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他不是真的教官 - 我的美女上司

第104章他不是真的教官

娇娃的脸上身上血肉模糊已经看不出她的真面目了一只右臂被炸断不知道飞到了哪里。 金飞抱着这个还有微弱呼吸的女孩等待着救援的人心里刀割一样的难受脑袋里只是刚刚娇娃拼死撞开自己的情形…… 似乎是感受到了金飞的气息娇娃睁开迷蒙的眼睛本来美丽的眼睛此时被鲜血蒙的一片模糊没有光彩…… 她想伸出手却现自己的右手已经没了娇娃一点不伤心嘴里轻轻的说:“金飞……对不起我不能再保护你了对不起……” 金飞刚刚忍住的眼泪哗的又流下来他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把娇娃搂在怀里生平第一次金飞觉得这么的揪心为了一个女人这么愧疚。 “你不要哭我没事死不了的。”娇娃展颜一笑可是看着却异常的恐怖哪里还有那个小女人的风情万种只剩下垂死的微弱呼吸……“恩我不哭。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教官一定给你报仇。”金飞轻轻摸着娇娃的头:”你不要说话医生马上就要来了你不要再说话了。” 金蛇就静静的站在身边抬头看着天空终于从天边传来了一阵飞机声一个黑点在天边出现迅到了面前停下。 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从上面跳下来身边还有跟着一个仪态万千的艳丽妇女都很着急后面还跟着一个白大褂的医生。 最后面还有两个老人金飞奇怪的现这个俩老人正是在杜家拳场先前在杜秋身边后来却帮着自己把泰山击倒的老人那个三先生跟五先生。 穿戴严谨的中年人跟身边女孩还有那个医生把娇娃抱进了飞机着急的钻了进去。那个三先生跟五先生在最后眼神很复杂的看了金飞一眼最后什么都没说叹口气也钻进飞机飞机的螺旋桨一阵摇晃迅的消失在天边…… 金飞眼睛一直都看着飞机离开的方向足足有三分钟没有说话。 他现在的脑袋里有很多疑问最关键的是娇娃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会有直升机来接她? 当时金蛇只说会有人来接娇娃要他不要担心。金飞却没想到自己等来的竟然是一辆直升机夸张到了极点他还不知道在中国到底有什么人有资格开直升机。 “他们带着娇娃去什么地方?”金飞嘴里淡淡的问转头看着身边始终都没说一句话的金蛇。 这个流里流气的青年此时脸色如冰不见一丝表情。 “幽禅山一个能够救娇娃的地方!”金蛇的声音没有丝毫表情波动眼神也复杂的看着远处天空。 幽禅山是什么地方?金飞很想问明白可是此时金飞的手机响了他迅抓起听了两句然后在金蛇注视下快步向着外面走去金蛇快步跟上…… 金蛇的心在颤抖轿车的急飙车让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跟张狂斜眼看着只管急飙车的金飞那疯狂的眼神连金蛇都深深的被震截了。 他看的出来现在的金飞心情很糟糕。 汽车在短暂的冲击之后来到了郊区按照电话里狗子的电话轿车一下穿进了大山在荆棘丛生中的山路上金飞依旧没有减慢度反而更快。 汽车出的当当的巨响让金蛇都怀疑这汽车马上就要散架。 好在很快的到达了目的地一个光秃秃的山岗遥远处已经能看见上面在黑夜中的几个模糊的人影。 再前面是山崖巨石汽车已经不能上去俩人下车快步爬上山崖。 四个人在围着一个人。 狗子、夜鼠、中年男人、天煞中间被困的是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那个教官此时的教官脸上已经没有了从容他的脸上有些淤痕身上休闲的白色衬衫也有些凌乱显见刚才经过了一场生死的厮杀而从现在的情况看来他明显是没有得到好处。 教官的眼睛看着走上来的金飞即便是他杀人如麻草菅人命时间长久此时面对金飞那裸的寒冷目光还是忍不住的心里寒不自然的就后退了半步再后退就掉到悬崖下面去了。 “呵呵金飞想不到你现在才来!你的那个女人死了吗?哈哈!”教官大声大笑说不出的猖狂竟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处境一般。 听见这话金飞的眼睛里冒出怒火可还是强自压了下去他沙哑着声音低沉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教官哈哈大笑一脸猖狂的看着金飞:“怎么你很想知道吗?” 