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修女 - 我的美女上司

第213章修女

纱织修女是梵蒂冈教廷里最有圣女气质的女孩年仅十六岁的她在明年将会参加新一轮圣女的选拔活动很有希望会成为这一代教廷圣女的候选人。 教廷里的修女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世界上谁都知道梵蒂冈教廷虽然只是小小的连国家都算不上的国家可是它在世界上却有着比任何一个国家都强大的实力。 一个享有至少十亿人口信徒的梵蒂冈没有理由软弱。也绝对不会有一个暴徒胆敢对教廷里的修女产生非分之想因为这样做就是在跟地球上释疑人在作对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可是纱织小姐此时却并不在梵蒂冈更不在教廷里她正在美国都华盛顿一座很高档的别墅里面她的身上也没有穿平日那件庞大的修女服换上了一身现代性感端庄的纱织修女就像是一个白色的精灵完美的身材细腻的肌肤呈现出一种让男人马上就会雄起的。世界上所有去过梵蒂冈光明教廷的信徒都知道纱织修女是一个高傲虔诚浑身散出神圣气息的修女是男人的禁地。什么人会想到纱织修女是这么诱人的一个女人当她脱下了那繁杂老气的修女服之后会是这么一种游人的模样。 人生在世如果没有这个世界也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疯狂。修女也是人同样有着常人最迫切的。 纱织修女是教廷里相对比较出色的一个修女有着自己很雄厚的资本她很想成为下一届的教廷圣女自从进入教廷的那一天这个想法就越来越强烈他想成为那个高高在上的老处女虽然不能享受到男欢女爱的乐趣却能够享受到权利的快感。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想着嫁给一个如意郎君纱织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女人为了达到自己的满足她要采用一切能够想到的手段。 按照道理修女是不允许离开教廷的可是纱织修女用一个巧妙的理由离开了教廷了来到了远在美国的华盛顿因为她要在这里得到自己想要的最后一枚重要筹码将那些在明年有希望成为自己成为对手的修女们一个沉重的打击用力的把她们压下去。 她是一个很认真很谨慎的人做事一定要保证万无一失。 她的筹码是邦德公爵大人一个贪花好色的老男人在邦德活着的五十多年来已经不知道毁掉了多少个冰清玉洁的少女的纯真纱织知道这个公爵大人在第一眼看见自己的时候就对自己的身体很有兴趣可是因为自己是教廷里出名的修女而不敢有所动作。 这次她就要用自己的身体来换取这个最大筹码的支持除却自己最后的那一个底线除却自己不能失去处女最宝贵的东西她可以拿任何的东西来换取。 “嘿嘿纱织小姐这么愁眉不展的是不是有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啊?”房间的门被推开一个臃肿的身躯走进来。 这本是一个身上穿着很正经端庄的中年男人保养的很好的邦德公爵看起来也只有四十来岁的样子可是当她看见坐在床上那个黛眉紧锁的女孩顿时两眼射出了两道淫光视线更是在女孩衣服下那前凸后翘的身体上看来看去经过了几日的零距离接触邦德公爵大人对眼前这个小美人儿的身体几乎书是完全熟悉可是每一次看见还是心里热血沸腾恨不得马上就把这个女孩压在身下好好的疼爱一下。 “公爵大人回来了今天听说是少主来了看大人的样子好像心情很好呢!”纱织听见声音连忙站起回头对着这个老色狼嫣然一笑娇柔的声音更加的让人浴血沸腾不能自己。 老邦德本就一种热血的心情此时哪里还经得起纱织的这么一个小小的挑逗上前一把就把这个以前无数次在深夜意淫的女孩抱住此时狠狠的亲吻她的脸颊跟眉毛双手更是毫不拖延的撕扯着那遮挡了她完美身体的衣服。 半分钟后两个人就光溜溜地倒在了床上极尽的纠缠在一起老邦德根本没有觉纱织修女在老邦德亲吻她的时候眼底出现的那一道得逞的奸诈眼神。 她趴在床上一向端庄高傲的纱织修女做出了一个让世界上所有男人都不能控制自己的姿势。 虽然只是能够玩后庭花可是老邦德却已经知足了其实他的心里也很清楚纱织的身份后庭花已经是她的极限如果自己真的不管不顾的完全占有了这个女孩那么等待自己的将不会是快乐而是死亡被整个教廷跟家族的追杀直到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邦德大人少主这次来这里都说了些什么?”