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上海,我回来了…… - 我的美女上司

第119章上海,我回来了……

杜秋死了他的小儿子杜天上了台成了杜家的家主这似乎是一件很平常的事可是此时却让金飞觉得有些不正常。 因为杜秋虽然死了可是杜家背后那两个老家伙杜洪、杜朗并没有死而实际上这两个老家伙才是杜家真正的家主。甚至他们还是那个传说中很神秘的青帮的头目。 事情一下变得棘手起来。 本以为已经把杜家彻底扯碎了可是没想到却树立了一个强大的仇故。 金飞在沉默。 他不得不沉默事情的展似乎与自己的意料一点都搭不上边他需要好好的思索一下。 但也只是思索一下。 杜家先前的家主杜秋已经死了这毕竟是事实金飞不可能要杜秋现在活过来他也没有这样的能力。 “那么……老四你的意思是我现在不能回上海?”金飞抬头似乎是有些迷惑地看着廖四海可是心里却已经拿定了主意。上海这个纷扰繁杂的地方他是一定要回去的而且就是马上。 廖四海微微一笑直接拿起金飞的香烟点上:“反正你已经拿定了主意还问我做什么?”他扭头看着杜弑雪:“如果你不方便回去可以继续留在厦门我很快就会回来找你的。” “难道你以为你走了我还会在这里继续呆着吗?你想要我在这里做什么?继续跟狼盟作对?还是打压纷舞妖姬这个小小的酒吧?”杜弑雪嫣然一笑风情万种再不是那个嗜血狠辣的杜家女人。 “嗯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廖四海伸手托住了杜弑雪那圆润小巧的下巴不可否认杜弑雪虽然很辣嗜血可却长得一个俏模样很有做妖精的潜质。 看着廖四海那粗狂的调戏一样的动作再看着杜弑雪那媚眼如丝俩人简直就是一副奸夫淫妇狗男女的架势金飞不得不大声的咳嗽一声避免了被面前俩狗男女恶心死的下场。 廖四海似乎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坐直了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身子看着金飞:“我知道你回去一定有原因可是我现在很想知道这个你必须要回去的原因是什么?我很难想象到底上海还有什么事是你必须回去的。” 廖四海的眼神有些玩味怀里搂着娇小风情的杜弑雪老流氓的架势还是那个样子似乎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改变了。 “林薇薇马上就要结婚了。” 金飞淡淡的说似乎是在说着一个跟自己无关的女人可是实际上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微微的疼了一下。是啊那个差点让自己死去的女人就要结婚了那个曾经为了自己而专门偷偷从美国飞回来的女人竟然要结婚了? 这到底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呢? 金飞苦笑就算是他心里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是什么? “林薇薇?那个差点要了你命的女人?” 廖四海果然吃了一惊可是随即呵呵一笑:“我就说吗?如果是别的事你一定不会这么着急的飞回上海。” 说到这里廖四海像是一个八卦一样低头看着金飞问道:“那个跟林薇薇结婚的对象是谁?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谁竟然有这个能力能够让南京林家的老头子点头答应把自己的孙女嫁出去。” “柳俊无锡柳家的大少爷!”金飞苦笑着说了一句抬头看向廖四海。 “……” 廖四海呆愣在原地说不出话来了…… …………………………………………………………………………………………………… 午后的上海天空忽然飞来了一块乌云浓厚的乌云。 就在上海所有市民都觉得奇怪的时候伴随着一声惊天炸雷黄豆大的雨点刷的就掉了下来瓢泼大雨如同倾斜的洪水汹涌而至。 雨水中伴随着巨大的冰雹像是疯狂肆虐的子弹狠狠地攻击着上海的每一寸土地。 气温陡的一下降了下来。 八月的天气温度竟然到了几度左右。 历史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所有的市民蜷缩在家里身上紧紧的裹着被子一脸惊恐地看着外面的天空明明是白天天空却像是黑夜漆黑如墨.除了那一丝乍射而出的闪电没有一丝光亮。 杜天站在窗前一脸平静地看着外面大雨.脸上也带着一丝的莫名一种不样的预感从心底悄悄浮现。难道说上海又有什么大事要生不成?为何出现如此异象? 蓝天大厦三十八楼的一个办公室里巨大的落地窗前站了一个身形消瘦的女人青丝高挽没有丝毫的凌乱脸色有些苍白眼窝深陷一张本应该倾国倾城的绝色却已经容颜憔悴成了昨日黄花。她默默地看着窗户外的景象嘴里喃喃自语:“这天是要变了吗?” 无锡一栋古典小楼坐着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面前的茶杯还在袅袅升起着水汽他却没有去碰一下眼睛看着外面三天只剩下三天了呵呵。男人的眼底闪过一丝近乎嘲弄的苦笑充满了苦涩。忽而.他的眼光微微一闪看向了斜对面的那座小楼一抹痛楚的挣扎忽然出现……忽的男人猛然起身向着楼下走去…… 而此时的上海机场三个人影从通道里走出来。 其中那魁梧的大个子一脸抱怨地骂道:“娘的这是什么鬼天气大热天的比冬天还冷快冻死老子了……” 他身边的那个娇小女人一脸温柔地依偎在他的怀里却是一句话不说眼神平静地看着面前的瓢泼大雨。 “上海啊我终于又回来了。” 最后一个男人抬头看着黑色天空悠悠道有一丝无奈可是那语气里明显的有一道杀气出现…… “金飞你说……这奇怪的天气是不是在告诉我们什么?”廖四海脸色也沉静下来怀里搂着杜弑雪看都不看地问道。 “告诉我们什么?”金飞脸色更加平静只是那眼底已经有寒光射出光芒乍现此时的他像是一只蛰伏捕猎的野兽。 廖四海眼神奇怪地看了一眼有些不正常的金飞嘴里道:“八月天的温度竟然下降到这个地步我在上海生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说明了什么?哈哈……说明就是老天也看不过去这个世道我们下面要做的事那就是替天行道了哈哈……” 廖四海说到这里狂妄的大笑。 “无聊——” 懒得跟这个自恋狂再说话金飞走进雨中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出一把雨伞顶在头上。 “我靠金飞你个混蛋那是老子的雨伞——”廖四海一见在后面跳着脚地大叫可是金飞哪里管他们已经悠然地钻进了出租……

下一篇   第120章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