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金飞的身世 - 我的美女上司

【017】金飞的身世

ps:续集开始了,现在还不能要鲜花,大大给点礼物冲冲门面吧,谢谢。另外,希望支持星儿的大大去给星儿的《美女导师爱上我》投人气票,谢谢,现在星儿的导师名词很垃圾,就看各位大大的努力了! 017金飞的身世 “你胸口受伤了,用手堵住伤口。”金飞说完走出了房间,在女人愣的时候,金飞又走了回来,手里拎着一个急救小药箱,正是下午的时候为了给林薇薇医治脚伤的时候买的。 “刺啦——” 布帛撕裂的声音,女人只是一愣,自己前面的睡衣就被金飞无情的撕碎,露出了胸前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一双饱满的双峰,上面有细微的汗珠跟血水,看着妖艳、恐怖。 “怎么?还看吗?想不想摸一下?”女人充满挑逗的声音在房间里像是春药一样的催人疯狂。 金飞没有说话,他只是盯着女人左胸上的那道深深的伤口,鲜血还在不断的流下来,将本来应该很娇媚的酥胸弄的让人心里觉得恐怖。这绝对是一个让所有男人都可以疯狂的胸部,可是这个伤口的出现却能要所有男人都消失。 是什么人这么狠辣的杀手,女人这么漂亮,都下的去手?金飞的心里暗叹,如果是他,他一定下不了手。 叹口气,金飞伸手拿出酒精棉,刚要去给女人擦拭那些鲜血,忽然被女人胸口悬挂的一件事物吸引,又停住了动作。他的眼睛急剧收缩,眼神凝住,看着这件东西,心里却是翻江倒海起了滔天巨浪,呼吸也止不住的急促起来,不受自己的控制。 那是一条红色的丝线,在女人胸口的部位悬挂了一个小小的圆环,金飞距离很近,一眼看出那圆环其实是一个戒指。一个并不出色,显得古色古香的戒指。像是已经经历了很长的年代,既不高贵也不华丽,实在是太普通了。 可就是这个普通的戒指,让金飞的脑袋一阵的眩晕。 “这……这是你的戒指?”金飞几乎是声音颤抖,伸出手想去碰触这个小小的戒指,想仔细的看看上面的图案。女人虚弱的的身体此时却不知道从哪里来了力气,一双手伸手,狠狠抓住金飞的双手:“别碰。” “你都准备把你自己给我了,这个小东西却不要我嘭?”金飞有些纳闷的看着女人。 “我不允许任何人碰它!”女人的声音很冷,也很坚决。 金飞看了看女人,又看了看那个戒指,收回了双手,他现在心里只是在想,那个戒指的里面是不是刻画了一条飞翔的天龙。因为他记得自己小时候,也有这么一枚戒指,大哥说是捡到自己的时候,自己身上就戴着的,可能跟自己的身世有关,如今戒指被大哥给自己小心的保管着。自己的那一枚里面就刻画了一条龙。戒指外面的花纹,跟女人身上的这个就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难道这女人跟自己的身世有关? 金飞不再说话,小心的给女人处理好了伤口,并用纱布包扎好,这里只有这些简单的东西,只能急救,弄好了一切,金飞看着女人:“伤口暂时不会流血了,不过,你最好还是尽快去医院包扎一下,不然可能会留下伤口。” “谢谢。”女人的声音难得的正常一次,不冰冷也不挑逗,伸手抓过了床上的毛毯,围裹在自己身上,走到窗户边看着外面不远处的小洋楼。 金飞也跟在女人身后,女人的身上是一种很强烈的香味,很刺鼻,很要人沉醉,很能让人犯罪,由此可看出这女人是一个泼辣的女强人角色。 女人始终不说话,眼神一片阴冷,只是盯着前面的小楼,金飞也奇怪的看着不远处的小楼,虽然他不知道生了什么,可是却清楚,小楼里一定生了什么,不然女人也不会身受重伤的跑到自己房间。 两条窈窕的人影从前面小楼的窗户里窜了出来,悄无声息,像狸猫一样轻微,两个人影出来后,站在黑暗中碰面,然后四处看了看,便钻进了一辆黑色轿车离开。金飞看出,那轿车是女人的保镖开的,如今却叫别的人开走了。 “你心里是不是很奇怪?现在很想知道我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受伤?”女人收回目光看着金飞。 “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知道你是谁,我只知道自己先很困,你打搅了我的睡眠,我想抱着你好好的睡一觉。你身材这么好,抱着睡觉一定很舒服。”