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我要睡觉 - 我的美女上司

第137章我要睡觉

金飞看着面前这个棕色长的小女孩纯洁的如同天使一样的东方脸孔却长了一双蓝色的眸子一眨一眨像是两颗宝石。 “你叫什么?” “……”摇头! “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摇头!! “刚刚他们说的圣女是什么东西?” “……”摇头!!! 金飞无可奈何的停止问话站在原地看着坐在床沿的小女孩而这个时候小女孩终于张嘴说了。 “叔叔。”小女孩道很纯正的汉语。金飞的心里一喜可是刚扭头小女孩说道:“我饿了。” 金飞只能无奈的去弄吃的。 深更半夜的金飞找来的是典型的南京小吃小女孩吃得到是很开心终于等她吃完了金飞还想继续问一下小女孩的来历。 可是小女孩抬起头一脸无奈……不错就是一脸无奈张开红润小嘴轻声道:“叔叔我想去厕所。” 等到金飞领着女孩来到洗手间女孩站在洗手间门口回头很认真的道:“我去尿尿你不许偷看偷看不是好男人。” 咣当一声门关上了金飞苦笑不止这个小丫头、可是他的脑子里还是一团乱码今天晚上生的事实在是有些让人迷惑等他抱着小女孩回来的时候再透过窗台看出去却意外的现外面本应该是躺着几个死人的长街静悄悄的那些尸体竟然不翼而飞…… 太不可思议了终于小女孩从洗手间走出来金飞看着小女孩的脸蛋却听小女孩甜甜的说:“叔叔我要睡觉了。晚安!” …… 林家公馆。 时间已经接近了中午。 柳苍生终于有些不耐烦林友善也是有些坐立不安可纵使这样俩人也没多说什么。林朝阳已经回来了俩人是都知道的可是林朝阳却始终没有要出来见柳苍生的意思。 “林先生林老先生是不是不会见我那样我还是先走好了与其在这里苦苦的等下去我还是回去睡觉的好。”柳苍生的口气终于出现了火气。 林朝阳是牛逼不假可是自己怎么也是无锡柳家的这一代家主就算是比林朝阳小了一辈他也不能这样晾着自己吧。 林友善站起身一脸哭丧摆摆手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挽留?挽留林苍生做什么?自己的老爷子到底是什么意思他自己也不知道。偏偏林家的家教很严按照老爷子的脾气现在老爷子在见客你就是打死他没有这个胆量进去问一下。 可是就这么放柳苍生走了?他又觉得得罪了柳苍生对两家的关系实在是不好。 下面应该怎么办? “哼!”终于一甩袖子柳苍生转身大步走出了林家公馆这么漫无目的的等下去不是他柳苍生的风格。 林友善站在门口看着柳苍生离开最后叹口气心里埋怨了一句:老爷子你现在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啊? 柳苍生来到外面拿出雪茄点上狠狠的抽了一口刚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要钻进轿车看见街道对面一个女人在对着自己温和一笑。 柳苍生就是一愣. 林家公馆后面一座小楼。 小楼的下面站着五个精壮的男人就那么稳当的守候在下面如果你仔细去看就会现在小楼周围二十米之外有无数的人影在时隐时现。每一个都是眼神凌厉的男人霹雳的眼神闪烁的看着四周像是一只一只的猎豹。 沈沧海坐在沙上面前的茶几上放着各色的水果他抬起头看着面前一脸严肃的老人忍不住一笑:“林朝阳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一定是在奇怪现在这个时候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对不对?” 林朝阳抬头看着面前比自己稍微小了几岁的老人:“不错我确实实在奇怪这么多年你一直都缩在你的地盘上就是叫你进京你都不去今天你怎么会忽然跑到上海来了呢?” 沈沧海微微一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话锋一转:“林朝阳我听说你真的要把你孙女给了柳家那小子是真的吗?” “真的怎么样?不是真的又怎么样?”林朝阳的眼睛一睁射出两道寒光。 沈沧海微微一笑:“这么说来是真的了。”他叹口气摸着面前的一个苹果嘴角淡淡一笑:“原来这多年过去我所认识的林朝阳已经变了。” “哼我哪里变了。”林朝阳一瞪眼站起身虎视眈眈的看着面前的老人。 “以前你很有主意的只是现在你却已经变了变得世故了林朝阳如果我猜的不错你这么所的目的是为了你的儿子着想吧。