金飞点头:“我不相信凭借你一个人的能力就能调教出这样的一群杀手来你的背后一定还有人。” 教官愣了一下随即又是哈哈大笑:“都说狮狼是南部军区里最出色的特种兵现在看来果然不错你果然有过人的地方你自己想想看.我到底会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你训练出来的手下有军人的风格多出了许多狠辣跟不怕死的气质。这些跟你很想像可是我却不相信这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金飞你还记得七年前你去澳大利亚追杀的那个李宏生吗?”教官停住笑脸色变得愈狰狞双眼怨毒的看着金飞。 李宏生? 金飞的心里一动他当然知道李宏生那个背叛了国家窃取了国家机密去偷卖给国外的特号汉奸。那是七年前的事了金飞得到上面的命令去澳大利亚追杀叛国的李宏生。 由于这是国家一级机密所以除了当时的金飞跟自己带的几个兄弟知道之外就算是亲爹亲娘也不知道。 那是一次冒险的行动虽然参加那次活动的人都活着回到了国家可是却也经历了一场生死决战差点就客死异乡。 金飞的眼神倏地一凛死死盯着面前教官:“你就是那个李宏生的弟弟?”金飞不得不惊讶作为当时的参与者他知道李宏生还有一个弟弟而且担任国家都军区里特种兵大队的队长可说那是自己的一个同行。 没想到他也叛变了。 “怎么?很惊讶吗?嘿嘿你们杀死了我的哥哥还想要我效忠吗?你们是不是把人都当成傻子了?你们凭什么杀死我哥哥还冤枉他叛变你们知道吗?我哥哥也是迫不得已的啊如果有选择他会离开自己的国家吗?”教官歇斯底里的叫道像是疯了一样野狗一样的咆哮。 金飞不置可否有些高度机密即便是他也不可能知道的他当时只是执行上面的命令没有问原因的权力。 “你的背后还有什么人跟你合作?”金飞问到最关键问题他不相信这个教官真就是一切的始作俑者如果他真的是的话那自己就绝对不可能这么容易的找到他。 “哈哈一一” 教官笑的很大声然后看着金飞:“你们杀死了我的哥哥我杀死了你的女人咱们这辈子的仇都解不开了还问那么多废话做什么送死吧!” 话音一落教官身子猛地利剑一样飙向金飞手里出现一柄闪亮的军刀映射着他那冰冷的眸子有彻骨的寒冷几乎是同一时间狗子跟夜鼠也动了金飞也动了教官的实力确实强悍可是他面对的是三个比自己还要强大的特种兵虽然服务于不同的军区可毕竟都是特种兵有些基本的训练是相同的。 只有简单两个照面狗子一脚把教官踹在地上眼神无端的凄冷异常他差点刚刚就死在了那些青年手里虽然不是教官亲自动手可也差不多心里充满了怨恨下手毫不留情一脚踹断了教官的一只胳膊同时脚尖用力的一踢嘎巴一声又踢断了一条腿骨…… “额——” 教官嘴里出一声闷哼却并不呻吟费力的从地上抬起头一脸怨毒的盯着金飞一句话也不说…… “说只要你说出你的背后还有什么人我就可以念在你以前也是军人的份上放过你。”金飞蹲下身子面无表情的看着教百开始询问。 “呵呵哼金飞你不要妄想了你以为我真会告诉你吗?”骨头的断裂教官已经全身都是冷汗可却依旧猖狂的大笑:“就算是我说了你又真的会相信吗?你别自欺欺人了不管我说了什么你都不会相信的哈哈既然这样你还问这些做什么。这次我杀不了你如果你是一个男人你就不要折磨我直接给我一个痛快吧!” “你想死是吗?”金飞面上的表情还是冷笑却站起身猛地抬起脚跟狠踹在教官断腿的骨头上嘎巴一声又是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断骨处顿时随着金飞的这一下变得粉碎…… 嘎巴一一嘎巴——金飞像是疯了一样双脚交替踹出不断的踹碎教官身上的骨头骨头碎裂的声音在黑夜里显得说不出的渗人连狗子跟夜鼠在一边听的都是脸色苍白最后也不忍再看的转过头去。 “金飞啊——你个王八蛋你祖宗十八代啊——……”黑夜里是教官疯狂的大骂声。 教官疼的昏迷过去几次又被更大的疼痛疼醒如此反复终于在大骂声中不再醒来身子瘫在地上血肉模糊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骨头全部被金飞踹碎了。 想起娇娃那血肉模糊的身休全是这个家伙造成金飞怒从心头起猛的最后又是一脚狠狠的踢在已经死去的教官的头上竟是生生把一刻人头踹的飞了出去远远掉在山崖下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 金飞终于出了一口气却听见那个中年男人一声惊呼:“不对他不是真正的教官!” “你说什么?”金飞猛地回头双眼冰寒地看着中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