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首饰店 - 我的美女上司

第210章首饰店

开着不属于自己的轿车停在“纷舞妖姬”的门口的金飞一点都不觉得丢人似乎他已经习惯了去开自己女人的车。 他已经预定了下午的机票飞去美国华盛顿可是在临走之前他一定要见一个人一个精明奸诈却属于他所有的女人。 推开刘月的办公室。 “我正在处理文件有事一会再说!”伏案在桌上处理文件的刘月头也没抬这个时候敢不敲门就走进来的只有自己亲近的秘书。 金飞默默地走到刘月背后看着这个因为操劳眉头皱的紧紧的女人不由得伸手从后面轻轻环住这个女人那纤细的腰肢。 被搂住的刘月先是身子一颤随即就变得柔软她清楚的记得金飞身上的味道丝毫没有挣扎的放下自己手里的钢笔用小手紧紧攥住了金飞的大手很用力生怕是这会成为幻觉而消失。 “是不是很累有些事并不是非要你一个人去承担你可以交代给别人的!”轻轻咬着刘月那精致的耳垂儿金飞呢喃地说道。 脖子里的热气让刘月身子更加柔软她没有回头而是把身子尽量的躲进金飞的怀抱。 承受了太多苦难的她其实早就知道太过操劳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最不明智的事情聪明的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可是金飞不在这里有些事情她不自觉去做实在不放心。 如今这个男人回来了她只想安静地靠在这个男人怀里休息一下着就足够了! 女人很多时候并不是为了自己活着而是为了自己最沭的男人。 比如刘月比如张媚儿…… “你又不在这里我如果再不用心真怕会生两年前的事情!毕竟纷舞妖姬并不是只有这么一个小小的酒吧!牵连了太多的东西在里面。” 刘月微微叹口气雪白小手在金飞的大手上轻轻的摩挲。也许有这个男人的这句话她所做的一切都值得了。 金飞叹口气松开了刘月走到落地窗前低头看着外面川流不息的人群默默的从怀里摸出香烟随在后面的刘月拿过打火机温柔的给他点燃陪着他静静的站在窗户前面看着外面的人群。 虽然只有一个透明的玻璃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金飞的眉头微微皱起任由刘月从后面搂住自己的腰间用白净的脸颊不断轻轻摩擦自己的后背。 “对不起!” 金飞轻轻地说说完话的他轻声苦笑了一下是自嘲的苦笑这样的时候说出这样的话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刘月为了自己付出的已经太多就算是自己用一辈子去偿还也偿还不了一句简单的对不起能够代表什么? “不要对我说对不起!跟我说这些有用吗?其实你心里很清楚我要的并不是这个。”刘月并没有不快乐可是却也并不生气嘴里有微微的赌气味道。 “只是有的时候会觉得很孤单尤其是在晚上的时候川说这句话的时候刘月的眼睛里像是一汪春水般的诱人。 金飞猛然回身一把抱住了这个对自己死心塌地的女人强横而霸道的攫取了她的樱挑小口肆虐的入侵那神圣的领地。 大手更不老实的伸进了刘月那性感而敞开的领口微微扯开了那严谨却不失前卫的职业套装衣襟用力的在一只圣女峰上微微捏揉。 刘月不开重负的身子一颤身子虚弱的挂在金飞身上媚眼迷离哪里还有一点像是平时端庄淑女的样子半解的衣衫让她看起来就像是最荡的女妆鼻子里因为金飞的侵犯而不断的出微微的哼声。 一双作恶的手并没有就此停止一只手紧紧握着刘月胸前的饱满另外一只手已经沿着那美妙的身躯下滑在细腻柔滑的大腿内侧轻轻的揉槎…… “金飞不要心察觉到金飞的大手已经钻进了自己身体最神秘的部位刘月马上知道金飞要做什么嘴里无力的轻呼。 此时的金飞却哪里还会停下他猛然一下把刘月的身子翻转下意识的刘月本能的按住面前巨大的玻璃窗清楚的感受到金飞那火热进入自己的身体的她嘴里轻轻出了一声娇媚:“啊一二 虽然理智还在不断告诉自己这么做不对可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是身体却已经完全不听从她的使唤渐渐的随着金飞的动作刘月的身子开始有节奏的律动着感受着自己最深爱的男人那最雄伟的火热跟自己身体的水乳交融。 