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金飞深爱的女人 - 我的美女上司

第247章金飞深爱的女人

慕容吴天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几乎是瞬间扭头看着门口走进来的白衣男人俊逸的五官潇洒的外貌只是脸色寒霜一样冰冷让他的心霎时间就翻了个个。 慕容凌峰什么时候回来不好竟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虽然他也是慕容家嫡系子孙可是面对这个慕容家的合法继承人还是有些心里慌他知道刚刚自己说的话凌风已经听见而且心里一定对自己恨之入骨。 “二叔好我知道父亲病重刚刚从外面赶回来如果二叔方便的话我想和父亲单独的详谈一下不知道可以吗?”慕容凌峰面色如常只是身上一股杀气爆了又收敛让感觉到这个年轻人气势的慕容吴天心里阵阵颤心说才三年不见没想到他竟然有了这样的气势脸上尴尬的笑了笑嘴里却装出客气地说:“是凌风回来了啊恰好我正有事凌风就跟大哥好好的说说话我就不打搅了大哥最近身体不好可不要惹他生气啊!”说完站起身很长辈的拍拍慕容凌峰肩膀转身走出房间。 “爸我回来了。”直到慕容吴天走远慕容凌峰才转回头看着自己病入膏肓的父亲脸上也终于有了一种笑意只是笑的却有些沉重。 “好好回来就好。一路赶回来累坏了吧?快坐下不要站着了。”慕容青天慈祥地看着这个让自己骄傲的儿子眼睛里也露出了最真心的笑容。 “刚刚的事我都听见了对不起!”慕容凌峰低头此时的他像是一个忏悔的孩子哪里有一点凌厉的气势。面对这个慕容家主他是这个世界上自己最敬重也最佩服的人在父亲面前他没有一点的气势。 “知道就知道吧反正早晚都会知道的你从小就在这里长大慕容家的事也没有隐瞒你的必要何况现在你已经长大了。慕容青天温和地笑道示意慕容凌峰扶着自己坐的端正一些这才又看着面前已经长大的儿子眼睛里有别人猜测不出的含义他心里想什么从来都不需要别人猜测的出从来都是这样。 “您的身体……”慕容凌峰看着面前这个自己最敬重的男人苍颜白没想到自己才离开了家族短短不到三年父亲竟然衰老成这样这让他的心里有一些的愧疚跟自责。 “没事目前还死不了。”慕容青天倒是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呵呵一笑:“我一直都在等你回教” “我知道。”如果不是知道父亲将死家族将乱他又岂会在现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回来? “这三年你不知所终家族里许多人都追问你的下落这其中的内幕你也清楚我就不多说了我现在只想明确的知道如果家族现在需要你你能不能不要再出去?”慕容青天说完一脸期盼地看着慕容凌峰眼神中带着最浓厚的渴望他是了解自己这个儿子的只有他自己答应的事才能保证即便是他这个做父亲的大多时候也不能逆转他的思维。 “我这次回来已经不打算离开爸你可以放心。”慕容凌峰微微一笑扭头看着门外守候的两个白衣人心里长叹口气他现在已经在后悔如果三年前自己不是任性的离开这里就绝对不会遇上那个人跟那件事也就不会被迫的离开家族长达三年之久如果自己在这里的话父亲就不会累成这样也不会病入膏肓而这一切追其缘由竟然都源于自己的年轻气盛。 可是三年的时间已经过去难道自己还是那个意气风的慕容少爷吗? 当然不是。 “我从别处听说你现在的地位已经到达了天榜第五比起我以州的是很强多了当年我穷其一生都没有能够进入天榜这个神位的殿堂。”慕容青天唏嘘道看着自己的儿子有着说不出的赞赏。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宁愿不要这个什么所谓的名誉天榜地位。”慕容凌峰摇头苦笑。 没有人知道他这三年的痛楚跟辛酸更不会有人了解他心里的想法。他早已经不再是三年前那个意气风的英雄少年仅仅一柄剑就可以为所欲为。 “不管怎么说你现在回来我心里都是很高兴的虽然这三年你的变化很大可是我知道你的心还是没变慕容家永远都是你最坚实的后盾。”慕容青天皱眉道。