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天榜 - 我的美女上司

第225章天榜

爱丽丝一脸恐慌地看着面前一身是鲜血的血脸儿不敢相信血脸儿会受伤的她竟然忘记了包扎。 血脸儿也没有说话只是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咬牙一点一点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去自己开始处理伤口。 “如果你现在想杀我是一个不错的机会。”血脸儿一边包扎一边对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爱丽丝说。 虽然爱丽丝很喜欢自己这一年多来也都在自己身边完全是扮演了男女关系。可是血脸儿心里明白纵使这个美女杀手对自己有好感可是自己亲手把她那些同伴生生杀死还是在两人之间横跨了一道鸿沟。只是爱丽丝清楚自己的实力绝对不是血脸儿的对手所以血脸儿一直都以为爱丽丝在自己身边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就是找时间干掉自己为她的那些同伴报仇。 如今这个机会来了。 爱丽丝的嘴角动了动没有说话血脸儿的想法她以前也确实想过但是这个想法在一年前就已经忘记了眼前这个冰冷诡异的男人已经完全占据心房的爱丽丝早已经忘记了血脸儿跟自己之间还有鸿沟。 “你真的还以为我会对你下手吗?一年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难道你还看不出我心里的想法一年前你对我的同伴下杀手我只是对你的做法有些反感因为那显现出了你的没有人性其实我心里从来就没有想过为他们难受。”爱丽丝走到血脸儿身边轻轻的伸出手给血脸儿把绷带系好抬头看着这个自己已经陪伴了一年的男人。 正是这个男人让自己深深的动心也是这个男人让自己反出了杀手组织成了一个没有家的孤魂可是在这个人身边她没有一点害怕因为州日信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能在血脸儿面前伤害自己。 杀手榜前三的高手绝对不是吹出来的而是整个世界公认的高手没有相当的伸手想想世界上那么多的杀手怎么会承认他的存在? 在她的眼里血脸儿就是杀手界的王者只要是他想杀死的人绝对不会活到明天的太阳初生。甚至连那个她从始至终都没有看清楚深浅的金飞爱丽丝相信血脸儿如果想要杀他一定能够成功。 “我只是随便问问。”血脸儿欣慰一笑他也不相信爱丽丝对向自己动手一年多的时间如果他还看不出爱丽丝的真心那他就是真的傻子了。 “其实刚刚你就是真的想动手也不会得手我虽然受伤可你依然不是我的对手。”血脸儿有些阴森的一笑扯动身上伤口忍不住甜牙咧嘴苦笑看着爱丽丝。 被这样有些孩子气的血脸儿逗弄的爱丽丝并没有想笑的冲动反而的眼睛里深深的担忧轻轻抚摸着血脸儿身上的伤口她清楚的数过整整十三道伤口每一道都深可及骨却没有一处在要害上。这绝对是对方故意留下伤口爱丽丝看地出来那个上海血脸儿的人如果有一些想要血脸儿的命现在的血脸儿就不会活生生在自己眼前。 杀手榜前三的王者竟然被人这么戏弄伤害?说出去全世界都不会相信但是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让爱丽丝不可相信却也不得不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 “是谁伤的你?”爱丽丝终于问出这句话眼睛紧紧地盯着血脸儿脸色。 “一个很厉害的人。”血脸儿淡淡道脸上丝毫也没有因为失败而觉得悲伤跟生气的冲动似乎他这次受伤很正常。 “到底是谁?我实在想不出世界上还有能够有这种恐怖的伸手。”爱丽丝继续问从血脸儿的欲言又止她看出血脸儿似乎是在对自己隐藏什么。 “你知道了并不是什么好事。”血脸儿颜色复杂地看着爱丽丝眼神有一种自嘲的痛楚跟复杂的神己 “可是我想知道!”