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泰山 - 我的美女上司

第120章泰山

“小桥流水”酒吧门口这几天总是有一个大个子出现第一天来的时候他进去砖了一圈然后每天就再也不说话只是站在外面等着。 这一等就是几天所有这里的客人几乎都知道了这个大个子只是这个大个子也不说话别人也不知道他是在这里等什么人? 终于有一个客人忍不住走过去。 “朋友你每天在这里是等谁?我看你都等了好几天了?”那个客人很奇怪毕竟这个大个子等的时间确实是太长了每天至少等十几个小时甚至是一天一夜的等饿了的时候就去路边买点盒饭吃。这个客人知道这个大个子的饭量实在是太大可是他只吃饭连菜都要的很少可见这个大家伙没什么钱。 “金飞我在等金飞我知道他一定会在这里出现的。”大个子憨厚的呵呵一笑。 金飞? 那个客人摇摇头他是在这里经常出现的人可是也没听说过这里有一个金飞出现过啊!摇摇头客人放弃了劝说这大个子先离开的打算他知道就算是自己说了这个大个子也不会听的。 大个子继续在等一等就又是两天没有太阳的时候他就站在门口的旁边眼神空洞地看着天空别人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时而会抬头看看街道上应该是在看自已要等的那个叫金飞的人。 太阳强烈的时候大个子就躲在角落里蹲着却绝对不会离开很远依旧是看着天空跟路边的行人眼神依旧很空洞可是那空洞里闪烁着一丝异常的坚定。 几乎所有“小桥流水”酒吧里的人都认识了这个大个子虽然不上前说话可是却也知道这个大个子是在这里等一个叫金飞的人。 可走金飞到底是谁竟然没有人知道更不知道这个大个子为什么就知道那个金飞会在这里出现。 酒吧里只有一个知道金飞的人那就是这里的总经理也是柳俊带出来的一个家人柳夏一个跟着柳俊从无锡出来的女人她每天看着这个大个子出现他当然知道金飞是谁?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通知自己的老扳更没有做什么。 她很有兴趣地在看她倒是很想看看这个大个子到底能坚持多少天。 或许那个已经离开的叫做金飞的男人这辈子再也不会回来了。柳夏有的时候会很可怜这个大个子地想起这些可是尽管这样她依旧什么都没做也什么都没说。 于是大个子依旧在等柳夏依旧在很有意思看着。 “的傻大个你挡着老子的路了你知道不知道?”一声暴喝在酒吧门口响起顿时吸引了里面所有人的注意只因为这声大骂声音实在是太大了。 几乎是所有人都扭头看着门外甚至有一小部分人已经走到了门口来看柳夏也不例外柔软光滑的小手里端着一杯红酒也慢悠悠地来到了门边看着外面生的事。 十来个染着头的男人站在大个子面前这些人里有年纪大点的也有小青年唯一不例外的就是这些人头都染的五颜六色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是那种在社会上欺负人的流氓无赖。 此时为一个绿头的青年正在对着大个子叫骂他骑着一辆破旧的机车脸上的表情却是显得异常嚣张。 “对不起对不起……”大个子连忙道歉然后转身就要离开。 “妈的想走道歉就想走?”小青年叫骂了一声。 身后的一帮流氓一下就把大个子围在了中间其中两个一人一脚直接踹在了大个子的身上大个子被踹了一个踉跄。 “对不起对不起……”大个子还在道歉低头一种卑躬屈膝的样子。 他的这个软弱样子更加让流泯们嚣张起来本来这几个流氓见大个子这么魁梧还有点担心这家伙打架厉害呢但是现在一看大个子的样子所有人都放心了。 “哼妈的傻大个既然你认错我就饶了你不过你得给我跪下磕头赔罪娘的你知不知道刚刚你拦住我的路损失了老子多少钱。”为的绿头青年得寸进尺地蛮横无理叫道。 “磕头哈哈磕头——” 其余的包围着大个子的流氓们一个一个都嚣张地大笑了起来欺负人本就是他们最喜欢干的事尤其是今天欺负这么一个大个子心里说不出的成就感。 “对不起……”大个子又轻轻地说了一声低头站在那里却没有跪下。 那个金飞跟自己说过自己的拳头太硬打架容易伤人所以除了必须的时候不能动手可是男人膝下有黄金可以跪天地父母别的人却是绝对不能跪的。 “妈的不跪是吧。”为青年一下生气了对着手下叫道:“妈的1都给老子上狠狠的给我打只要别打死有事我承担着。” 酒吧里还那么多人看着流氓头觉得有点拉不下脸来对着手下开始咆哮那些流氓也不管这些也不管打了这个大个子结果会是什么。老大一声招呼顿时一群人呼啦就冲了上来……柳夏的眉毛就是一拧刚要叫保安上去拦住可是眼珠一转却又停住眼神很玩味地看着前面生的事。 别的客人有很多人对这个大个子的感觉很不错本是想上前拦住的可是看着对方那么多流氓想了想自己的身家竟是一个上前说话的都没有。 本以为这个大个子一定会反抗的客人们都失望了。 眼看着众流氓冲上来大个子竟然一点都没反抗眼看着一个拳头砸在自己身上接着又有两拳头打在脸上流氓的力气也很大两拳头下去就把大个子的面部打得鲜血飞流出现了两片乌青……大个子忽然想起什么他连忙抱住了头抱住住了自己的脸蹲在地上不反抗地任由那些人拳打脚踢却是连哼一下都没有。 他越是这样那些流氓就越是觉得嚣张有的人甚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抓了个转头狠狠地向着大个子的后背砸去。 大个子没有反抗可是却抗击打能力很厉害这些人打了这么长时间他竟然是连一动都不动地蹲在地上嘴里也是一哼都没哼! 只是一会儿大个子身上就被打的一片狼藉连衣服都被撕碎了可是大个子却始终都没有反抗一下。 这个时候的柳夏终于看不下去了她微微叹口气刚要回头招呼酒吧的保安去摆平这件事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低沉有些沙哑的声音传来:“泰山难道你只会挨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