金飞懒洋洋的说,走到床边,一头倒在了床上。 女人妩媚一笑:“只是抱抱吗?你如果对我做别的什么我也不会拒绝的。”她也走了过来…… 、、、、、、、、、、、、、、、、、、、、、、、、、、、、、、、、、、、、、、、、、、、、、 清晨醒来,金飞看了看身边,空荡荡的,那个女人早已经不见,想必是已经走了。一晚上俩人真的什么都没做,他只是抱着女人睡了一晚上,很纯洁。 “金飞,起床了,要去上班了!”林薇薇冰冷厌恶的声音在门外想起,一想起昨天生的事,今天早晨自己还得叫这个家伙起床上班,林薇薇就心里恼火,想要泄,可去却拿金飞没辙。 “林部长,今天我身体不舒服,跟你请假一天。”金飞赖在床上懒散的大声道,其实他肩膀上的伤势并不严重,只是皮外伤,昨天早已经处理好了,除了使用重力时候有些不适,平时倒是没什么不同。 “咚咚——” 林薇薇下楼去了,金飞又看了看房间里,空气中还弥漫着昨晚女人身上那种浓烈的香气,可是人却已经不在了。连昨天自己撕开的睡衣碎片也不见了。心说这女人还真是小心。 听见外面的轿车动声,金飞知道林薇薇上班去了。他这才懒洋洋的起床,其实,他今天不去上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他想去前面的小楼看看,到底生了什么,昨天那两个窈窕人影到底是什么人,还有,女人受伤了,可她的四大保镖怎么都没出现? 四处看看,没人注意自己,金飞身子嗖得一窜,来到了小楼下面,然后身子一贴就从窗户里钻了进去,神不知鬼不觉。 可当他进来后就愣了一下,本应该在自己床上的女人此时正坐在客厅的沙上,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嘴角带着轻蔑的笑,像早就知道金飞会来一样。 “来了?”女人轻道。 “恩,来了。”金飞点头应了一声。 “坐吧!”女人说。 “好,谢谢!”金飞坐在女人对面。 俩人对话像是老朋友一样,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只是说这话的时候,场合很不对劲。金飞早已经闻见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就从自己身后传来。 他转回身,纵使他曾经杀人不眨眼,此时也是吓了一跳,身子嗖得一下站了起来。 沙背后,那个黑人大汉双眼圆睁,正瞪着自己,眼睛里全是惊恐、绝望,不可思议,要金飞惊恐的是,这只是黑人的一个头颅,他的身子在不远处的地方,满腔鲜血已经流到干涸,地上都成了紫黑色。 “怎么,害怕了?”女人冷漠的声音从后面想起。 “有点。”金飞毫不掩饰自己心里的恐惧,他的眼睛在客厅里四处乱转,寻找另外三个人身影,既然这黑人已经死了,那另外三人想必也不幸免。 “不用找了,他们都死在卧室里面。如果你有兴趣可以进去看看。” “算了吧,我可没这个爱好。”金飞头皮一阵麻,自己有兴趣去看看死人,自己疯了? 女人似乎一点也不奇怪,眼睛盯着金飞。金飞也看着女人,此时的女人身上已经换了衣服,是很简单的热裤加t恤,很流行,很青春,很靓丽,只是身上的气质有些不正常,女人太冷了,太冷漠。金飞以前觉得林薇薇就够寒冷了,可是跟这个女人一比显然还不是一个档次。 “我知道你一定也不是个平常的人。同样,我也不是一个平常人。但是,今天生的事你最好忘记,也不要对别人提起,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女人说完眼睛一闭,意思再明显不过,她的话说完了,金飞可以走了。 金飞站起身:“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嫣然,你还有别的问题吗?” 金飞没有再说话,直接推门走了出去。其实他很想问问女人身上那个戒指的事,或许那个戒指跟自己的身世有关。可是想了想,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会说的,既然知道她的名字以后就还有见面的机会,金飞也不着急。 李嫣然?你应该叫李寒冰才对。 金飞的走出小洋楼的时候,嘴角一声轻笑,他也没回林薇薇的小洋楼直接来到了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