爱丽丝依偎在血脸儿怀里伸手抚着血脸儿身上那纵横交错却并不致命的伤口:“难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知道我心里想的什么难道你还把我当做外人吗?” 她抬头绝美的混血儿容颜一霎时楚楚可怜竟然有倾国倾城的绝色。 血脸儿看着这张跟随了自己一年多的脸庞过了很长时间叹口气:“爱丽丝你也是杀手出身对于一些世界上的杀手组织一定很了解那我现在问你一件事。你知道世界杀手榜上最厉害的人是谁吗?” “难道是天使跟夜叉你怎么会跟她们交手的?”爱丽丝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男人。 身为一个杀手她当然清楚杀手界的一切血脸儿只能说是杀手榜前三可是在他上面还有两个人两个更加让人恐惧却从来都没有人见过面的女人。天使跟夜叉。 天使是世界公认的杀手榜第一的级恐怖存在没有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人长的什么样子只是清楚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哪怕是刺杀天皇她也可以准时的完成。 其次就是夜叉这个每次出面都会带着夜叉面具的女杀手同样深不可测像是一团雾没有人知道她的真满目。据杀手界传闻夜叉的伸手应该在血脸儿之间俩人之间从来没有比较过也没有确切的依据可是因为夜叉是一个女人所以排名在血脸儿之上。对此血脸儿从没有在乎过因为他清楚杀手靠的是实力而不是什么狗屁排名。 但是世界上所有杀手界都公认这俩级恐怖的存在都远在始终未露面的天使之下因为那个神一样的存在就是强大的名称。她绝不会轻易动手就算是你给她干千万只要她不想也绝对不会出手可是只要她愿意你就是只给她一个硬币她也会替你收割掉另外一个人的命。这就是天使一个杀手界的传奇一个杀手界的神话一个谁也没有见过面却心里充满了畏惧的女杀手。 她的从未露面更加雕琢了天使的深不可测。但是杀手界绝对不会有一个人敢轻视这个传说中的女人。 其实并没有谁见过她是不是女人只是在最原始的资料里着名的性别仅此而已。 对于这个传奇人物爱丽丝只是听说过一些传奇比如说她曾经在一天之内把美国的一个相杀死在家里又在某一天把英国的一个公爵大人给杀死在情妇的床上。 美国相跟英国公爵是什么身份他们的身边怎么可能没有保镖但是那些保镖却是在主人死后一天才会现主人的尸体竟然连主人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每一个故事每一个传奇都是一个杀手津津乐道的事。 血脸儿疼的眉头一皱鼻子里哼了一声。 爱丽丝一脸担忧地看着血脸儿:“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你身上的伤势好像有些严重我担心……” 血脸儿轻轻的摆摆手作为一个杀手纵使是一个级杀手他一生中受伤的次数虽然越来越少可是也有多次在杀人时候身受重伤。目前身上的小小伤势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如果这都要去医院的话那么他以前受的伤都可以去医院上班了。 让身子舒服地靠在沙上血脸儿叫爱丽丝摸出电话播出了一个自己第一次打的电话。 “喂你现在就给我电话比我预期的早了三天我以为至少要在三天后你才会联系我。说吧是不是已经找到了确切的消息?”对方是一个冷静的女人声音一丝不乱可是血脸儿却在电话里听见了对面传来的电视嘈杂声眉头不禁皱起这几个女人怎么现在都有时间看电视? 嘴里却道:“我想你们几块来我在的地方地址是……” “去上海?”对方明显一愣血脸儿的这个要求似乎有点不可思议按照原有的计划现在还不是去上海的时候。布局才进行了一半怎么能够这么操之过急。 “因为我现在出事了原先制定的计划可能有变。”血脸儿喘息了一口气身上的伤口虽然不要命可是却很疼让他忍不住的想大叫出声可他还是强自的忍住了。 “你受伤了?”对方的女人惊呼出声。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能够要血脸儿受伤听他的话受伤还不轻。 “是的我现在行动不方便所以只能麻烦你们赶过来。”