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残酷的刀锋 - 我的美女上司

第193章残酷的刀锋

剩下五个忍者冷冷地看着兰香跟紫魅两个女人眼神冰冷没有丝毫温度对于自己同伴的死没有一点的怜悯。 身为忍者早就已经没了正常人的感情。除了对于自己主人的衷心外再没有任何的感情这是忍者的使命也是身为忍者的悲哀。 兰香那中性气质的面孔下依旧是那么的冷漠外表还是那个娇怯怯的小女人可是围在她身边的所有忍者都已经不敢再小看她。 “她……”大桑目瞪口呆说不出话完全不敢相信地看着站在那里的兰香敏锐的眼光他清楚看见兰香的手里捏着一把没有刀柄的刀锋冰冷寒光夺人心魄。正是这抹无情刀锋要了那个忍者的性命。残酷而充满了冷漠的眼神嘴角带着微微一丝的笑意绝对是轻蔑。 没有丝毫理会身边包围着自己的忍者她抬起那精致绝伦的俏脸看向大丧兰香相信自己身边的紫魅虽然没有自己这么强大的伸手可是却绝对也不简单几个忍者在瞬间还不会伤害到她。她很放心纵使忍者再出手她绝对会在他们攻击到紫魅之前一个一个收割掉他们的命。 “她的伸手绝对在你之上如果你现在还不相信你可以亲自去试试。”进一脸微笑的对着不远处看向自己的兰香点点头嘴里轻声道:“不过我相信你一定不会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 “退下!”大丧没有说话现在的已经完全失去了信心他很清楚自己那几个保镖想的是什么他们是想要抓住那两个女人然后好用来威胁面前男人。 可是他们已经为自己愚蠢的冲动而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或许他们不怕死可是大丧现在却不想让他们就这么简单死掉。 五个忍者没有丝毫犹豫的消失在众人眼前只留下了兰香脚下一具完全冰冷的尸体。 “你想将我怎么样?”大桑很悲哀地看着金飞悲哀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悲哀他的不自量力竟然白痴到跟面前这么一个恐怖的存在作对。 他觉得面前这个斯文的家伙可能还在自己少主之上甚至还有过之。 现在的金当然还不会比的上波塞冬还远远不是那个古怪青年的对手不过现在的大丧已经完全失去了分寸脑袋里根本就没有了往日的聪明像是一个白痴。 “你想我怎么对你?”金飞没有回答大丧的话反而好笑的问道。 大桑几乎是想也没想地说:“只要你不杀死我我可以当你的打手只要你一句话我可以去给你做任何事。” “打手?”金飞冷笑:“你觉得你的伸手对于我还有什么用?你连我身边的女人都不是对手难道你想要在自己身边养一只狗?那样白白浪费我的粮食?” 大桑的脸色一点都没有因为金飞的损人而难看他一本正经的看着金飞:“我知道你身边一定不缺少我这样的打手可是我却可以帮助你做别的事。我也许没有你要求的那么高深的伸手但是我一样有用!” “那你说你有什么用?”金飞眼神微微眯起看着大桑眼神里只有玩味却没有鄙视他并么有因为大桑的贪生怕死而鄙视他在这个世界上谁不怕死就算是自己也怕死没有谁不怕死!大桑这样的选择不仅是怕死他只是在找一个或下去的借口。 “我们都来自东方就算是你再厉害对于这个古怪西方也绝对不那么清楚我想在这样的时候我对你还是有一定的帮助的!”大桑看着金飞斩钉截铁地道:“我可以帮助你查探黑暗家族的秘密我知道你现在一定看那个波塞冬很不爽!” 金飞的面色一动再看着大桑的眼神变得很有意思了没想到面前这个家伙还真是聪明一下就感觉出了自己看波塞冬不爽! “好我答应你!”金飞点头没有一点犹豫。 正如大桑说的现在的他看那个波塞冬很不爽可是此时他却拿那个家伙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对于西方还一点都不了解要说了解也只是几年前在执行特殊任务的时候了解的那些东西不过他现在忽然现自己那个时候接触的东西现在已经过时了。 大桑无疑是自己很好的一枚棋子。 大桑却是愣了一下不可思议地看着金飞:“你真的相信我?”他刚刚说话完全是在试探他倒也不是那么怕死直是不想死的这么冤枉。 可是金飞对于自己提出的要求答应的简直是太快了反而让他有些不敢相信虽然他也清楚自己说出的这个要求诱惑力很大却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效果吧? “我并不相信你。”金飞淡然一笑看着面前大桑吃惊的样子冷冷一笑:“不过我知道你根本就没有返回的机会!”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难道你就不怕我离开了这里马上反悔跟你说过的话?”大桑有些好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你知道她是谁吗?”金飞没有回答他的话忽然伸手一指兰香。 “她?”大桑愣了一下那个女人虽然很厉害是你的女人还会有什么厉害的背景吗? “你知道世界杀手榜上排名前三的血脸儿吗?”金飞一声冷笑嘴里阴森地道:“她就是血脸儿的亲妹妹如果你敢违背今天你跟我说的话我相信你的伸手绝对不会是血脸儿的对手!” 大桑什么都没说面如死灰转身迅的离开。他当然知道血脸儿是谁所以他绝对不敢对今天说的话违背。他知道就算是有自己的少主保护自己如果世界排名前三的血脸儿想要自己的命自己也绝对活不到第二天的早晨。 他终于知道金飞为什么敢这么肯定不禁的对自己一阵嘲笑还真不是一般的傻逼啊! 那个娇小的女人竟然会是血脸儿的妹妹自己还想打她的主意?他现在对这个斯文的男人忽然变得充满了兴趣到底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背景连血脸儿的妹妹也能搞到手? 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的找寻一下这个人的背景。也许自己今后跟着他远远比跟着少主还要保险一个连血脸儿的妹妹也敢霸占的男人恐怕比自己的少主还要恐怖许多吧? 直到大桑的身影消失兰香才来到金飞面前轻轻用白嫩小手拉了拉他褶皱的衣襟:“金飞你刚刚对那个人说的什么?他好像很害怕?你为什么不现在就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