面对巨大落地窗的刘月清楚能够看见下面那流动的人群有一种羞耻的刺激让她的身体更加敏感被金飞的冲撞搞得不断痉孪。 整个纷舞妖姬的员工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最高高在上的端庄贤淑的美女总经理此时竟然用这么荡的姿势在一个男人做着人类最原始的事情。如果他们知道就算是知道那个男人是他们的老板也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冲上来用口水把金飞淹死。 随着刘月的一声低叫金飞一把将她的身子扭转面对自己从正面再一次进入这个美丽端庄女人的身体充分感受着她的漏点跟身体的滑腻更加漏点的刺激起她的另外一重浪潮…… 刘月早已经脑袋迷迷糊糊一双裸露的雪白手臂软软的抱着金飞的脖子嘴里不断的低哼出声任由这个男人将自己送上更高的漏点…… 终于金飞紧紧的抱住这个衣衫半裸的美女两个人的身上混合了汗水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尽情享受着。 渐渐恢复神志清醒的刘月脸色潮红的把衣服整理好又亲自给金飞把裤子整理整齐两个人坐在沙上金飞默默的抽烟。 可是他的脑袋却并不平静刚刚的刺激他并没有别的想法只是自己这次来了就又要离开了他深深知道一个男人最需要自己爱的男人什么所以才会在这个公众场合作出这么无耻的事情。 “我下午的机票会去华盛顿。”金飞没有看刘月眼睛淡淡的头顶的天花板语气有些无奈。 “我知道唐佳佳已经告诉我了!”刘月苦涩一笑对于那个暗恋了金飞十几年最后都没有放弃的女人她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难道要劝说唐佳佳也跟了金飞吗? “你小心点白狼昨天跟我说这次闹事的可能是青帮!”金飞的眉头深锁。 青帮又是青帮这个古老到似乎已经被世界上的人们忘记的帮派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似乎还是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上。真是头疼啊! “其实你这次离开之前最应该去看一个人她现在最需要你去看看她呢!”刘月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金飞扭头看着刘月心里不解刘月说的是谁? 刘月娇媚的一笑刚刚经过金飞滋润的她看起来身上多出了一些叫做妩媚的东西一个女人也许不漂亮可是在动情的时候总会有一些别样的味道。 “其实说起来应该是两个人才对!”刘月俨然轻笑眉目间尽是敏不清的柔情侧转身子把自己的身子全部都依偎进金飞的怀里。这个深爱的男人马上就会为了另外一个男人而离开自己她的心里却没有一点的妒忌跟不开心! 刘月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如果不聪明她也不会担当起“纷舞妖姬”的一切责任更加不会在两年前差点把这个庞大的集团囊括在自己手里。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在金飞心里的地位她更加清楚在金飞心里自己跟东方玉都占有别人不可取代的地位东方玉是他唯一的合法妻子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而她却是金飞初恋的对象。有了这两层关系让她清楚自己跟东方玉金飞身边那些别的女人不同。 对于东方玉这个冰冷而完美的女人她甚至连妒忌的心思都没有只是觉得有些愧疚她总是觉得自己抢夺了她的丈夫! “是谁?”