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二十年 - 我的美女上司

第215章二十年

青年男女都是金黄色长眼角带着一种让人觉得怪怪的笑容尤其的那个女人看着自己的笑容总是让唐佳佳觉得有种毛骨悚然她心里竟然感觉这个女人的眼神充满了裸的感觉就像是十年前的金飞看着自己时候的眼神。 被一个女人这么看着自己唐佳佳顿时汗毛都竖了起来平时冷静的她此时也嗖的一下钻进金飞的怀抱一双小手更是紧紧的抓着金飞的衣领把脑袋紧紧的埋在金飞怀里不敢再去看身后那个古怪的女人。 金飞没有动伸出手有些怜惜有些心疼的轻轻拍打着唐佳佳那光滑的后背眼睛却是寒冷冰霜地看着对面两个人。敏感的他早已经觉察出了一种古怪的杀机。 只是他心里有点不明白的是那个青年男人的杀机对着的是自己可是那个女人的杀机却是对着自己怀里的唐佳佳! 三个人像是三尊雕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身上凛冽出的杀气让所有经过的人都不由自主的退避三舍生怕是会被眼前这三个人挫骨扬灰! 一抹冰冷的轻蔑笑意从金飞的嘴角溢出他轻轻的抱紧了自己怀里的娇媚佳人眼神有些玩味地看着对面的两个青年男女。 与此同时那两个青年男女也同时消散了自己身上的杀机嘴角轻笑的向着金飞走来。 唐佳佳此时早已经抬头看着两个走得越来越近的男女心里美来由的出现一种自己也说不出的恐惧。 可是这两个人竟然没有丝毫的停留在经过金飞身边的时候那个眼神鬼魅的女人嫣然一笑:“东方的男人这里不方便不过我们还会找你的!”说完协同身边那个同样鬼魅的青年迅离开不再多看金飞俩人一眼! “金飞他们是什么人?刚刚我忽然心跳加是不是他们要对付你跟我?” 等到那俩人的身影渐渐融入大街上的人群唐佳佳终于长出一口气每一想起那个女人鬼魅而裸的眼神她就是一阵心悸。唐佳佳不是傻子自然想到了这其中俩人要针对的是自己俩人而绝对不单是金飞一个人。 “唐佳佳!”金飞没有回头她的话反而的双手搬过她的身子让她的面孔跟自己面对嘴里古怪的一笑:“我现在真的是对你的身份有点怀疑了!” 刚刚那两个人绝对不单单是要针对自己他们针对的是自己俩人这让金飞实在是有些想不通。只有一个可能唐佳佳的身份也绝对不是她外表体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金飞你说什么?你怀疑我?”唐佳佳忽的抬头有些幽怨地看着这个男人。 “没事了他们已经走了!咱们先去找个地方吃饭然后好好睡觉。”金飞没有说话柏柏唐佳佳的肩膀径直走上街道拦住了一辆出租车收复车门对还愣在原地的唐佳佳微微一笑:“你还站着做什么难道你不想跟我一起走了吗?” “哼小人得志!”唐佳佳可爱的皱了皱娇俏的小鼻子微微哼了一声随着金飞钻进了出租。 可是她的眉头却一直都没有解开。心里在想着一个她怎么都拿不定的主意自己是不是要把一些事情的真相都告诉金飞呢?看他的样子可是有点对自己怀疑跟不满了呢? 可是金飞你知道吗?我对你隐瞒这些完全是为了你好啊你不知道我背景身份的复杂我怕说出来会影响你啊?你现在就已经一团乱麻如果再被我说的话影响你要我心里怎么安静呢?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能够跟你在一起就满足了并不奢望你能给我什么啊!可是我又偏偏知道你是那种为了自己女人而不顾一切的女人虽然你的心里也许不爱我可是当我出现危险的时候我确定你是会不顾一切的帮助我的。 你要我怎么办呢? 唐佳佳秀美紧锁偷偷看着金飞的表情忽然看见这个闭眼的家伙一下睁开眼睛扭头正对上自己的眼睛把自己偷看他的眼神看的真真切切。 “佳佳如果你有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助的你一定要告诉我!”金飞重新闭上眼睛嘴角挂起一抹邪气的笑意。 也许世界上最难以猜测的就是女人心可是金飞却偏偏对女人的心猜测的很准他又怎么会看不出唐佳佳有事情隐瞒自己? 你这是在逼我你知道吗?唐佳佳看着金飞心里不断的挣扎最后她做了一个也许自己会后悔一辈子的决定。 嫣然一笑:“你乱想了我没有事情啊!你还是多想想你的东方玉老婆吧!”唐佳佳说完话就扭开头看着外面的景致不再看金飞心里却微微的抽搐一下。两个人的机会也许一辈子只有一次她却这么简单的就放弃了这擦家而过的一次机会这辈子再也不会有第二次可是她清楚自己绝对不会后悔。因为她宁愿自己去独自的承受这一切也不想让身边这个男人为了自己去冒险。 爱一个人有的时候其实很简单只要自己喜欢的人能够高兴能够安静的在自己身边让自己随时能够看一眼就足够了。 不是吗? …… 罗马一个神秘庄严的庄园坐落在半山腰的这座庄园是整个罗马的禁地就像是一座死亡墓地全无一丝活人的气息罗马即便是国王也绝对不会轻易的来这里因为这里居住着这个世界上最有强势的一个家族。 一座充满了西方古典气息的庞大建筑圣奇奥站在偌大的大厅里屏退了回来禀报消息的邦德公爵这个自己的堂弟脸色一片的沉静。 大厅里灯火辉煌可是在圣奇奥的身周却显得一片肃杀一种悲凉的气息笼罩了整个大厅没有一个仆人的大厅里圣奇奥忽然轻轻叹口气嘴里喃喃自语:“我知道二十年前那件事我错了我也知道你终于会重新走进世间也会来找我讨回我欠你的所有。我一直都在等你你知道吗?可是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二十年不知道现在的你变成了什么样子?” 圣奇奥的手里拿着一卷古老的卷轴他轻轻打开眼神爱怜的看着上面那已经陈旧的画像。 白衣飘飘素手执剑三千青丝随风飘扬虽然苍老古朴却俨然是一副绝色美人儿的肖像。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上面所画之人不是别人竟然是那个自我囚禁在幽禅山上的白红颜。 “胭脂……”圣奇奥抚摸着画像嘴里轻轻呢喃:“二十年不见你一向可好!” ……

上一篇   第214章骚动

下一篇   第216章东方玉游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