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狠辣的女人 - 我的美女上司

第142章狠辣的女人

“错了?”刀疤脸接过了黑哥递给自己的香烟使劲的抽了一口很舒服的喘了一口气把刚刚搜刮的财产扔给一个兄弟自已蹲在黑哥面前看着这个一辈子来他最敬重的男人。 “那个女人我看不出什么可是那个男人看着就不简单你绝对不是他的对手。”黑哥很认真地看着兄弟。 “怎么可能?那个小子一看白白净净的就算牛逼能牛逼到哪里去?”刀疤脸不屑地哼了一声显然是不服气。 黑哥叹口气他忽然问:“刀疤你还记得昨天你回来的时候我腿上那道伤疤吗?” “怎么了?不就是跟青帮干了一架吗?妈的他们人多三百人打黑哥你们几十个人就算受伤了又怎么了?受伤也不丢人。”刀疤脸很猖狂的大声说道。 “我那是骗你的。” 黑哥忽然脸色变得很阴暗一点也不像是一个混黑道的更像是一个老人用力地抽了一口香烟才低低的说。 “我那是骗你的什么三百人?对方只有十个人只有十个人啊!”低沉的声音充满了一丝潜藏的恐惧。 刀疤脸一下愣住了惊讶地看着黑哥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话。 “十个人就只有十个人。”黑哥的脸色很不自然还带着恐惧的神情笑容难看的要命:“那天你们几个不在南京不然咱们现在也许见不到了。那是一个血腥的场景青帮就只有十个人十个就把我跟八十六个兄弟砍的全挂了不是我跑的快你们也不会看见我了呵呵!” 听到这儿连身边别的兄弟就停止了说话一脸古怪地看着老大。 “三百人?屁三百人对方只有十个人十个就把我们差不多一百人给砍没了……” 刀疤脸已经惊讶得嘴巴张开老大连香烟烧到了手指上都没有感觉到。 “而我腿上那一刀就是在前天被一个人砍的好像是青帮一个码头的扛把子一个年轻的女人一个看上去像是天仙一样的女人她狠狠地给了我一刀……” 刀疤脸的身子一激灵脑袋马上想到了刚刚饭店里那个气质高雅的女人身上出了一身的冷汗…… 然后刀疤脸的腿一软直接坐在地上。 这是一个他根本就接受不了的事实虽然这是一个铁一样的事实可是他实在接受不了!! …………………… 夜色朦胧! 十里秦准河堤又笼罩在了一片粉红的烟幕中一条一条或大或小的划船在河面上不断行驶来去显得有些散乱和匆忙。 金飞坐在河堤的一块石头上看着河边欢笑跑动的莲儿。 只有此刻的小女孩才真的像是一个孩子嘻嘻哈哈的跑来跑去欢笑跳跃…… “叔叔快来啊这河水好凉爽哦!”莲儿脱光了小脚站在冰冷的河水里回头对着金飞招手脸上花朵一样地绽放出美丽的笑脸。 “不了你自己小心点不要掉下去!”金飞摇摇头一脸的温柔眼波里全是无尽的柔软。 “咯咯——” 清脆的笑声在河堤上不断扬起而此时不远处的黑暗中两个黑色人影悄无声息地接近了金飞在靠近金飞三米左右的时候站住四只冰冷的眸子注视在金飞的身上。 “既然来了就过来吧!不要站在那里吓着莲儿可不好!”金飞头也不回的说道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在河边戏水的小女孩。 水嫩的小脚儿清亮的河水荡漾出一圈一圈的亮光水纹蔓延开去显出一片异样的平静……. 两个男人从黑暗中慢慢地走到金飞身边其中一个竟然有两米多高的身材赫然正是泰山另外一个人不是天煞是谁? 金飞头也没回眼睛看着慢慢从河水里走到自己身边的莲儿嘴里淡淡的问:“他们此时已经都到了南京了吗?” “是的黑哥已经带着狼牙全部来到了南京正在按照金爷的吩咐做事!”天煞恭敬地说。 “那就好!”金飞站起身伸手把站在自己面前的莲儿抱在怀里然后看着平静的河面不再说话。 