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夜莺酒吧(呼唤推荐跟收藏哇) - 我的美女上司

【022】夜莺酒吧(呼唤推荐跟收藏哇)

ps:今天是灾难日,星儿决定金明两天每天多更一章,呵呵!继续求推荐跟收藏哇!!! “李强,你来了。”金飞直接开口,也不绕弯子。既然到了这个地步就没有必要再绕弯子了。 “你是谁?干什么的?”李强几个人早就现了金飞,吃惊的问,没看出金飞是来做什么的,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你不是说安姐养了一个小白脸吗?我就是你说的那个小白脸。”金飞嘿嘿一笑,懒洋洋的站在四个人面前。 “李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天哥脸色阴沉看着金飞,转脸看向李强。 李强的脸色一变,他听出了天哥的语气有些不善,连忙小声解释几句。天哥点点头,转脸看着金飞:“朋友,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这里没你的事,快点走,别在这里妨碍我们。” “如果我一定不走呢?”金飞笑呵呵的看着天哥,他才不会害怕这什么天哥。金飞是什么人,眼睛不揉沙子,早就看出这什么天哥其实就是一个地痞无赖,这么看,李强也不是什么好鸟。金飞真有点纳闷,安姐怎么就会嫁给了李强这么一个混蛋呢?当时她的脑袋到底想什么? “嘿嘿,朋友,你可能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吧?不怕我现在告诉你,我叫赵天,道上人们给我一个天哥的称呼,你现在趁早走我可以不追究你的责任,要是不然……” 金飞又摸出一支香烟,“啪”的用打火机点上,眼神微微眯着:“天哥是吧?这里不方便,咱们过来说话。”说完扭身就往一边的黑暗中走去。 天哥的眼神一蹦,他也看出金飞的出现不简单,可是却一点都不害怕,这里就是自己的地盘,对着自己的两个小弟使了一个眼色。 两个小弟一左一右从身后把金飞包围在中间,赵天跟在金飞身后。 “哎呦——哎呦——哎呦——哎呦——” 刚刚走进黑暗中,四声低沉的呻吟同一时间出,刚刚还满脸嚣张的赵天跟李强四个家伙身体已经委顿在地上,满脸惶恐的看着金飞,双手抱着肚子,嘴里有血沫子喷出来。他们根本就没看见这个家伙是怎么把自己打倒的,只有肚子的剧痛让他们明白。 金飞一扫刚刚的微笑,眼神霎时彻骨冰冷,看着地上四个臭流氓,最后眼睛落在李强身上:“李强,我现在有权利跟你说话了吧?” “你到底是谁?你竟敢打天哥,你不会有好下场的!”李强嘴里低号,说话的同时更是哎呦不断。 “是吗?”金飞一声冷笑,猛的抬脚,狠狠踹在面前天哥脸上,白净的脸上多出一个鞋印,疼的赵天嘴里一声惨呼,神经疼到极点,差点晕过去。 “赵天,你只是一个街道上的小混混吧,我还真没听说过。你们今天遇见我算是你们倒霉。”金飞冷笑一声。 “兄弟,有话好好说,误会误会,一定是误会。”赵天连忙求饶,现在就是傻子也看出金飞伸手不简单,根本就不是一般人,现在还是被人家砸在地上,哪里还有反抗的资本。 “你倒是有点眼力劲,嘿嘿,说吧,今天的事到底怎么办?” “兄弟,这真的跟我们无关,都是李强这小子的事啊。他赌博输了欠我钱,身上没有,这才找他老婆要钱,我们只是来跟着拿钱,真的是误会。”赵天看见金飞脸色不对,连忙解释,一筐大粪都砸给了李强。 李强的眼珠子一番,差点背过气去,可是他知道赵天的为人,虽然吃了哑巴亏也不敢解释,一脸求饶的看着金飞。心里却早已经把安姐给骂了一万八千遍。同时心里也在奇怪,安姐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一个厉害的家伙? “记住,今天是第一次,我放过你们,要是下次让我看见,嘿嘿…….”金飞笑着的眼神突的寒冷,吓了面前的几个家伙心里一颤,不敢说话了。 “不会不会了,这样的事再也不会生了。”赵天连忙爬起来,也顾不得自己的小弟跟李强,连滚带爬冲到机车前,跳上去,呼呼的跑了,跑的比兔子都快。 剩下的三个家伙也不敢怠慢,也是一溜烟的跑到了黑暗中,生怕金飞会忽然反悔,连原地的一辆机车都顾不上去骑了。 这种时候,人命要紧。 看着几个人跑了,金飞走到小区门口,看看楼上依旧亮着的灯光。叹口气,也没跟安姐打招呼,上了自己的破夏利。 十几分钟后破夏利在市中心的“夜莺酒吧”门口停下,金飞站在门口看了看,最后还是走了进来。 他刚刚并不是就那么轻易把李强放了,而是他根本就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他要来这里找帮手。在没有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之前,他还不能在上海过分的惹是生非。 但是这种小事对于上海本地人就不一样了。 “金爷,您来了,这是您的酒。”服务生跟金飞早已经很熟,利索的把金飞以前没有喝完的红酒端上来,微微笑了笑就又退了下去招呼别的客人。 金飞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刚给廖四海拨了电话,端起酒杯还没有喝,两个打扮时髦的都市丽人出现在他身边,不等金飞招呼,自主就坐在了他的两边。 “先生,孤单的一个人来酒吧消遣啊?”一个女人媚笑道,手里端着酒杯,露出两排闪亮的小银牙。柔软的身体在金飞身上蹭来蹭去,像是一条水蛇,挑逗金飞的神经。 “恩,这里的酒很好喝。”金飞面色不动,不动声色,很有技巧的避开了女人的纠缠。 虽然女人穿的是很时髦的职业装,可是金飞却一眼看出她们的职业,现在的小姐都会想尽办法吸引男人的,这两个女人无疑很有一手。金飞的身上白天本来有一些火气,但是却恰好这两个女人的姿色没有在自己释放的界限。 一个女人长的难看不要紧,长的难看还出来吓人就是她的不对了。 眼前这俩女显然是就这种人,姿色只能说是一般,只是身材还不错。不过,金飞还是通过他们脸上那厚厚的脂粉看出了这两个女人的年龄实在是不小了。 金飞心里为这俩女觉得悲哀,上了年纪的女人,还要依靠出卖自己的来生活,这无疑是一种很深刻的悲哀。 他不是看不起这种人,相反,金飞对这种人很同情。有些人根本没有一技之长,像是这些小姐,当他们习惯了这种生活之后,你即使给她们一份正式的工作,她们也做不来。只能浓妆艳抹掩饰自己的年龄,尽量多挣钱为了自己下半辈子努力。她们也身不由己。 “哟,先生,您来这里不会就是为了喝酒的吧?”女人语气有些鄙夷,同时眼睛在金飞身上那破旧的名牌衣服上看了一眼,眼神更鄙视了。 “夜莺酒吧”里只有一个老板,是柳俊。廖四海只是这里的保安头目,没有人知道廖四海以前是干什么的,只知道这个家伙打人的时候很疯狂,伸手也好,不用任何花哨动作,快、狠、准,一般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很少有人敢来这酒吧找麻烦,来找麻烦的人都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廖四海接到金飞电话,从里面走出来,眉头不禁一皱,金飞的眼光他知道,这两个破鞋真是没趣,也不嫌丢人。 叫两个服务生上去把金飞身边的两朵狗尾巴花赶走,廖四海才端着一杯红酒走过来。 “金飞,你可是很久都不来这里了,这次一来就给我电话找我,有什么事吧?”廖四海很直接。 “你知道赵天这个人吗?”金飞看着廖四海。 “赵天?”廖四海嘴角轻蔑的一撇嘴,他做的是保安,对于道上的人和物都有一定的了解,赵天虽然道上叫一声天哥,其实却是一个小混混,叫地痞无赖更贴切一些。他根本不放在眼里。“怎么,你跟他生冲突了?”廖四海好奇看着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