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残局 - 我的美女上司

第116章残局

金飞趴在栏杆上扭回头看着自己冰冷的老婆嘴里轻笑道:“小玉你刚刚说的这句话的意思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关心我吗?” “谁会关心你?”东方玉哼了一声也趴在金飞身边抬头看着天空:“我爸的脾气你也知道他就是这样子要是有什么话让你不开心了你千万不要介意好吗?” “你爸爸你爸爸都现在了你还这么说难道老头子就不是我爸爸了?”金飞轻笑一声忽然搂住东方玉的腰肢。 东方玉下的呀的一声低呼连忙回头看去见没人这才松了口气扭头娇嗔了一眼金飞却听金飞问道:“老婆你猜猜对面那些女人现在在做什么?” 东方玉愣了一下不明白金飞的意思然后抬头看着对面的别墅房间里有一些人影可是却由于距离有点远而看不真切摇摇头:“这里太远了看不清楚。” “不用看我也知道她们在做什么?嘿嘿。”金飞说着一阵奸笑。 看着金飞的贼笑东方玉就知道他的脑袋里没想什么好事可是由于好奇还是问道:“那你说她们现在会做什么?” “洗澡!” “洗澡?” “恩当然是在洗澡。”金飞扭头面对东方玉那迷惑的脸色一本正经的道:“如果她们不是洗澡还能做什么现在这些女人一定把自己洗得白白的然后等着本王前去宠幸哈哈!”金飞得意的大笑道一脸的意淫陶醉。 “我呸——”东方玉闹了个大红脸扭头看向别去不过想了想金飞的话想着那些女人知道他回来争着打扮然后 争取过夜权的样子这个混蛋还真像是一个王爷了。想到这东方玉“扑哧”一声又笑了出来。 金飞一脸贼笑的看着东方玉那迷惑的小脸:“要是你输了晚上你就给咱们家主持一个无遮大会!” “你这个臭流氓——” 东方玉终于不堪金飞的调戏臭骂一句飞快的跑了。 “哎这么有教育意义的事为什么每次老婆都是这么抵触呢?” 金飞摸着长出胡茬的下巴一脸无奈的苦笑一下跟在东方玉身后也走下了楼梯心里叮嘱自己今后可是一定要好好地在调教一下自己这老婆啊!看来自己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啊??? 来到下面告辞了东方奇夫妇带着两个女人跟程茵三个小家伙被三女人分别抱着离开了别墅。 距离并不远几个人并没有开车而是步行慢悠悠的想着对面别墅走去。 几分钟的路程几人说说笑笑倒是说不出的轻松自在一走进自家的别墅金飞跟东方玉三人还好说第一次来的女孩程茵顿时惊讶的呆在了原地。 面前不算小的院落里竟然停放着十来辆高档的轿车这是一个家庭吗?这应该是一个汽车展吧? 而走进了大厅吃惊的却不止程茵一个了连东方玉跟金飞也吃惊的目瞪口呆。 十来个花枝招展的美丽女人五个丁点大的小孩就跟集市似地叽叽喳喳而更加让人受不了的是这些女人正在做的事情。 一个正在撺掇小孩练习摔跤的女人最的嗓门大别的人的声音都被她掩盖下去这个女人当然是欧阳倩而她身边还站着一个嘻嘻不断娇笑的女孩模样的人身上打扮的像是一个小妖精正是夜鼠的弟子紫魅。 旁边的沙上一个娇小妖娆的美女正给坐在自己腿上的小丫头描眉画风而在最角落里确实最安静。 一个体态丰饶的宫装丽人正在教授自己的儿子画画只不过这个家伙却是在自己对面的妹妹脸上画来画去惹得宫装丽人一顿的责备 不像话太不像话了。金飞想着用力的咳嗽了一声:“咳咳——” 可是他这两下算是白咳嗽了客厅里的女人竟然没有一个理会他的存在该做什么的做什么连抬头都懒得抬头。 金飞无奈看了一眼身边东方玉东方玉也看着他心说这男人还真会yy先前竟然意淫这些女人在洗澡等着他宠幸现在看看都在做什么? “小玉姐姐?”紫魅先现了门口的人一声惊呼马上吸引了所有人注意女人们跟小孩都惊奇的看着门口。 然后欧阳倩一声大喝:“列队!” 六个小孩登时连滚带爬的爬到了金飞面前站的整整齐齐:“爸爸好!”奶声奶气的叫声此起彼伏当然不会整齐可是却搞得金飞一阵感动稀里哗啦差点就掉泪了 “霍——哈——嘿——” 六个小家伙叫完之后然后在金飞一脸惊讶中跑到了他的身边像是牛皮糖一样粘了上来连东方玉她们怀里的三个小家伙也挣扎的跑下来向着金飞冲来 “咯咯——” “哈哈——” 屋里的女人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屋里有淡淡的音乐角落里一个娇俏女人正在低头煮着茶水淡淡的茶香在房间里慢慢的流淌出来弥漫了整个房间。 “金飞你是不是过两天就又要离开了?”刘月手里拿着一枚棋子看着面前的残局有些沉思。 金飞从残局里抬起头来这是一句残局是他跟那个美丽的女人李嫣然下的残局只是如今他都一直没有找的破解的办法。 “这一句还有解吗?”金飞不答反问。 “应该是有只是我却想不出来这残局上带着一抹生气只是却很细微除非是真正的高手不然不会破解的了。”刘月沉思终于放弃了她已经施展了不下十招可是每一招都是死路。 “金飞这个残局你是从何处得来的?似乎棋谱上不存在这个残局我觉得很陌生!”刘月抬头揉了揉额头。金飞也靠在沙上煮茶的女人正好把茶水放好便过来给他轻轻的按摩起来。 “是一个女人下的我是输的一方!”金飞苦笑脑海里又想起那个古怪的女子她为什么要救自己后来在自己恢复记忆她又为什么要悄悄离开连给自己道谢的机会都不给。 “她的心机好深。”刘月抬头看着金飞:“那个女人我认识吗?” 金飞摇摇头:“别说是你就是我也不认识也许那个女人真的跟自己的身世有关系也不一定只是现在的他却没有这个时间去追求。或许等自己再去了上海还是应该去见见自己的大哥了想想也有半年多没见过大哥跟大嫂还有小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