血脸儿说完挂了电话。 一边的爱丽丝眼角有些红跟血脸儿在一起一年多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男人此时这么虚弱失血过多让血脸儿的脸色愈的苍白。 人都是肉打的血脸儿也是人。 “爱丽丝你不是想知道是谁伤了我吗?”血脸儿忍住自己的疼痛嘴角自嘲一笑看着自己的女人。 “?”爱丽丝没说话她虽然心里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有这么厉害可是眼看血脸儿的苍白脸色还是摇头轻声道:“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血脸儿没有听爱丽丝的话他扭头看向窗外脸色忽然变得异常冷静认真爱丽丝还是第一次看到血脸儿有这么认真的时候以前就是他在杀人的时候也会充满玩笑意味。 “世界上只知道杀手榜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人的排行榜可是他们错了他们都错了。杀手榜固然的杀手界的最高排名可这只是在一般俗人的眼里。世界上有几个人知道在这至高无上的杀手榜之外还有另外两个排名两个远远都要高于杀手榜的排名。” 爱丽丝目瞪口呆不可置信他绝对相信血脸儿的话可是血脸儿此时说出的话却是让她不敢置信的正如血脸儿所说在她心里杀手榜已经是至高无上的排名每一个能够上榜的人都有着让人恐怖的实力。 现在竟然蹦出另外两个排名? 另外两个排名又是什么? 血脸儿没有看爱丽丝吃惊的脸色他的眼神幽深看着窗外一阵阵的出神。又过了好长时间爱丽丝没有打搅他她清楚现在血脸儿正在思考东西血脸儿思考的时候从来不喜欢别人打搅。 足足过了十分钟血脸儿才从思考中回神扭回头对着爱丽丝歉意一笑:“这另外的两个排名跟杀手榜不同他们远远在杀手榜之上只因为上榜的每一个人都能够轻易击毙杀手榜的任意一个人只是这些人都是一些怪物从来不正常的出现在世人的眼前。” “到底是什么排名?”爱丽丝此时已经深深的被血脸儿吸引了兴趣翘盼望地看着血脸儿。 “我只知道一个天榜世上有传说天榜三十三每一个都是绝世高手只是每一个能够上榜的人都遁入世外世间并没有知道罢了。”血脸儿自嘲一笑:“还有另外一个更高的排名便是我也不清楚只听说叫做神榜能够上榜的人都已经半仙之体至于是不是真的没有人知道。” “那你今天……”爱丽丝眼里出现了不可思议血脸儿今天忽然说起天榜跟杀手榜而他此时又身受重伤难道此事跟天榜有关? “不错我刚刚遇上了一个人一个我以前就认识的人他给了一个小小的教训。”似乎看出爱丽丝的疑惑血脸儿自嘲一笑:“并不是你先前想的天使跟什么夜叉我想就算是传说中的天使在面对这个老人的时候也只能坐以待毙在他面前我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只能任其宰割。” “他为什么要对付你?为什么又不杀你?”这是爱丽丝此时最关注的事。 “我不清楚只是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这个人此时应该是站在我们的对立面上也就是说他现在很可能是青帮的人。”血脸儿面色一下变得阴冷可是却带着一丝无奈如果那个人成了自己的敌人那这个世界上谁才会是他的对手? “他为什么不杀你?”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爱丽丝又问了一次。 血脸儿沉默了一下抬头看着爱丽丝:“因为五年前他的女儿喜欢上我可他并不同意直到后来那个女人因为一次意外死了我想在他心里一定还记着这件事。这次他之所以不杀我可能只是想让我再多活两天我真的不敢想象他会走出深山来到这个世界上。” “你说的这个人到底是谁?”爱丽丝更加茫然她并没有因为血脸儿的话而生气也没有妒忌那个死的女人。 “臧天朔天榜三十三排名第八的神秘人物!”血脸儿的声音异常的深沉。

上一篇   第224章性感

下一篇   第226章来者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