他在等一个人等一个现在应该出现的人按说这个人早应该出现了这也是金飞为什么会此时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可是时间已经到了。 河面上只有游荡的小小花船可那个女人呢? 她却始终没有出现。 李嫣然你到底是做什么? 金飞转身准备离开了而这个时候在一艘小小的花船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里面坐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正是没有出现的李嫣然在她的身边还站着一个青年额头一道竖纹染成了金色如那弯曲的小蛇。 “温娃你为什么不出去!”金蛇有些不解的看着李嫣然不解的看着岸边金飞怀里抱着小女孩已经走出了视线逐渐的隐身在黑暗中。 “出去?我出去又能做什么?姑姑不让我动她不但吩咐了下面不能听我调派甚至现在还让你来看着我不就是生怕我会冲动吗?”李嫣然淡淡苦笑一声没有说话眼底却有一丝奇怪的阴霾闪过。 金蛇叹口气看着外面的河水:“其实我知道你的能力如果你想你一定有办法的就算走我在这里也根本就看不住你如果你想走一定有你的办法!” “可是……我现在反而不想出去了。”李嫣然回头看着金蛇微微一笑媚态丛生。 果然金蛇很奇怪地问道:“为什么?你现在难道不担心那个金飞了?” 李嫣然没有说话继续转头看着外面过了一会儿才道:“如果他真的连这么一点小事都处理不了那么他根本不配他那个身份了。” 李嫣然微微坐下在船头有一盏小小的炉火上面的茶水冒出淡淡的热气一种清香的香气蔓延了整个小船。 香茶、美人儿眼前的景色很安静金蛇忽然有些心酸的感觉。 不知道他想着什么眼神愣愣地看着外面过了一会儿说:“娇娃已经没事了只是……” “只是她的左手没了吗?”李嫣然语气冷漠淡淡的哼了一声:“这是她自己找的那个男人有多么危险我不是没有跟他说过可是她却偏偏去接近他至少她现在还活着!其实她应该死了才对!” 金蛇说不出话来有些错愕地看着面前的煮茶美女像是有些陌生不认识了一般。他很不明白温娃跟娇娃是从小到大生长到大的一对姐妹虽然不是亲生可是却胜似亲生这样绝情的话李嫣然怎么能说的出来。 李嫣然却浑然那不在意一边继续煮着面前的香茶一边依旧冷淡的轻声道:“金蛇你是跟我们一起长大的几个人里面最聪明的一个也是我们之中最冷血嗜血的一个是不是现在连你也是觉得我不近人情?” “不是我没有这么想。”金蛇几乎是本能地说看着李嫣然那巧笑嫣然的笑脸眼底有一丝的恐惧没有来由的恐惧。 除了他们几个人或许没有人知道面前这个女人的可怕。 他金蛇嗜血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可是金蛇却更知道面前这个比花朵还要美丽的女人却比自己更加嗜血。 没有人知道面前这个女人凶残起来的时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情况。 她的端庄高雅外表正是掩藏了她心底最深处的残暴。 跟她相比金蛇觉得自己纯洁得就像是一个孩子。 “其实你这么想也没错的我确实有些残忍可是那是对对手绝对不是针对自己人。娇娃毕竟是我妹妹她这样你以为我真的不伤心吗?”李嫣然脸色忽而变得异常的忧伤抬头看着这个从小到大跟自己生长到大的同伴又把眼神落在水面上嘴里幽幽的说道:“可是心疼又能怎么样?她已经这样了不过现在唯一幸运的是她的受伤在那个杀机重重的男人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子……这就够了……金蛇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金蛇没有说话脑海里又想起金飞那俊逸跟凌厉的眼神一个并不是太帅气的男人可是脸上跟眼底那一抹凄凉的忧伤总是能够容易吸引一个女人的注意。 