纱织一边喘息嘴角轻笑地问道。 老邦德嘿嘿一笑没有回答纱织修女的话:“我现在不想说这些我只想好好看看你的身体我知道你过两天就不得不回去教廷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享受你如此的美丽了嘿嘿!” 纱织娇哼一声没有说话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让她心里有些不快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更加放荡的配合着老邦德的动作出了更加动人的哼声她知道自己现在还远远没有征服眼前这个男人为了明年议会的时候老邦德能够义无反顾的投上自己一票她唯有用自己的身体来取悦这个让自己只看一眼都会厌恶的男人。 第二次漏点后的老邦德终于劳累的搂着这个娇滴滴的小修女沉沉睡去而被折腾的浑身酸疼的纱织身子蜷缩在老邦德身体下眼底闪烁着别人所不能知道的寒意的冷光嘴里喃喃自语:“少主到底怎么会来到这里?难道他是现了我的踪迹?” 一种自内心的担忧跟恐惧从小修女的脸上蔓延娇怯怯的看着是那么可怜可是劳累的纱织修女也终于因为疲惫而沉沉的睡去。 睡梦中的俩人根本就没有察觉别墅的窗户悄无声息的推开在窗台上鬼魅一样的出现一个模糊的人影两点冷冷的寒光咄咄的盯着屋子里大床上姿态不知羞耻的一男一女…… 老邦德在睡梦中正在意淫纱织修女的时候忽然被一股寒冷惊醒他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猛然现自己怀里千娇百媚的纱织修女小美人已经变成了一个冰块。 她的眼睛还是微微闭着脸上没有丝毫的痛楚可是这个女孩的身体冰凉竟然已经死去多时娇柔的身体已经变得僵硬冰冷。 “怎么?吓到了吗?” 邦德公爵大人正在一脸恐惧看着这个尸体就在不久前她还在自己身下极尽可是此时却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一具尸体。就在此时一个冷漠空洞的声音从身边传来 邦德公爵下意识的扭身转身同时利索的已经穿上了一件衣服手里更是多了一柄寒光闪闪的刀锋。 身为世界上最着名的家族就算他是一个老色鬼可是也同样有最出色的伸手伸手的高低本来就跟好色与否无关。 窗前有一张舒服的太师椅这是邦德最喜欢坐着的地方在这里可以清楚的看见外面的湖水跟青山景色昨天晚上他还跟小修女在这个太师椅上玩了一个高难度的动作纱织那充满了诱惑的身体摆出那个羞人的姿势直到现在老邦德一想还是有流鼻血的冲动。 可是此时的太师椅上却坐着一个模糊的人影在没有开灯的光线下这个人影显得异常的飘忽可是却有一种别人想忽略也忽略不掉的威严一双精光闪烁的眸子咄咄盯着老邦德像刀子。 “你是谁?”老邦德站起身他并没有多去看一眼纱织的尸体一个死人根本不能引起他的在乎就算是一个他在乎的女人也不行。他现在只是震惊这个黑色人影到底是怎么进的自己的屋子且不说这房间有多坚固就单单是说外面也至少有上百名训练精炼的保安在二十四小时不错神的防守着这里这个人到底是怎么突破了那些保安的防护进到这里实在是一个很值得人思考的问题。 “一个背叛了教廷宗旨的小修女如果让教廷知道她跟你在这里做的事你想你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黑影冷森森地说。 “你到底是谁想做什么?”老邦德已经开始不断流冷汗如果让教廷知道自己跟纱织的作为他当然知道下场比死还恐怖。可是他忽然又冷静下来:“你想要我做帮你做什么?”老邦德不是傻子既然这个人在这里跟自己说这样的话那一定就会有转圜的佘地。 “我要你现在马上离开这里亲自去你的家族告诉你家主一句话你只告诉他二十年前在东方生的那件事如今二十年已过东方那个美丽的女人来找他讨债来了!” 邦德的脸色一变再抬头眼前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太师椅上空空荡荡的房间里充满了一种死亡的气息。 又回头看了一眼死在自己床上的纱织修女老邦德忽然一屁股满脸颓丧的坐在床上两眼直眼底是深深担忧很恐惧……

上一篇   第212章外国人妖

下一篇   第214章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