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外国人妖 - 我的美女上司

第212章外国人妖

“想当初鲜衣怒马仗剑江湖何等快活!天外飞仙一剑西来紫禁之巅西门吹雪与叶孤城倾城一战吸引了多少武林人士的眼球可是结果呢却只不过是一场宦海争斗篡夺皇位的障眼法罢了可悲可叹啊!” 名叫藏獒的小青年一脸迷茫地看着天空装出一种自认为很苍凉的感觉嘴里说着不着边际的莫名其妙的话。 身边只有一个人是跟他形影不离的玩命。在不远处的安静地方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小青年正是波斯跟蔷薇那对小情侣。 “无聊!”玩命无奈的翻翻白眼扬身躺在地上嘴里叼着一根枯草不断的嚼来嚼去也装出一种很有沧桑感的男人。嘴里哼了一声:“早知道在这里听你说这些无聊话爷爷真应该出去找个小妞耍耍!” “就你?”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藏獒有些垂头丧气那种苍凉气息消失不见嘴角撇了一瞥鄙视了这个同伴一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俩家伙就喜欢上了装深沉也许是经常看见金飞那深沉的样子所感染反正在他们眼里这种深沉是一个男人最迷人的地方。可是每一次装出来身边的人都不会说好话遭到的都是同伴的鄙视跟轻蔑。 门口忽然出现的人影让躺在地上的两个人都不由得看过去。 一脸疲惫的青衣也在自己这群人的老大在他的身边站着一个脸色还很苍白的女孩眉目婉约有些像是一个男孩子可是却散出一种凄凉的味道。中性的美女有时更能给人致命的诱惑。 青衣的眼神就心疼地看着身边这个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女孩而女孩那苦涩的眼睛却一瞬都不瞬地看着院子的门口。眼神里有一种心疼有一种疼痛跟痛楚相当的复杂。 院子里的四个青年连忙扭头看向门口只见门口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站了一个满脸萧瑟的人影。 他没有笑也没有说任何话就只是站在那里身上自然就散出一种颓废的儒雅跟沧桑的凄凉不用假装浑然天成的落寞。 这一刻的藏獒跟玩命感觉到自己先前装出来的老练是多么的可笑跟幼稚在这个浑身上下都散出一种忧郁跟萧瑟的男人面前自己幼稚的就像是两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 “金飞?”金飞身后又出现一个女孩眉目姣好红袖的手里拎着刚刚买回来的蔬菜刚回来猛然看见金飞觉得有些不勉所以不知道这个男人怎么会此时出现在了这里。 嘴角勾起一个迷人的微笑萧瑟的微笑最是要命金飞走到青衣跟那个脸色苍白的女孩面前眼睛里有一抹怎么遮掩也遮掩不掉的愧疚强自忍住了想要去摸那张年强的脸蛋嘴里轻柔地说道:“蒹葭你的伤好了吗?” 女孩叫蒹葭。 蒹葭苍苍白玉为霜。 听着金飞温柔的问话蒹葭微微一笑轻轻点头。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这个男人对自己的一句问候究竟是自己值了还是不值? “我这段时间总是有事没有来看你对不起!”金飞真诚的说。 “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心里真的一点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都没有怪你。”蒹葭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委屈的哽咽道:“我只是觉得我不能帮你是我不好。” 金飞无语面对这样的女孩他不知道说什么才是对的。 蒹葭是那种心里认定了一件事就一定会走到底的女孩不会因为外界因素的影响而改变主意。 