角也许到小岛的其他的方他不敢说熟悉可是在这附近他却是比谁都清楚所以在这里就算对手比自己厉害许多他依旧有自信能够安全的逃脱。 有的时候逃跑也是一种本事。 “嘿嘿……脸色苍白的男人嘴里得意的笑了起来然而他的笑声很快就戛然而止一个阴沉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耳朵里。 “看你的笑声似乎很得意啊!” 男人身子一颤哆嗦着脑袋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男人满脸的胡子说不出的凌乱眼前这个男人无论是穿着还是打扮都跟自己没有什么不同可是他却心里生出了一种强烈的不安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出现了一种让自己心跳急的杀机跟厌恶。 “我我已经完成了你交代给我的任务……真……真的……男人竟然现自己的口音有些结巴可是总算说完了自己想说的话这让他的心理有些庆幸因为他自我感觉在面前这个男人说话是多么的艰难就像是有一块大石头压在自己心口根本喘不过气来。 “是吗?”面前颓废却充满霸气的男人抬起头有些不屑地看了一眼因为惊吓而身子颤抖的男人冷笑了一声:“可是似乎我并没有看见我想要见的人啊。” “啊?”男人吓了一跳身子嗖的一下回头后面的荒草遮天蔽日小雨稀稀拉拉的罗在上面出啪嗒啪嗒的不断声响可是却静悄悄的果然没有人。 “回去既然你对这里这么熟悉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活着回来。”有胡子的男人嘴里低沉的喝道根本不是在商量而是在呵斥一条狗。 爬起来的男人身子倏地一震可是他没有说话甚至都没敢抬头看一眼面前男人一扭身身子连滚带爬的再次消失在来的荒草里。 唰唰唰……身体经过荒草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