或许娇娃就是被金飞的这种气质吸引上的吧。 甘愿为了他去死甘愿违背了老祖宗的教导偷偷地去接近这个杀机重重的男人。 只是李嫣然说的不错现在的金飞心底一定深藏了娇娃那血腥的身影子这一点金蛇还是肯定的他同样能感觉出金飞不是一个无情的人只是他太花心。 “只如……” 李嫣然站起了身子身手拽了一下自己的裙摆站在船头小船上没有人划桨任凭小小的花船在水面上一荡一荡地晃来晃云伸出雪白的素手拢了一下鬓间因风吹而显得凌乱的丝眼神变得一抹的冰凉嘴里像是喃喃地自言自语:“只是那个男人的身上已经背负了太多的情债娇娃纵使占据了他心里一角.可是又能占据多少呢?也许只有一点点吧她的地位是永远比不上他心里那个妻子的。那个即便是刘月的那样的女人在说起来的时候也是自甘惭愧连妒忌都不忍心的女人呵!那个女人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啊?” “……” 金蛇不说话他不知道说什么更不知道李嫣然刚刚这段话说的是什么。金蛇只是安静地站在李嫣然身后静静地看着身前这个美丽的如同雨后云霞的女人也许只有站在她的身后的时候自己才会这么安静的站一会儿吧? 金蛇自嘲的笑了一下眼睛从李嫣然那黑云一样的长上飘过忽然他的眼睛掠过雪白颈项上的一道古典丝线…… 心里倏地一动! 金蛇很清楚那丝线上吊的是什么一枚古朴的戒指一枚内侧刻画了只翩然飞舞的凤凰的戒指翱翔于九天云海之上的古典凤凰。 金蛇忽然想起自己刚刚看着河堤的那个男人的时候那个男人的脖子上似乎也挂着一个东西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晃动似乎那也是一个…… “温娃我刚刚在金飞身上看见了一件东西!……”金蛇觉得这件事自己不能隐瞒下去转头道。 “他的身上有什么已经跟我无关今晚注定是南京的一个不眠之夜可是我们却应该回去体息了。也许明天醒来天边红霞已经血染青天哼血染青天吧!”李嫣然的嘴角闪过一丝古怪而诡异的笑意。 她一扭头:“金蛇你去划船我们回去!” 李嫣然轻声吩咐弯下身子继续去斟酌那一壶半开的茶水。这一壶雨前花茶到底如何才能煮的出那蕴藏在最深处的韵味呢? 金蛇欲言又止终于转身拿起了身边双桨轻轻的在水面拍打一下嘴里却是喃喃自语:“那个人的脖子里似乎挂着一件东西很像是……” “很像是一枚戒指?”李嫣然不等金蛇说完猛然反问一双俏目闪着火热的兴奋跟一丝不易觉察的怨毒。 不错那确实是一抹怨毒。 不过这道眼光并没有被金蛇现很快就消失不见眼神又变得空洞安静起来。 “不错很像是一枚戒指而且1很像是你的那一枚!”金蛇点点头嘴里轻轻的说完双手猛的一用力小小的花船忽然利剑一样地向着秦淮河对岸飞去。 “金蛇掉头马上回去!”李嫣然忽然一声大喝失去了往日宁静眼底释放出一种强烈的火焰。 “可是……” 金蛇还没说完李嫣然甩来一个凌厉的眼神他乖乖的闭上嘴巴不再说话。心里却叹了口气谁说只有娇娃被那个男人吸引即便是温娃这样绝色的女人这样凌厉的女人最终也逃不脱那个男人的魅力啊! 可是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 为什么自己就现不了? 幽禅山上一个失控的声音忽然惊问:“你说什么你说温娃现了天龙戒已经违背我的话追了去?” 木床上白红颜双眼忽然悄无声息落下两滴眼泪顺着那白玉一样的脸颊缓缓地滑了下来……

上一篇   第141章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