嘿嘿虎父犬子啊总说你把一切都给他铺垫好了难道你就能保证在你死了之后他还能按照你制定的规矩去办吗?你儿子是什么人你难道自己就不清楚?” “你——”林朝阳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哈哈——”他忽然一声大笑看着面前安然危坐的沈沧海:“沈沧海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没用的你还不是一样你的儿子呢?你甚至连一个儿子都没有了哈哈你倒是够狠心让自己的儿子去参加特种兵你疯了吧现在你儿子都没有了。我林朝阳做事从来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 叹口气沈沧海站起身一脸无奈的看了一眼林朝阳:“林朝阳念在咱们是一场同事的份上我最后再告诉你一句你的这个决定错了真的错了你牺牲的不只是你自己孙女的幸福你也失去了自己的人格尊严。” “哼我不管是对是错还用不到你来教我。我自有分寸。”林朝阳虎目圆睁死死盯着沈沧海:“你也说了咱们是同事一场如果你是来这里有公干或者是游山玩水我林朝阳奉陪到底可是如果你是想来插手我林家的事的那么恕我不奉陪了。” “呵呵你也不要生气我只是来这里随便转转而已最近几天我不会离开不过你也要小心点好毕竟……” 沈沧海没再说下去微微一笑转身走下小楼守候在下面的五个保镖一下就围拢上来眼神警惕的看着四周。 “逍遥你去找到金飞告诉他就说我来南京了如果他想做什么事最好不要出界限。”沈沧海面色阴沉低低的吩咐。 “是的长!”为男人轻轻点头六个人前后走出了林家公馆。 站在小楼上的林朝阳一脸铁青的看着离开的沈沧海忽然一声断喝:“来人!” 两个黑衣人推门走了进来恭敬地站在身后。 “你们带几个人好好去保护好沈司令如果他出现了什么差错你们就不用回来见我了。”林朝阳低低的吩咐。 “是!”俩人弯腰退下。 林朝阳一个人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已经变得安静的小院子眉头却是越来越皱的紧了忽然他嘴里低低自语:“沈沧海来南京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真的只是随便或者他还是有什么别的意思呢?” “哼不管你来南京是为了什么?总之我林朝阳决定的事就绝对不会后悔别人也休想阻止!” 林朝阳的双目睁开又射出了两道寒光脸色阴沉如冰…… “金飞你真的不觉得奇怪你身边的这个小女孩到底是什么身份。”张天扬坐在轮椅上微微蹙着眉头看着被金飞拉着小手要走出去的小女孩。 “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可他只是一个小女孩罢了既然被我遇见我就要保证她的安全吧!”金飞淡然一笑接着他往外就走:“今天我要去一个地方可能要明天才能回来。” “明天?是不是有些晚了?”张天扬眉头一皱看这金飞好心提醒。 “如果明天晚了那么纵使在今天也已经晚了。”金飞说着走了出去手里拉着那个小女孩。 自始至终小女孩都保持着沉默两颗像是蓝宝石一样的眼睛空洞的没有焦距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金飞拉她她就跟着走既不问去哪里也不反对。 已经下午了金飞站在酒店门口看着不远处的秦淮河十里秦淮烟波浩渺有点过分不过却显得很平静夜间的那些划船一艘都看不见想必这些营生只有到了晚上才会出现吧。 金飞今天要去的地方是一个有些偏僻的小城市没有南京的熙攘更没有上海的繁华可是那里是最温馨的地方。 金飞在那个地方生活了整整接近二十年那里有他最亲近的亲人虽然跟他没有一丝的血缘关系可是却使金飞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了。 大哥金峰大嫂沈馨媛小妹金雪。 想一下。 已经好久没有看见他们了啊! 可是这一次去见大哥他却是要大哥帮自己一个忙帮着照顾这个小女孩因为现在这个时间他根本没有时间来照顾小女孩。 还有更加重要的一件事金飞想去大哥那里拿回自己的那个戒指那个散着古朴沧桑在内侧画了一条在云雾中飞翔的天龙的戒指。 一想到戒指就想起里嫣然那个女人她就像是一个影子不断地在自己身边出现却又不为了什么她到底是在等待什么? “队长。” 金飞回头看见一个身穿西装的利落男人向着自己走来正是那个站在沈沧海身后的保镖头目眼睛雪亮带着一丝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