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恃强凌弱 - 我的美女上司

001恃强凌弱

“嘀嘀嘀——” 清脆的闹铃响声响起第一时间,金飞就睁开眼睛,刚准备摸到手机关掉,身边一个迷糊糊的声音响起:“又定时间,真讨厌。” 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伸了过来,四处乱摸。金飞当然知道这人要摸什么,不就是闹铃打搅了她睡觉,要摸手机关掉吗? 可是金飞有点纳闷的是,这小妮子的小手摸了几下,竟然直接摸到了自己的身上,而且一路向着下面抓去,最后愣是摸到了自己的,还哆哆嗦嗦的摸来摸去。 什么毛病?找手机有这么摸的吗? 浑身激灵一下,金飞赶紧抓住女孩的小手,自己把手机关掉。 狭小的单人床,睡着自己,还有一个小丫头,苗圃,这个跟自己跑出来的小妮子。 等金飞洗漱完毕,床上还在沉睡的苗圃迷糊说道:“记得出去的时候把门关好,不要把色狼招引来,毁坏了小姑奶奶我的清白。” 靠,你不招惹别人就不错了,谁还敢来招惹你? 扭回头看看床上,有点破旧的被子里露出来的一双微微泛白的光滑小腿,金飞就纳闷了,在厦门那么好的风水里这小妮子身上都黑黝黝的,怎么一来了上海就变白了呢? 虽是如此想,金飞还是答应一声。 来上海一个月多,竟然奇迹般的找到了刘月,可当他说自己是金飞的时候,刘月竟是一口否认了自己认识这么一个人,让金飞说不出的郁闷。 他确定自己不会认错人,也不相信世界上真就存在两个完全一模一样的女人,就算长的一样,你脖子后面那颗痔也一样吗? 而偏巧此时,金飞遇上了最大的苦难,没钱了。 当他准备去银行取钱的时候,才现自己的帐户全部被冻结。不用想都知道,一定是家里那些母老虎商量出的主意,不就是想要自己乖乖的回去吗?至于这么整自己?万一自己饿死在外面他们怎么办,集体守寡? 刘月在上海重新当上了一个大财团的总经理,金飞绝对不怀疑刘月管理的能力,能够在“纷舞妖姬”那么耍手段的女人如果管理不好一个公司未免实在说不过去。 为了生活,金飞现在刚找了一份工作,就是刘月所管理公司的下层,他要从新开始把这个不听话的女人追回来,就是不为了刘月,也要为了自己的儿子。 又回头看了一下自己居住了快一个月的破旧小旅馆,简直有点不像是人生活的地方,绕是这样,也把金飞身上的积蓄消耗光了。 钻进花了三千块从黑市上买回来的二手夏利,真应了那句话,这车早应该送进火葬场火化去了,车上除了喇叭不响,剩下的浑身哪都响。 、、、、、、、、、、、、、、、、、、、、、、、、、、、、、、、、、、、、、、、、、、、、、、、、、、、、、、、、、、、、、、 金飞的心里着实也有点火气,可是为了能够把老婆弄回家去,他只能忍,开着破旧的夏利很没有交通规则的在大街上横冲直撞。 这世界上,有两种车在大街上横充值黄没有人管。 一种是那种豪华的名牌轿车,最好是那种稀少的世界限量产的轿车,这样的车不光车子豪华,连牌照都嚣张。 但凡是一个人对这样的车只要看一眼就知道,开这车的主绝对不简单。即便是警察也不会傻b到找这种车主的麻烦,那无异于是自找没趣。 另外一种就是金飞开的这样的,车子破旧的比垃圾场里回收的破车还有过之,这样的车一开出来,连那些豪华轿车都四处躲闪。你就是撞上了怎么样?看这车子的德行,那主人什什么样子也差不多能想到。就是撞车了,他也没钱陪你,真有钱的话,谁还会开这种垃圾出来丢人现眼?就是违反了交通规则,只要不是撞死人很严重的,警察都懒得管,大不了人家把车子一扔,拍拍走人,你还得负责把车子送到垃圾场,实在不值。 金飞正开着“宝马”恣意横行,只听到身边一阵刺破耳膜的刹车声。回头看去,身后马路边的一个大男人倒在车轮旁,手肘、脸庞擦出一道道血痕,土蓝布裤的膝盖也刮出一个大口子。一堆油条、豆浆等早餐散了一地,被车轮碾成泥浆,铺开一道道醒目的果肉,一路刷到好远的地方。 在摔倒男人的身边还停着一辆天蓝色的布加迪威龙豪华跑车,排气管还在冒烟。水泥地面上是一道长长的车轮刮擦黑痕,显示这跑车刚刚是紧急刹车的,此时离男人的身躯不到十公分距离。 上海市的街道上行人很多,可是在这个人情冷暖只会用金钱数量来形容的大城市,路过的汽车无数,却没有一辆肯停下来。 