金飞忽然嘴角轻轻一笑微笑对蒹葭道:“一会我会去美国华盛顿如果你心情不好可以去美国散散心我在那里等你!” “恩我一定会去!”蒹葭点头异常坚定。 站在她身边的青衣脸色一暗他清楚知道自己这一生也走不进蒹葭的心扉了在她那坚强的心里自己徘徊了十年终究没有走进去却被一个刚刚认识不久的男人完全占据这是悲哀还是幸运? “你们几个如果想去的话就好好准备一下我会在华盛顿等你们到时候我给你们当导游!”金飞回头对一脸崇拜看着自己的藏獒还有玩命笑道对这两个喜欢装逼跟玩深沉的青年有着莫名的好感。 又深深看了台阶上青衣一眼金飞扭身走出院子从始至终并没有跟他说一句话一切尽在不言中他知道青衣应该知道怎么做。也坚信如果蒹葭要去美国青衣绝对不会任由她一个人前去。 飞往华盛顿的飞机上金飞闭目养神一脸的安然嘴角忽而升起一个顽皮的笑容一想起自己的老婆就在那里等着自己他的心里就莫名的兴奋虽然她还在生自己的气可是金飞确定自己能够解开这个心结。 “我真的很纳闷你身上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就有那么多的好女孩喜欢你?难道她们都被你假装出的外表迷惑了不成?”唐佳佳看着金飞那得意微笑的嘴脸很不爽地说道。亲眼目睹了那个苍白脸色名叫蒹葭的女孩的说话神情跟口气的她心里很明白那一切都代表了什么。心说又是一个可怜的女孩啊。自己身边这个家伙身上到底有什么好的呢?可是她自己也说不出来因为她自己也被身边这个家伙给迷惑了。 “这句话你不应该问我而应该问你自己。”金飞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这个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偏偏非要跟自己一起去华盛顿的性感女人嘴里奸诈的一笑:“其实你自己应该更清楚。”沉默了一下金飞自己也有些惆怅地道:“其实我本就是一个花心的坏蛋只是先前因为刘月在我身边所以我一直都在装作很专情的样子。”他贼笑地看了一眼这个以前对自己情深意切的女人忽然嘿嘿笑道:“没想到吧你先前喜欢的男人其实是一个坏蛋!” “骗人!”唐佳佳很干脆的一扭头金飞说的话打死她都不相信如果他真的是坏蛋的话刘月怎么还会跟在他身边而不离开?刘月是多么一个精明的女人啊怎么会被这个家伙的假象所迷惑? “骗人?”金飞自嘲的一笑仰起头看着头顶的飞机舱顶:“也许我是在骗人吧不过你要清楚我骗的可不是你我是想骗我自己。我也想自己就真真切切是一个坏蛋那样我就不会有这么多放不开的烦恼了。” 唐佳佳不再说话一脸悲哀地看着面前这个让自己魂牵梦绕了少女时光此时又让自己放不下的男人。在这一刻她以前经常问自己的那个问题终于找到了答案。 曾几何时唐佳佳很重复的问自己一个很简单也很复杂的问题。金飞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自己就会这么不可救药的爱上他对别的那些甚至比他优秀很多的男人都不屑一顾的独独对他这么死心塌地? 今天她终于找到了答案。正如金飞所说他很想自己是一个坏蛋可是却偏偏不是这更让他身边的女人舍不得离开他更加的迷恋他。 正是他的这种多情跟不舍让他终究不能够放弃自己对身边女人的爱护这也正是女人宁愿不要名分的留在他身边的原因。 女人的感觉有时很奇怪跟爱情无关也跟妒忌无关只是喜欢这种被他呵护的感觉哪怕那种呵护的时刻很短对于她们来说也是容易上瘾的毒药陷进去就不可自拔就宁愿沉迷在这种自我煎熬的痛楚并快乐着的奇妙感觉中。 自己也就是因为他的这个特点才会这么多年也对他念念不忘吧? 唐佳佳见金飞的脸色一片悲伤的落寞知道他是在担心这次去华盛顿东方玉会不会不原谅他。不由的微微有点生气。 事实证明再聪明的一个女人她可以容忍你有别的女人容忍你在别的女人身边心里想起她可是却绝对难以容忍你在她身边的时候心里却想着别的女人。女人都很小气唐佳佳也是女人还是一个很正常的女人。 “在你心里难道只有你那个举案齐眉的东方玉吗?难道你的心里对你身边那些别的女人就可以不屑一顾?”