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吓了一跳 - 我的美女上司

第108章吓了一跳

见到林薇薇的金飞着实吓了一跳。 对林薇薇这个女人的感情金飞自己也说不清楚。 从最开始的在街头相遇那个时候的林薇薇像是一个富家女金飞很恼怒的给了她一巴掌。直到最后林薇薇追自己到了厦门又再离开。 金飞一直都不明白自己对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是喜欢、是感激、是怨恨情绪复杂的连金飞都分不清楚。 好在他有一点想不清楚的事就尽量不去想。 可是不管是哪一个时候是在林薇薇当自己美女上司的时候也罢是林薇薇跟着自己逃亡的时候也罢这个女人从来都是那么漂亮。 而眼前的林薇薇让金飞觉得这是一个从印度逃荒回来的人如果不是自己对这个女人很熟悉不是她的那双眼睛的光线很熟悉金飞真的不敢想象一个人可以在短短的时间会变成另外一个人。 依旧是“魅影酒吧”金飞领着程茵走进来看着这个骨瘦如柴眼窝深陷的女人金飞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林薇薇会变成这样。 她的皮肤还是那么白暂只是却没有了光泽是一种很让人难受的苍白就像是在夜晚的时候被月光照射反射出的颜色。她的双眼深陷眼睛里的神采也没了这让金飞很自然的就想起了那些吸毒的不良男女。 唯一让金飞心里还舒服点的是林薇薇身上穿的还算整齐依旧是一身浅黑色的职业套装高跟鞋丝质长袜头也梳理的一丝不苟跟自己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没什么不同。 “你怎么会这样?生了什么?”心里的巨大诧异已经替代了先前自己对林薇薇的不满看来这段时间这个林家女人身上也生了不少事。 “坐吧我点了红酒咱们边喝边说!”林薇薇抬头看了金飞一眼又看了程茵一眼眼神里的光线很复杂最后叹口气。 金飞跟林薇薇接触了一段时间对这个女人还算是了解。如果是她想说的话就一定会说可是如果她不想说你就是再问也没用。 所以金飞在等。 他看出现在的林薇薇好像心里很矛盾不想说话。 习惯性的拿出香烟一边的程茵乖巧的拿起桌上打火机给他点燃担心的说:“爸爸少抽点烟你抽的太多了。”金飞微微一笑没说话。 林薇薇的身子却是猛地一震刷的抬头难道是自己听错了?刚刚她分明听见这个女孩叫金飞爸爸来着? 察觉林薇薇的诧异金飞笑着把程茵的事简单介绍一下。直到说完林薇薇都没说话看着程茵的眼神显得愈的古怪了。 “你到底身上出了什么事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 见林薇薇始终不说话金飞终于忍不住好奇问。眼睛更在一抹温柔的落在林薇薇身上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曾经跟这个女人的命拴在一根线上而且两人中间还生了一些并不应该生的事。 “金飞我订婚了就在最近。” 一丝比苦莲还要苦的笑从林轻轻嘴角无限蔓延开来她抬头就那么看着金飞像是一个可怜的孩子。 金飞的身子倏地一震眼睛睁得老大看着林薇薇以为自己听错了同时心里也冒出一种连自己都很纳闷的感觉他的心里很郁闷在听见林薇薇说订婚的那一瞬他的心里郁闷的有些喘不过气。 “跟谁?”金飞机械的问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不正常。 程茵一脸惊异的看着金飞他敏感的察觉到自己爸爸的声音有些颤抖对没错就是颤抖。 “无锡柳家大少爷。”林薇薇低下头像是逃避金飞的目光嘴里很轻的说:“事情就在前几天很门当户对的婚姻。” 她说婚姻金飞的心里一动。 无锡柳家大少爷还能有谁是柳俊那个回家给自己姐姐过生日的俊逸男人那个金飞当作最好的朋友的男人。 他回去的这几天竟然偏偏跟林薇薇订婚了? “柳俊是一个好人他很好真的很好呵呵……” 金飞呵呵笑了笑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能笑的出来因为他在听见林薇薇说结婚的时候心里明明的心痛的可是他却偏偏笑了虽然是苦笑可是这个时候他却是不应该笑的。 也是直到这一刻金飞才猛然明白林薇薇这个差点就弛目己害死的女人原来在自己的心里占据着一个不轻的地位。 金飞还在苦笑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林薇薇却忽然抬头一脸充满祈求的看着金飞:“金飞你带我走……” 在上海飞往厦门的飞机头等舱里金飞紧紧闭着眼睛。 