金飞缓缓的把自己破车靠在路边,他看见有两个警察正在往这里赶过来。正好看见路边有个小摊贩,顺手买了几个包子,一边啃着一边凑了过来,准备看一场好戏。 “喂,你这人走路不长眼啊,没有看见这里是汽车行道吗?”布加迪威龙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司机模样的人,一出来就是暴跳大叫。 那摔倒的男人颤颤巍巍连忙站起身,也顾不得去擦自己脸上的血迹,更顾不上伤势严重不严重,只知道在那里不断的弯腰,嘴里小声的说着抱歉抱歉道歉的话。 两个警察已经到了近前,本来还很生气,可是一看那豪华有点不像样的轿车,尤其是看了看车子后面一个能让任何一人震惊的车牌号:沪o00000。 两个警察顿时跟霜打的茄子差不多,马上蔫溜溜闪到一边,一个屁都没敢放。 “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给您把车子擦干净。”那男人似乎也知道眼前这跑车主人不一般,说着话,伸手从兜里摸出一块手巾,跪在地上就去给擦拭那车子被早餐弄脏的地方。 “哼——” 司机模样的男人轻蔑的笑着,看着男人把卑躬屈膝的样子,脸上一脸自得,扭头对那俩交警摆手:“好了,这里没你们事了,去忙你们的吧!” 交警如蒙大赦,二话没说,跨上警车一溜烟闪了个没影没踪。 靠,这就是中国最前卫大都市里的交通规则?金飞的心里嗖得上来一股怒气,嘴里大口嚼着包子,几步来到跑车近前。 “擦的时候小心点,这可是世界限量版的名牌跑车,擦干净了轮胎就行,车身你可别碰,真擦花了你陪得起吗?” 司机男人还在那里指指点点。此时的现场已经有十几个人开始围观,不过都对着那个跪在地上擦轮胎的男人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走上来说一句公道话的。 司机说完,见身边人的反映,一下更加得意,嘴里指点的声音愈的大了起来,似乎,他就是在指挥一个孙子一样,那种狂妄的姿态,让走上来的金飞相当生气。 他没有搭理这个嚣张到了足可以去参加世界吉尼斯记录拼搏的司机,一步跨到那跪着的男人身边,伸手把他的身子拽了起来。 司机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个时候真有人不开眼走出来,还是跟自己唱反调的人。“喂,你是什么人,这里没你的事,快点闪开,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当——” 一声震天巨响,金飞的脚狠狠踹在布加迪威龙的车灯上,随着“哗啦”一声脆响。金飞的力气多大,那一脚直接把车灯踹了个细碎,玻璃珠子落了一地,四处乱蹦。 “你……你疯了?你知道这是什么车吗?你敢踹?……你赔得起吗你?”司机也吓坏了,一边对着金飞叫,一边还小心的回头看了看车里。 “当——” 又是狠狠一脚,另外一个车灯也碎了,比上一个碎的还厉害,金飞现在只恨自己手里没拎着一根铁棍,那样造成的伤害一定更大。 “你,你……” “我数三下,马上跟这位大哥道歉!”姬少飞面色铁青看着面前结结巴巴的司机,眼睛里带着凛冽的杀气。 “一”金飞凝声道。 “你——” “当——”一拳下去,跑车前面多出一个凹坑,金飞的拳头也有微微的血丝流了出来,金飞的拳头很硬,可是名牌跑车的车身更硬。 “二。”金飞继续数道。 “我——” “当——” 第二个凹坑出现在车身上,血肉做的拳头已经布满鲜血,滴滴答答落在车身上,看起来有点触目惊心,围观的人也吓得呆住了,纷纷兴奋的看着站出来说话的金飞。 “住手。” 一声冷厉却不失娇嫩的女人声音叫道,布加迪威龙的车门打开,走下一个女人。这女人有只有二十多岁,可是任谁一看都能感觉到她的面色不善,姣好的五官,娇俏白嫩的鼻子上驾着一副宽大的咖啡色风景,一张樱桃小嘴红艳艳的。 “你这人不要再胡闹了,你要是再敢乱来,小心我可报警了。”女人冷声道,即便是隔着风镜,金飞依旧感受到了这女人眼里熊熊燃烧的怒火。 虽然很生气,虽然女人只能看见一半的脸,可是依旧能够确定出这个女人是美丽的,那一张脸蛋绝对精致到极点,如果她愿意拿下遮挡住自己秀丽脸庞的风镜,金飞相信,这个女人绝对可以颠倒众生、祸国殃民。 或许还能够达到丧尽天良的震撼地步也不一定。 