想起刘月的处境唐佳佳不禁有些为她鸣不平甚至她怀疑自己已经把自己放在了刘月的立场上想问题。 金飞不解地看了一眼唐佳佳不明白她怎么会这么生气?这些似乎都跟她无关的吧? “你不要这样看我我是为了刘月不值如果他知道在你的心里的地位根本就连东方玉的一点都不如她一定会悔恨为什么要在你身边承受没有名分的痛苦!”唐佳佳大声地说有些心虚的她在说完话马上低下头。 “刘月不会的我去做什么她很清楚!”金飞淡淡地说想起上午时候跟刘月的一场漏点嘴角不禁露出了会心的甜蜜。这个精明的女人她心里怎么会生自己的气呢? “……” 唐佳佳目瞪口呆的说不出话来脑海里忽然想起了就在今天中午刘月跟自己说起的一句话。刘月说她绝对不会妒忌东方玉就算是金飞的每一天都陪在东方玉身边他有更多的女人他也不会妒忌那个女人。刘月说东方玉是一个高傲古典美丽完美到了极点让她根本就生不起妒忌的心思因为那样讲是对她的亵渎! 她本以为这都是刘月说的借口她并没有把心里话告诉自己。可是此时结合金飞的表情她忽然全部都相信了刘月的话。 不由得对金飞这个最合法的妻子产生了迷惑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一个完美到连刘月都不忍心去妒忌的女人到底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 “当动手时把那个女人交给我!”在飞机上一个角落的座位一个身穿绿色性感服装的金女人嘴角轻笑道眼睛的余光看着自己面前不远处的一个座位从她坐着的位置可以清楚看见坐在那里的高雅女人。 坐在她身边的一个同样金青年眼神阴霾地看了一眼身边这个充斥着恶魔血液的姐姐嘴角也挂起一个古怪的笑容:“没想到你对东方女人也会有兴趣我以前只以为你对西方那些性感小妞才会有兴趣的。” “怎么?难道不可以?”女人看了一眼这个跟自己有相同变态性取向差异的弟弟忽然奸诈一笑:“那个男人你看见了吗?虽然这次的任务是将他击杀不过目前只有我们找到了他的踪迹在杀死他之前你倒是可以去好好的享受一下这个东方男人他的气质真的很特别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一个男人我还真的不舍得杀死他呢!” “我一定会好好的伺候他在他临死之前!”青年诡异的一笑眼神射出阴沉的目光!紧紧盯在不远处金飞身上眼睛里还有种贪婪的。 “其实我总是觉得有一个人比他还有性格只可惜那个人你不敢去碰他!”外国女人忽然很阴险地说道。 察觉到危险味道的青年身子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侧头一脸怨毒地看着这个恶毒的姐姐咬牙切齿道:“我知道他让你陪他上过床怎么难道你除了对女人有兴趣之外对男人也有感觉了? “是啊男人的那个东西有的时候真的很让人呢!只是他们的身体都太肮脏了我宁愿喜欢跟我一样干净的女人我可爱的弟弟你是知道的我一直都喜欢的是处女!” “你怎么就知道前面那个女人就会是处女?”青年鄙夷道一脸的不屑。 “我当然知道虽然看起来她的年纪应该不算年轻女孩可是我可以确定她还是处女!”女人得意地笑道:“其实这个世界还是不公平的处女我还可以找到可是你却很难再找到一个处男咯咯!!” “哼!”男人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女人却又说道:“不过那个人真的很雄壮上次我差点被他搞得虚脱掉呢!” 青年身子打了一个哆嗦脸色也变得铁青一脸恐惧地看着女人:“如果少主知道你在背后说他的坏话我保证你一定会生不如死!” “如果是被他搞死的话我倒是一点都不愿意。”女人媚眼如丝的又看了一眼前面的那个颓废男人:“不过说真的我现在倒是真的有点对男人感兴趣了呢。不知道前面这个男人那方面的能力会怎么样?” 青年满脸恐怖地看着这个从小跟自己相依为命一起长大的姐姐过了好长时间才说了一句:“人妖!”

下一篇   第213章修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