程茵就坐在他身边一脸关心的看着这个新爸爸她很乖巧自从从魅影酒吧出来.金飞就再也没有多说过一句话。以前本是金飞在不断的跟伤心的程茵说话可是此时金飞一下沉默了下来。 “爸爸这里是飞机上不允许抽烟的!” 见金飞又习惯性的抽烟程茵小声的提醒并眼神巧妙的看了一眼不远处警惕看过来的空姐眉头一皱这样的新爸爸她是真的好不习惯啊! 金飞歉意的一笑伸出摸着程茵的头顶眼睛里是温柔的笑意关心的问:“茵茵去了厦门你想去什么地方玩跟我说我带你去厦门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呢。” 看着这个在极端痛苦下还不忘记关心自己的新爸爸程茵一下流下眼泪哽咽道:“爸爸你不要装了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你不要再装了你这样我看着好难受。” 自从妈妈去世这几天下来金飞一直都在扮演一个合格的爸爸身份而程茵也渐渐的接受了这个爸爸的存在从金飞的身上她感受到了从小就没有的父爱。虽然她没有过爸爸可是她相信世界上没有一个爸爸比金飞还好。 所以当看着金飞强颜欢笑.眼底却是深深的痛楚的脸庞她的心里忽然就很心疼很想哭。 这句话像是导火索金飞的脸色一僵接着就忽然崩溃笑容瞬间就消失.笑的很凄凉:“对不起茵茵这两天我冷落你了对不起……” “爸爸我知道你心里喜欢那个林阿姨可是你真的就这样走了吗?那她怎么办?我看的出来那个林阿姨上次见你就是想跟你走。”程茵有些不解。 “走?”金飞一丝苦笑且不说自己家里已经有了那么多的老婆跟情人就是单从林薇薇一方面说林薇薇真的跟自己走的了吗? 她是一场政治婚姻的筹码如果林薇薇真的跟自己走了无锡柳家会怎么想?林薇薇的家族又会怎么想? “我知道爸爸现在心情很不好可是我也知道一个女人如果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那么她这一辈子就毁了。”程茵看着新爸爸:“我的妈妈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说到这里程茵的神色有一些怨恨跟恍惚她很认真的看着金飞:“爸爸我知道那个林阿姨心里其实喜欢你这是我凭着女人的直觉感觉到的。她昨天见你也许并不是希望你能带走她也许她只是想看看你的反映看看她在你的心里是不是有分量。”程茵的脸色说到这里出现了一丝暗淡:“我敢保证现在的她已经很伤心可能想死的心都有。昨天是你打碎了她唯一的幻想。她心如死灰。” 程茵终于说完了话再抬头却看见金飞的眼睛里射出两道复杂的眼神像是在痛苦的挣扎终于金飞长出一口气脸色也轻松了一些.他转头看着程茵:“我知道怎么做.不要再说了。” 一路无话。飞机终于到了厦门。 接机的是一个冷艳张扬的美艳女人萧蕾蕾在看见萧蕾蕾的那一刻金飞忽然想起了自己忽略掉的一个女人——曲涟漪。 曲涟漪自从那次从杜家赌场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而当时的金飞只顾得忙着对付杜家跟教官竟然完全把这个突兀出现的女人给忘记了。 萧蕾蕾身边还有一个中年男人纷舞妖姬的萧迈始终都不会背叛自己家族的那个中年人。 “金飞你终于回来了?”萧蕾蕾是唯一一个知道金飞今天回来的女人金飞想的很清楚为了给自己的老婆东方玉一个惊喜他选择悄悄出现毕竟上次离开厦门的时候东方玉跟萧菲菲那一低头的温柔让他觉得自己对两个女人充满了愧疚。 “蕾蕾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在见到萧蕾蕾的一瞬间金飞脸上的阴霾就一扫而光他不想让自己的女人在看见自己的时候自己还给她们一种沉重感。伸手拉过了身边的程茵女孩:“这是程茵程茵这是萧蕾蕾你知道怎么称呼了。” 萧蕾蕾刚对着程茵一笑脑子还想着金飞这臭家伙出去就又勾引别的女孩了就听见程茵很认真很兴奋的叫:“蕾蕾妈妈好。” “嘎?” 萧蕾蕾差点被程茵这个称呼给雷趴在地上虽然她觉得这样很不淑女可是她真宁愿趴在地上算了。自己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竟然被一个同样二十多岁的女孩叫自己妈妈?虽然是这个女人看起来比自己小上那么几岁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