金飞眉头微微皱起脑海里忽然想起了两个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看见过的女人。 “你自己心里知道何必还要我说出来呢!”刘月微微一笑并没有说出来。 金飞叹口气站起身他知道自己猜对了有些愧疚地看着沙上这个刚刚跟自己极尽的美女有一些抱歉。 “去吧比起我她们现在更需要你!”刘月没有生气知道他马上就要离开自己这一次的离开也许比上一次还要长可是她却一点都不生气。他能够在回来的第一时间来看自己已经让她觉得心里异常的满足。 …… 沐子走进装修精致的饰店看着趴在柜台上静静聊天的两个女孩微微一笑:“我姐姐呢?” “是沐子啊经理在上面休息呢!你上去可要小心点不要打搅她最近经理的心情有些不好!”一个雪白脸颊上点缀了两点雀斑的娇俏女孩小声说道。 微微笑着点点头沐子走上了饰店二楼的楼梯…… 坐落在厦门市中心的这家饰店并没有多大的规模可是里面展到出的却全部都是价值连城的珠宝饰饰店的名字很奇怪叫做:静静的飞。 没有人明白这个名字的含义除了身为老板娘兼经理的美女老板。 这座只有二层的小楼在厦门市中心显得十分的扎眼使得这里的生意并不少那些有钱人总是会选择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这里无疑挑起了那些富家太太小姐的好奇跟兴趣开设这个店面的老板绝对有惊人的目光。 沐子刚刚上去门口一闪又走进来一个人。 金飞放眼打量一下这个装修精致典雅的珠宝饰店心里不由得点头刘月刚刚告诉自己何静在这里开了一家珠宝店当金飞问具体地址的时候刘月只是奸诈一笑:“你去吧等你去了就会认出来的!” 静静的飞? 金飞淡淡呢喃着这句简单的名字心里微微酸楚。 跟何静完全是从灵欲结合才走到了一起本来她是有一个算不上和睦却很安定的家庭的可是却因为自己的出现将这个妖媚的少妇牵扯到自己的身边来。 刘月精心挑拣的浅灰色休闲西装更加能衬托出金飞眼底那一丝隐藏的落寞跟颓废儒雅的高贵跟不拘一格的魅力完全显露出来。 “请问先生您需要什么帮忙吗?”雀斑的女孩有些脸红的赶紧从柜台后走出来轻笑问道。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跳动有些加面前这个处处流露出颓然气息的男人让她心里不能平静。 “这里的老板是不是的很性感的女人?”金飞嘴角有些坏笑脑海里已经想起了何静身穿鲜红旗袍的妩媚样子这样并不算的上很美丽的女人那完美到极致的身材总是给人一种释放的感觉。 “你是谁?找老板干什么?”雀斑女孩马上口气有些不善哪里有这样的客人来了不说买东西直接说老板是不是一个女人。 另外一个女孩在听见金飞的话的时候也走出来一脸鄙夷的看着金飞。一个人长的再好有什么用还不是内心垃圾的无聊混蛋! 这样类似的事情两个女孩已经不止见到一次因为老板的美丽和单身总是时不时的有男人会来这里搭讪可是美丽的老板却从来都不正眼看对方一眼。这让两个女孩心里渐渐明白自己老板的心里一定是藏着一个更加优秀的人她一个人在这里默默的开店也许就是等着那个心理的男人。 “我们这里是珠宝店先生您如果没有需要的话还是请自便好了。”雀斑女孩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也不照照镜子就你这德性怎么能够甬坍上我们美丽的老板!”另外一个女孩更狠毒说完竟还轻啐了一口转身离开。 无奈的摸摸鼻子金飞心里苦笑自己难道就那么不堪吗?不过眼前这两个女孩倒是有些意思真不知道何静是从什么地方找来的。 就在金飞心里思索要怎么问出何静的下落的时候楼梯上传来一个妩媚的女人声音:“金飞你来了?” 金飞倏地抬头楼梯上站着一位身穿红色旗袍的女人性感妖娆的美丽纵使没有绝美的脸蛋那完美的身材却足可以弥补她身上一切的不足尤其是那白皙如同牛奶一样的光滑肌肤散出让人眩晕的光泽。 眉目间有淡淡的水痕划过说不出的娇怯动人“

上一篇   第209章“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