只是,现在金飞没有这个心思,他冷笑一声:“道歉,你们把人撞了还欺负人,他娘的,难道你们就不是人生父母养的,难道你们就没有人性?” “这位先生,现在连那位先生都说自己错了,你还说什么?”女人冷声道。 “是吗?”金飞冷笑一声,忽然拉过了身后已经吓傻了一半的那个大汉:“大哥,你别怕,跟我说心里话,你真的错了吗?刚刚真的是你自己往这车上去撞得吗?” “我……兄弟,谢谢你……我没事,我真没事,你快走吧,他们车这么豪华,咱们惹不起的,兄弟你快走吧,别惹麻烦,我真没事……” “行了,你别说了。”金飞打断男人懦弱的话,转头看着面前英姿飒爽的女人:“不要依仗自己有一辆牛b的跑车就了不起,你有这还不是你爹娘老子给你的,就你这年纪,断奶了才几天。今天看在这大哥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快点拿出医疗费赶紧滚蛋。” “你——你们是串通的,一定是你跟这个家伙商量好,等我开车过来就故意冲过来,然后敲诈勒索,嘿,这样的事,电视上见过了,我……”司机还要说什么,却被女人给制止住了。 女人的脸色此时急变了一下,可是毕竟忍住了,她看看周围的人,耳朵里已经听到了别人的小声指责。 “给,这些足够你给他去医院检查了。”从车厢里拿出一个小包,女人看也没看,从里面抓出一把钞票用力向着金飞摔来,然后转身,准备离开了。 “你站住。”金飞一声大喝。 “你还想做什么?”女人俏脸铁青,看着这横差一杠子的金飞,恨得牙痒痒,可是此时,身边微观的人越来越多,而且指责的话也越来越尖锐,她再生气也不敢作。 金飞没有搭理她,反而是低头把女人摔在地上的钱全部捡了起来,虽然没数,心里算计一下至少也得有个上千块,他全部塞进男人口袋里,问:“大哥,那女人这么嚣张,如此欺负你,你是不是很想揍她一巴掌,让她长长教训?” 女人傻了,没想到这个家伙问这么一句。 司机也傻了,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有点胆小的看着金飞,听着身边的指责,似乎是金飞的话引起了人们的共鸣,周围人竟然有的拍起了巴掌,似乎在助威。 金飞没有等到男人的回答,因为那个懦弱的男人已经傻了,根本就没听见他的话,他一转身大步来到女人面前,一巴掌已经甩了过去。 “你,你……”女人惊慌失措的后退。 “啪——” 女人刚想问你要做什么,还没说出话来,见眼前巴掌影子一晃,脸上顿时传来火辣辣的疼痛,精致的鼻子一热,鼻血嗖得流下来…… 刚还一种无限嚣张,颐指气使的高贵女人,此时脸上彻底怒了。 “你,你敢打我?”女人眼眶中蓄满泪水,鼻子上的风镜早被金飞的一巴掌给扇的没了影子,白皙脸蛋,瞬间变得红肿起来。 “我打你怎么了?我打的就是你们这种仗势凌人禽兽不如的狗畜生。”有一巴掌摔过去,女人另外一边的脸上也红肿起来,这一次,女人那小巧的嘴角也流出了鲜血。 金飞这两巴掌可没怎么舍得多大力气,绕是这样,面前这女人也被打懵了。似乎,在她的记忆里还没有人这么打过她。呆愣愣,站在原地,竟然忘记了自己应该说什么。 “小姐,你没事吧?”司机模样的人从震惊中回神,猛地冲上来,对着金飞就是一脚,这种恃强凌弱的勾当,不止主人会做,司机也会。 可惜,他遇见的是金飞。 他看也没看,嗖得一抬脚,度比司机快,力量比司机更大,正踹在司机那抬起来的,整个身子被踹的飞出了两步多远,“咕咚”摔在地上。 金飞再懒得搭理这对狗男女,他竟然一转身,对着身边已经被场景吓呆了的观众们抱抱拳,嘴里来了句:“谢谢各位捧场。小弟我还有事,谁能带这位受伤的大哥去医院检查一下,别被某些变态给吓出病来。” 话刚落,围观的众人就鼓起掌来,两个年轻的小伙子大步走出,对着金飞点点头,搀扶着那还吓傻了的懦弱男人走到一边,拦了一辆出租车转眼没影子。 金飞这才回头看了看那对“禽兽”一眼,只见那女人眼圈通红,脸色煞白,显然是很生气,嘴唇咬得紧紧的。而司机模样那男人却是一脸恐惧的看着自己,见金飞看他,顿时吓得一哆嗦,刚站起来的身子差点没摔倒。可见刚刚金飞的一脚把这小子吓成了什么样。 嘴角轻蔑笑了一下,懒得再搭理这俩人,金飞一转身,向着自己停车的地方走去,嘴里道:“各位,麻烦让让路,小弟还得去上班,麻烦一下。”

下一篇   002脂粉阵的尴尬