他抬头看着自己儿子问:“慕容家那个承诺如今都已经兑现了?” “承诺已经完成从今以后我身上再也没有负担。”说这话的时候慕容凌峰的眼神一片凌厉如果不是那个慕容家的承诺他何苦要在外面黑暗中生活三年但也正是这三年的黑暗生活让他一个大家少爷褪去了年轻的幼稚有了今天的冷静跟睿智。 “那就好!”听完儿子的话慕容青天的嘴角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自己的儿子在他心里永远都是最优秀的不管是以前的年少轻狂还是现在的沉稳凝练都让的心里充满了欣慰。 “刚刚你二叔的话既然你都听见我也就不需要再对你说一遍。你看这事已经怎么办?”慕容青天面色愁苦的问自己的儿子。 “乱我家族者杀无赦!”慕容凌峰眼睛里闪过一道冷锋。 沙上老人身子一震一脸震惊地看着自己这个完全转变的儿子过了好一会忽然哈哈一阵大笑:“好好一个杀无赦有你这么句话说明你已真的长大从今天开始你便是慕容家主不管你做什么都不需要顾及拿出你的身份应该有的魄力。” “……”慕容凌峰看着父亲沉重的点点头没有说话眼神却有些难过他知道父亲是把一切都给了自己这也说明现在的父亲已经没有了继续枭雄下去的能力他只能依靠自己来拯救这个飘摇中的家族。 “我就快不行可是我的心里却始终藏着一件心事即便是你的母亲跟你都不知道。”老人说着忽然从面前茶几上拿起一张画像轻轻的打开。 上面简单飘逸的烩画了一张人像。 白衣白衫青丝飞扬的白红颜。 老人看着这个画像上的绝美女子忽然眼神变得异常暗淡慕容凌峰从没有见过父亲有这样的神色不由一脸奇怪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因为一般在这个时候父亲都有重要的事要交代自已。 老人沉吟了良久才轻轻道:“这张图像是我二十年前的一个故人如今想来也是青年狂妄啊当时的我做了一件让我后悔一辈子的事。我曾经跟西方黄金家族的那个败家子一起策划了一场阴谋如今想来当时真是太幼稚也太愚蠢!” 老人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图像慕容凌峰知道父亲嘴里说的话一定跟这个女人有关。 果然老人说完扭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凌风你答应我一件事我曾经让这个女人跟他的儿子分离二十年过去因为这件事多少个夜里我都睡不着我想你能帮我找到那个女人的儿子然后带去四”一个叫做幽禅山的地方答应我?“ “幽禅山?”慕容凌峰身子剧烈一颤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求助一样看着自己的眼神心里慌乱的说不出话来 ………… “在你的心里可还有什么事放不下的?需要现在去处理的?我怕今后你会没有时间呢。” 美国圣洁葡萄园的草地上两个轮椅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金飞一个是龙无涯俩人面前是一方安静的湖水上面偶尔会偶几只水鸟飞过看见了金飞俩人也不会惊吓离开反而靠近了俩人抬头看了看俩人就又去自在的戏水。 龙无涯的双腿在二十年前因为一场变故而断掉金飞曾经问过他几次都没有告诉自己原因。金飞的双腿虽然现在已经接上可是却依旧不能正常走路唯有借助轮椅来简单的行动。 夕阳的余光将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很长说不出的和谐金飞已经很久没有在这样和谐的环境里看湖水跟夕阳了。 “我在担心一个人一个我心里最疼爱的女人。”金飞看着水面脸色有些痴迷的样子:“可是现在她却不在我身边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我担心我不在的时候她会出事。” “需要给他写一封信吗?” “恩!” 金飞转头看了不远处站立守候的战叔五年五年的时间会生什么呢?他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